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30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180613,一个好日子!照片本本大家都懂啦。

今天这一章,是巍澜睡觉专场【不是


Chapter.30

沈巍到家的时候房间里依旧是一片漆黑,他看着这间小屋子,突然开始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它好好装修一下。卧室里没有大一点的浴缸,房间里没有装好的空调,连床也是随便就买了的,各种问题都没有考虑过。

他把门推开,一想到赵云澜正在自己房间躺着他就感觉心尖发颤,像是有一股暖流突然涌出来,顺着心口流淌过全身,让他带着森然寒气的身体瞬间温暖了起来。沈巍迈进房门,像是巨龙回到了它藏着珍宝的洞穴,他甚至没来得及看看客厅书房是否有人来过得痕迹,就三步并一步的推开了卧室的门。

赵云澜还在床上睡着,他微微蜷着身子,像团在垫子上的大猫。从窗外刮来的风把帘子吹得鼓起来,月亮的光漏进来,照亮了一点点他沉睡的脸。晚上的光太弱,沈巍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一个轮廓,但他能听到赵云澜的呼吸声,很和缓轻柔,在沈巍耳朵里,像是缠绵委婉的小夜曲。

沈巍很轻很轻地走到他床边,然后再慢慢坐下,他连笑都不敢用力,生怕惊扰了熟睡中的赵云澜。

赵云澜睡觉的时候也不太安分,沈巍刚坐下,他就“嗯”了一声想翻个身,刚动了一下,就被酸疼的腰给扯了回去,在梦里倒抽了口凉气。

坐在一旁的沈巍听得再清楚不过了,赶紧上去看看赵云澜哪里疼,谁知道刚一凑过去,就被赵云澜抓住了胳膊。

“你还不睡……?”他打了个哈欠,声音迷迷糊糊含混不清,尾音懒懒地扬上去,像是家猫敷衍地甩了下尾巴。

“我……”沈巍被他扯着胳膊弯下了声,他这会离赵云澜近了一些,能看见他整整齐齐排列着的睫毛,赵云澜眼睛都没睁开,刚才那句话就像是梦里的呓语一样。

他还不知道还怎么办呢,赵云澜又把他往后拽了一下“赶紧的脱衣服睡觉,你真是心疼你家床还是怎么?”他这声总算听着有点清醒了,沈巍被他这一拽差点扑到赵云澜的身上,幸好他一只手扶住了床边。

他还没说话呢,赵云澜又搁那催“快点,我困的很。”这声音像带着铅球一样往下坠,看起来今天是沈巍不上床他不罢休了。

“我脱衣服,你先松开我。”沈巍给他逼得没办法,只好一边解开西装扣子一边跟他说。“我穿着衬衣睡怕你不舒服。”他衬衣一向平整又妥帖,赵云澜毫不怀疑那些衣角领口能用来当扎人的凶器。

“赶紧地啊。”赵云澜听进去一点,把一直攥着他胳膊的手松开了,他的手臂晃了晃“啪”得一声拍在床上,沈巍的心也跟着颤了颤。他没法在赵云澜面前换衣服,从衣柜里拿出件睡衣就去了浴室。

脱下西装,解开衬衣,镜子里换上居家服的沈巍看起来倒真的像加班回来晚的普通人,小心又迅速的换好衣服,去拥抱家里那个等着他伴侣。

沈巍换完衣服的时候赵云澜似乎还保留了一丝理智,他听见沈巍的声音后还往旁边挪了挪,就是腰疼让他这个动作变得有点艰辛。

“你腰疼,别动了。”沈巍一边在床边侧躺下,一边叮嘱赵云澜。

“行了别说话,赶紧睡觉。”赵云澜又给沈巍挪了点地方,然后侧过身,搂住了面朝他的沈巍。

躺着如同一张绷紧的弓的沈巍又绷紧了一点,赵云澜感觉他的弦都要给拉断了。他轻轻拍了拍沈巍的僵硬的后背,带着黏糊糊倦意的嗓音像是轻飘飘的羽毛,落在两个人枕头间。“赶紧睡吧,下次换个大点的床啊。”

“好。”沈巍乖巧地应道,然后听话地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他又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赵云澜。他的脸离他很近,呼吸都散在两人中间。这么好的时候,沈巍实在不舍得睡觉,他只想多看看赵云澜。

今天晚上的风很大,还有点凉,是很舒服的温度。盖在窗户上的窗帘被风吹的鼓起来,下摆温柔的扫过房间里粉红色的空气。外面偶尔还有几声鸣笛传上来,非常非常短促地几声,大部分的时候都归于寂静,房间里都是两个人的呼吸声,盖住了沈巍的目光轻轻落在赵云澜身上的声音。

 

拜晚上的凉风所赐,赵云澜一睁开眼就听见了窗外淅淅沥沥地雨声。外面下着小雨,落在地上砸碎了蹦出点响声来。风带着预支地秋天的凉意吹了进来,两个人身上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赵云澜嘶了一声,就感觉沈巍搭在他腰上的手臂收紧了些。他应该还在睡,眼睛垂下来,嘴角微微抿着,头发乖巧又柔顺的搭在枕头上。这时候的沈巍显得毫无攻击力,又有种莫名的乖巧听话来,他侧躺在赵云澜的身边,看起来就像是无害的小动物。风吹来的时候沈巍明显缩了一下,像是趋热一样收紧了搭在赵云澜腰上的手臂,身体不自觉地往那边贴了帖。

赵云澜看着两人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半直起身子抓过已经被抛弃在床边的夏凉被给两人盖上。被子刚盖上去两人都因为凉气缩了一下,睡得迷迷糊糊地沈巍又把赵云澜往他怀里拖了一点。赵云澜打了个哈欠,看着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的小美人。

外面的雨下得淅淅沥沥拖拖拉拉的,扬起地窗帘漏进来一点楼下的声音,有车子开出去的声音,也有孩子闹闹腾腾一路冲出门的声音,还有皮鞋混着高跟鞋缠缠绵绵迈下楼的声音。甚至在赵云澜听不到的地方,还有煎鸡蛋的吱吱声,有豆浆倒进碗里的滴答声,还有杯碟勺子碰在一起清脆的声音。

它们汇在一起,是很有烟火气和生活气得,赵云澜看着面前的沈巍,突然就觉得其实有些东西也不是那么着急,起码在这个下着小雨的清晨,他是更愿意跟沈巍在一起赖个床的。

赵云澜笑了一下,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躺在一边的沈巍动了一下,恰到好处的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

赵云澜昨天晚上折腾了一晚上,又因为那乱七八糟的事情没睡好,睡意来的很快,赵云澜闭上眼没多久就重新沉进了梦乡。等他的呼吸又变得缓慢悠长的时候,一直闭着双眼睡得不省人事的沈巍睁开了眼睛。他两眼清明,哪有一点睡意。

沈巍笑了一下,嘴唇轻轻碰了碰赵云澜被风掀起的发梢,也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个礼拜六,特调处喜迎赵云澜缺席。整个光明路4号掀起了狂欢,大家疯狂且不留丝毫情面的吐槽着他们的顶头上司,黑帮老大,嗑着瓜子喝着啤酒,整个特调处沉浸在快活的气氛里。

“说真的,我还以为老赵会带着沈巍来,我今天都准备好墨镜了,昨天刚拿墨水涂的。”林静从口袋里摸出他的墨镜,显宝一样地晃了一下。

“得了吧,他跟沈巍今天估计有一个起不来。”祝红吃完了瓜子又去抓薯片,林静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她是怎么保持住自己的好身材的“我本来想着今天他两不来,我也不来了,但是抓头一想,他两要不来,那我必须得来啊,这才冒雨来得。”

“我操我真的服了。”大庆端着盘带鱼吃的满嘴流油,他不仅没有感谢为他争取来这些福利的老大,还对其激情吐槽“我求求了,我眼睛真的都要瞎了,难道这就是赵云澜来迟了二十年热情似火的初恋?”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翻着郭长城日记本的楚恕之头也不抬的加入战局,郭长城从不非议顶头上司,他只是安静地坐在楚恕之旁边微笑,像个吉祥物一样。

郭长城自从被那惨无人道的一击彻底击碎了三观之后,有一段时间没去过那个孤儿院了,他现在看见孤儿院的老师都带着一股自觉地警惕,好像生怕人家在路上会随便拐走小孩。所以他把用来去孤儿院的时间大部分用来跟着楚恕之,并且努力在闲暇之余重塑他的三观。

一行人叽叽呱呱说到中午,转念一想不能饿着肚子对赵云澜进行批判,于是祝红女士大手一挥,他们浩浩荡荡冲进了附近的火锅店,决定抛弃老大来个愉快又悠闲的下午。

所以当天下午,他们老大打来的电话没有人听到,直到饭局结束的三点,打开手机刷微博的大庆才看见了赵云澜的未接来电,他孤零零的悬在通知栏上,代表了赵云澜无声的愤怒,和他们即将到来的贫穷。

大庆咽了口唾沫,拨出了那通未接来电。赵云澜声音出来的很快,听不出心情好坏只能听出他的残忍

“大庆啊,以后工作时间可以吃鱼加餐福利取消,你告诉所有人,这个月奖金不要想了。哦还有林静,他已经扣了半个月就在顺延一个月,扣七个月。”

大庆开着免提,于是这残忍的消息同步传进了每个人耳朵里。

“你告诉林静,让他把他已知的,所有常驻龙城的杀手名单给我列出来。”赵云澜说完这话,又补了一句“沈巍买菜回来了,我先挂了。”就毫不留恋的挂上了电话,只留下刚刚狂欢结束的众人站在原地瞅着大庆已经黑屏的手机。

过了很久,只有郭长城问道:“沈巍怎么现在才买菜,他们吃饭这么晚会不会——”

他话音未落就被楚恕之用日记盖住了嘴巴,还附赠一句凶巴巴的“闭嘴!”

好嘛。郭长城抓住自己的日记本,听话地闭上了嘴。


-TBC-


评论(109)

热度(1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