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29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关于巍巍伤口的事情,大家不要他害怕,我是个傻白甜真的!巍巍现在这么厉害,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干这一行的,谁身上都会有伤疤。

这是勋章,也是他一步一步走到赵云澜身边的证明。

必须要再次感谢我们瓜老师!谢谢瓜瓜昨晚陪我聊了很久!瓜老师开我思路!解我疑惑!绝世好瓜!


Chapter.29

沈巍换完衣服后重新在赵云澜床边坐了下来,他没有再动一下,一双眼睛落在赵云澜已经睡着了的脸上,赵小公子的嘴唇还有些肿着,泛起一种漂亮又情色的红来。

沉进黑暗里的男人一动不动盯着赵云澜看了很久,然后他站起身,走到了外面的阳台上。阳台外面有一个小立柜,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不仔细看是完全注意不到的。沈巍把柜子拉开,拿里面整整齐齐码了一排的烟盒和打火机。他把手探进去,从里面摸出来了一盒已经拆开的烟。里面的烟很杂,国内国外的都有,从芙蓉王到万宝路,从软中华到大卫杜夫,各式各样,都是赵云澜抽过的牌子。

沈巍从里面抽了一根点燃,他的手轻轻地打着抖,点火的时候差点烧到手上。直到把烟含在嘴里,沈巍才长舒一口气。这时候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只有不远处高楼红色的航标灯还亮着光,跟他手里猩红的烟火遥遥相对,交相辉映。

赵云澜在房间里睡着,沈巍就在外面的阳台上一根一根地抽着烟,他抽得很凶,一口烟吸进去,几乎是在肺里打个转才慢慢地吐出来,是相当熟练地老烟枪。沈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只有手指偶尔动一下,弹掉那些银色的烟灰。他背影直挺挺的,像是已经把自己化成了一滴墨水,融进了铺天盖地的黑夜里。

沈巍一直抽了有五六根才停了下来,他看着外面高楼上的航标灯,明明是毫无表情的一张脸,却浑身都透出一种让人退避三舍的杀气来,那双眼睛里黑沉的恶意几乎要把所有人都吞进去,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可怖,他沉默地看着黑暗里的某一条还亮着霓虹灯的街道,等到烟雾都散去,那张脸完整的暴露在黑暗中时候,是所有人都要害怕的。

等到指针指向两点,沈巍才像回过了神一般。他把阳台上落着的烟灰清扫干净,又把已经空了的烟盒和打火机一并收起来,这才转回了他的书房。这是一间看似普通的房间,门外也随意的挂着锁,沈巍摸出钥匙把门推开,一步迈了进去。

这房间很普通,大书架,书桌,还有上面的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一看见就是某个书香门第家的小书房。沈巍走进去,来开书桌下面的抽屉,这抽屉里空荡荡地,只有两小瓶玻璃的药水咕噜咕噜滚了出来。

两瓶药水撞出清脆的声音,沈巍把它们拎起来,看着那两个透明瓶子里药水随着他的手慢慢摇晃,然后他绷紧的嘴角相当勉强的咧出一丝微笑,这个微笑放在那张好看的脸上却激不起人心里任何其他的想法,这个笑容实在太过恐怖,配上他那双阴鸷的眼睛,整个人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沈巍从房间里走出来,正打算朝门口走就听见那边赵云澜低沉沙哑的嗓音“……沈……巍。”他声音含混,像是在梦里念着沈巍的名字,沈巍站在门口想了又想,还是先转回身到了卧室。他把赵云澜蹬开的被子给他改好,嘴唇抚过他颤动的睫毛。

“乖,我很快就回来。”

他把手心里的药收进口袋,用眼神吻过赵云澜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然后站起身离开了卧室。他临走时为赵云澜关好了床头的夜灯,随着“啪”的一声,这个房间就这样重新归为漆黑和寂静。

 

沈巍轻车熟路的走到楼下,不同于上次的悠闲温吞,他步子迈得很大,浑身都像携着一股罡风,路旁的树叶都要瑟瑟发抖的凶狠。

奥迪RS6强大的发动机在这个夜晚充分展现出它优越的性能,月灰色的汽车载着他的主人一路狂奔,在黑衣里冲向了一条人来人往的酒吧。这是龙城的一条小街,白天里从不开门,营业时间是晚上12:00到清晨6:00,这里是被特别关注过的色情产业街,是条子不会来的保险领域。

这条街的最里面有一个酒吧,这个酒吧是这里闻名的猎艳圣地,以gay和les居多。同时,这个酒吧还是某位雇佣兵杀手特别喜欢去的地方,他擅长下药,跟沈巍“师出同门”,沈巍相当了解他。他把门推开的时候,那人正背对着门喝酒撩骚,他酒喝得有点多,完全没注意到后方的沈巍。

沈巍走到他后面,很轻地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男人迷迷糊糊地转过来,再看见沈巍的那一瞬间瞳孔缩了一下。他动了动身子,喷出一声带着酒气的笑“这不是鬼王吗?怎么想起来到这来了。”

沈巍没说话,他的手指摩挲着衣兜里的药瓶,像是在尽力克制着什么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今晚谢家的家宴是你给赵云澜下的药。”

“不客气啊”他翘起二郎腿吹了声口哨,把杯底剩下酒一饮而尽“我也是帮他干事,拿钱就跑。”

他虽然没明说,但口里那个其他人是哪一位沈巍自然是心里有数的。

他眼睛转了一圈,最后贼兮兮地落在了沈巍身上,他脖子一侧有一个鲜红的牙印,风衣领子没有盖住,露出尖尖的一角来。

“味道怎么样?”他舌尖刷过牙齿,有些猥琐朝沈巍挑了一下眉,“我可听人说过这个赵……”他话音未落,就被沈巍一拳砸在了脸上,整个人从高脚凳上被掀了下来。沈巍朝他往前走了一步,伸手一只手钳住了他的脖子。沈巍那只手像铁钳一样,用力锁住了男人细瘦地脖颈。

“他也是你能看的?”他声音轻轻地,手上的力气却愈来愈重,男人被掐得脸颊通红,嗓子像是破旧的风箱一样露着音。他呜咽着挣扎,手刚摸到腰间的手枪就被沈巍扯走了,对面男人一只手握着他的枪,一只手卡着他的喉咙,他腰背挺直,像上位者一样低头看着这个瘦弱的男人。

这个人力气很小,反应也不够灵敏,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随时能钻上公交做贼的感觉,沈巍抓起他来实在轻松。他的战斗相当不过关,但是沈巍知道,当初邸行让他留下来就是看重了这人其他能力,他的潜行是一等一等,这两年龙城大部分的中毒、吸毒过量,各种与药品有关的离奇死亡,投毒者总有他一份

沈巍手上一用劲,那个瘦瘦小小的男人立马哼了一声软了身体。周围所有人的眼神都都偷偷地朝这里瞟来,沈巍带刀的眼睛往四周一转,其他人纷纷又低下了头。

他一句话没说,抓着他就把人拖出了酒吧。这间酒吧后面有个暗巷,里面什么人都有,什么事儿也会发生。沈巍把他一路拖到小巷里,手一松一脚就踩了上去。他这一脚直接踩在对方胸口上,男人被踩的张开嘴痛呼一声,他嘴刚刚张开,两股混着玻璃渣子的液体就倒进了他的嘴里。他刚想往出吐,沈巍的鞋跟又碾在了他的胸口上,呛得他囫囵吞下那两瓶他再熟悉不过的春药。

沈巍没说话,他一只脚踩在对方身上,把那人瘦弱的身体死死顶在柏油路上。沈巍声音不重,轻轻地,挂在耳边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风。

“他受过的,你也好好尝尝吧。”说完之后他弯下腰拎起了一旁的棍子,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两条腿。哀嚎声一瞬间塞满了小巷,还夹杂着零碎的喘息。但是没有人会去在意,这种事情在这里一向是见怪不怪的。

过一会儿或许还会有其他人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来到这里,那时候,真正的好戏才会开场。

但是沈巍已经不会再看了,他从小巷里走出去,带着浑身的戾气和阴鸷,在他的身后那些浓重的阴影汇聚成一线,吞没了那条巷子。

 

在沈巍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不会知道,就在他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一直在床上躺着的赵云澜睁开了眼睛。

“沈巍……?”好不容易挣扎着醒过来的赵小公子在黑暗里喘了口气,刚直起身往床下迈了一小步就腰一软跪在了地上,赵云澜扶着床头柜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他药劲刚过,浑身都酸软无力,脑袋还有些发蒙。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最后那句喊果然没有留住沈巍,他确实没有待在家里。

赵云澜这人,什么时候都不会让自己晕死的太过彻底,在昏睡过去的时候他始终有那么一丝丝地清明,可这点清明也只够让他发现沈巍可能要出门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去喊一句,至于坐起来睁开眼睛,这就完全做不到了。

“操……这真够狠的。”赵云澜咬了咬嘴唇内侧的肉来让自己保持清醒,他浑身酸疼,走路的姿势别扭的要死。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像个裹脚的老太婆,扶着腰一寸一寸的用脚丈量着沈巍卧室到客厅的距离。

赵云澜到底是工作和生活分得开,哪怕他现在跟沈巍谈恋爱谈的床都上的昏天黑地,能爬起来还是要继续去扒沈巍的底。他攥着从床头柜摸来得手机站在卧室门口左右一看,首先入眼的就是那个简单的小书房,赵云澜朝那磨蹭过去。

房间门锁得严严实实的,但撬锁这种小事儿从来都难不住他。他一瘸一拐的蹭到厕所,晚宴时的裤子已经放在了脏衣篓里,赵云澜从里面把自己的裤子扒拉出来,对着那已经凝固的精斑脸色很好看的扭曲了一秒。然后他熟门熟路的摸出了个回形针,又拿完好的那根领带缠住了四根手指和大拇指,这才七拐八弯的挪回去撬开了门锁。

进门之前赵云澜突然停下了动作,他握着门把手一动不动地听着门外的动静,直到确定沈巍不会突然回来他才慢慢推开门,踱了进去。赵云澜目标很明确,先奔书桌,摸柜子。沈巍的书桌相当整齐,东西都按部就班的躺在各自的位置上,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赵云澜用他的四根指头熟练的拉开书桌的抽屉,一个抽屉空空荡荡,第二个抽屉里放着一个小小的手提箱一样的保险箱,他把箱子勾出来放在地上,忍着腰要撕开的疼痛弯下身。

小箱子是个密码锁,六位数,连通房子的报警机制。一次失败警报就会响起来,赵云澜见过这种装置——他们也经常会用,让他比较好奇的是是什么东西能让沈巍如此小心谨慎的藏起来?

很奇怪的,在他指尖碰上密码锁的那一刻,赵云澜脑子里清晰地浮现出了六个数字,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在大脑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他的手先一步拨动了锁。

——180613

密码箱应声而开。里面只有一个大本子,牛皮封面,是个有年头的本子。赵云澜咽了口唾沫,打开了个那个本子,那一瞬间,他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完全清醒了。

像是有冷风直接灌进了他的脑袋,又像是北极的冰水兜头浇下,就着手机的微光,他清晰地看见了本子里的东西——本子纸上粘着照片,一张又一张,全部都是他。

21岁成立蔚蓝股份有限公司的赵云澜、22岁单刀赴会杀进薛家的赵云澜、23岁清洗叛徒的赵云澜、24岁参加龙城地下家族会议的赵云澜、25岁被女人簇拥着的赵云澜、27岁领着郭长城的赵云澜和一些28岁意气风发的赵云澜。

全部都是他,各种姿势各种角度各种背影,每一张照片后都写着两个字——昆仑。


-TBC-

*昨天的车车写得有点急,今天回头再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些问题,还有一些地方可能要修一下,所以之后有空也许会把车修一下什么的,如果有时候妹子发现链接点不开啥的,不要着急,可以刷新一下。

当然等我有空估计就好久好久辽……

谢谢大家,爱你们哇!


评论(142)

热度(1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