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27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大家对灵光一闪的论坛体反应好激烈啊!我尽量,尽量搞一搞吧……但是不要有太大期待!可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也可能没有……_(:з」∠)_

谢谢大家喜欢哦!爱你们!

赵大佬和沈杀手今天出场的服装和首饰都是时尚芭莎的哦!哈哈哈昨天有妹子已经慧眼发现啦!


Chapter.27

沈巍一出校门就被校门口的杜卡迪魔鬼狠狠地刺了一下,他倒退了一步,简直不敢相信赵云澜说得接他就是拿这么个车来接他。

赵云澜腰细腿长,带着黑色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头盔,一条蹬着咖啡马丁靴的长腿登在地上,已经招得一票小姑娘的眼睛往上飘了。如果说车上的赵云澜吸引了大部分女孩的目光,那他胯下那辆杜卡迪魔鬼就惹来了一部分男生羡慕的眼神,关于赵云澜的座驾们有多招男生喜欢,沈巍在前两次被迫开着对方车去学校的时候就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

——沈巍甚至还因为那辆越野车被邀请加入某个越野车爱好者社团,主席相当热情,沈巍拒绝地分外困难。

赵云澜眼尖,远远地瞅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沈巍,其实也不算眼力太好,赵云澜在心里思忖,沈巍这种长相的人,在那里站着都是闪闪发光,人群里独一份的。挺好,赵云澜心里想着这么好一小孩是自己男朋友,嘴角就有些绷不住地笑了一下。可是再把头盔摘下来,那双眼睛凉凉地朝人群中瞥过来得时候,就又是一副风流潇洒的模样了。

沈巍清楚地听见旁边女孩的尖叫声,而在他走到赵云澜面前的时候,这尖叫声又大了一点,甚至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了。

“眼镜摘了吧,把头盔带上。”赵云澜嘴唇撩起一个笑,伸手探向沈巍的耳侧,帮他把眼镜摘了下来,好好揣在了自己衣服的内兜里。

“你……”沈巍看着这样神态自如地赵云澜,心里有些打鼓,就是沈巍再是心机深沉,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所有的理论第一次付诸实践,都是心中忐忑的。赵云澜对他而言已经不止是恋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要妥帖,每一次的亲近都要适合,他对自己的苛待几乎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

“我什么?怎么嫌弃我这车啊?”赵云澜脸上笑容不减,甚至还把头盔带给沈巍的头盔拿出来帮他带好:“上车,哥哥带你飞一把。”

沈巍又仔细打量了一遍赵云澜,这才慢吞吞地跨坐上了这大家伙的后背,它留的位置不大,再加上流线型的车身,沈巍坐上去整个上车就不自觉得前倾。“搂好。”赵云澜的声音被头盔憋得闷闷得,他把沈巍的双手往前一拉放在他的腰间,一轰油门就冲了出去。

伴随着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沈巍清晰地听见了龙大校门口女孩子的尖叫和男生羡慕的叹息。

摩托车速度很快,沈巍被带得整个人都趴伏在赵云澜的背上,他双手环在赵云澜的腰间,从后面搂着了对方。

沈巍小时候赵云澜是背过他的,抱累了换背的,背累了继续抱,那时候赵云澜脊背很窄,肌肉薄薄的一层,小沈巍的脸贴上去,隔着肌肉和皮肤都能碰到骨头的。那时候赵云澜还会告诉他,等老子回去,一定带你吃香的喝辣的,我带你开着我那辆十八岁的成人礼飙车去,他会说很多,说得眉飞色舞的,不是炫耀,只是给沈巍一个希望,给这个看起来满是绝望的孩子一点明亮的光。

后来沈巍也没见到那辆十八岁的成人礼,时间过去太久,他可能已经退休了,也可能已经报废了,被赵云澜遗忘在了哪个车库里。

 

这边两人当街飙车浪的浪回忆过去的回忆过去,那边的光明路四号忙的不可开交,跟个秀场一样

“不是我说,姐。”眼看着祝红已经在把戒指项链往出掏了,林静没忍住劝了一下:“你这是拍时尚芭莎去呢还是去酒会啊,这也太……”

“要你管?”枪打出头鸟,林静首先得到了光明路四号唯二两位女士的白眼,他们两对于赵云澜晚会衣服的热衷简直让特调处全体男同志觉得这两姑娘是在赵小公子身上找到了小时候玩换装游戏的快乐。

“赵云澜又开他那辆牧马人去撩骚了?”祝红拿出件胸针放在衬衣上,一边打量一边问。

“据本猫爷的推测,他应该开的是杜卡迪。”大庆回忆了一下赵云澜临走时手里的物件,点点头。

“开杜卡迪去接沈巍?”祝红瞪大了她圆圆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重新拿了个胸针两个比着看看:“赵云澜疯了吧。”她声音低了下去,带一点不为人知的醋意和难过。

“你别说,赵云澜这次估计真得挺认真的了,他当下手的时候还考虑了了好久,跟转性了一样,我天——”他话没说完就被一旁挑戒指的汪徵瞪了一眼,大庆赶紧把嘴一闭头一缩,自觉地闭嘴了。

他们之间有了一阵短暂的沉默,还是林静识趣的换了个话题,让这里突如其来的安静没有显得太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祝红才把头瞥向一边,叹了口气,很轻很轻地说:“我好羡慕沈巍啊……”这时候的她,声音柔柔和和的,显出一种温柔又无措的神态来。汪徵看过去,发现她眼里有一点转瞬即逝的水光。

 

赵云澜带着沈巍回来的时候,祝红和汪徵已经拿好了全套装备在一旁等着了,赵云澜推开门就看见两眼放光的两个人,简直控制不住地想撒腿就跑。

腿刚迈出去,祝红鞋跟在地上一跺,中气十足地喊:“赵云澜!带着沈巍给我过来!”这时候的她,又一点都不像刚才那个难过的女孩儿了。

赵云澜脖子恰合时宜地一缩,带着沈巍走了过去。“换上。”她声音一出,赵云澜脖子又缩了一下,拿着衣服带着沈巍去一边换衣服了。

赵云澜在任何晚宴前的一个小时,最害怕的人就是汪徵和祝红这两位女士,这两总让他感觉自己像是某个游戏被迫换衣服的什么角色,这套那套无穷无尽,总也不能让前面两位姑奶奶满意。

等赵云澜和沈巍终于换好衣服,首饰搭配又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赵云澜刚像狗狗躲项圈一样躲开了勒在脖子上的肖邦,转眼祝红就又给他拿了一挑冰淇淋项链。

“别别别……不要这条肖邦,要勒死了!别搞我了!”赵云澜勉强忍着挂上了项链,死活不肯再让祝红动他一下。

“那把戒指带上。”祝红后退一步,又拿出来几枚戒指,赵云澜简直要捂着眼嚎叫了“不带!我这去酒会呢,又他妈不是去走T台,别搞我了姑奶奶!”

“食指无名指小指,别废话!”赵云澜凶,祝红在这事儿上能比他更凶,摁着赵云澜手指就要把戒指往里塞。

“我来我来我来!我服了你了!”赵云澜把手往回一缩,在祝女士凶狠地瞪视下乖乖地套上了戒指。

比起这边的风起云涌,那边的沈巍和汪徵就要平和的多。沈巍对着镜子把衣服整理好,汪徵给沈巍递一件,他就乖巧地穿一件,汪徵说换就换说改就改,眉毛都不皱一下。西装穿好,黑色鼻胸针也乖乖戴好,他本身长得好看,收拾起来更是让人挪不开眼睛。

这边已经弄好了,那边还在就头发的问题纠缠不清。

“不弄了!别动我头发了!”赵云澜双手抱头就要躲开祝红的毒手,祝红手刚上来,他肩膀一松一个弓箭步就溜了出去。祝红想追他,又怕把西装给弄皱,只好停了下来。

“赵云澜你别乱跑了!”

“祝红你赶紧穿你礼服去!别管我了!”他转身喊了一句,回头看见穿戴整齐的沈巍,眼睛一亮“可以啊,汪徵这审美。”

沈巍嘴角像不好意思一眼抿出了个笑,抬眼看着赵云澜说道“你也不错的。”

从这两人身上弥漫出来的基佬气息直接惹得一旁戴项链的祝红翻了大大的一个白眼。

 

他们到特调处的时候是五点半左右,一番折腾之后指针已经逼近了八点,最后权衡了一下,还是赵云澜带着沈巍和祝红去了宴会。这是龙城一个大家的酒会,中立家族,专心从商,他们都能从这里捞点油水。家主是个天生的生意人,年龄已经大了,笑起来和善的很,眼睛眯眯像尊弥勒佛。

“赵小公子,好久不见啊。”他一见赵云澜就迎了上去,赵云澜跟他之前有过不少的合作,是老朋友了。

“好久不见。”赵云澜也笑得眼睛眯眯,一脸亲热。“谢先生最近气色很好啊!”

“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啦。”老头子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厚大的手掌握着赵云澜的手用力摇了摇,他面色红润,满脸都洋溢着喜气。

“哪里哪里,您这是越活越年轻了!老当益壮了!”

谢老先生眼睛往旁边一撇,就看见站在赵云澜身侧的沈巍,“哟,这小伙子以前没有见过啊,长得好标志啊,可以去演电影的。”

“哈哈哈,这是赵家的新成员,我的伴侣。老先生多关照啊。”赵云澜脸上笑容未变,却扔下了个惊天炸弹,一时间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扎了过来,偶尔有人想起这就是之前赵云澜传说中的新宠,赶紧就尽心尽力地去给旁人科普了。

沈巍往前迈一步,握住了老先生伸出来的手。他笑容合适,不卑不亢,一举一动都是恰到好处的,让所有人都挑不出岔子。

“小家伙还在上大学呢,老先生要是将来碰上了,麻烦多多关照一下。”赵云澜从祝红手里拿过两杯酒,递给谢家主一支。

“好说好说,小伙子前途无量的哦。”他跟赵云澜碰了碰杯,笑眯眯地又转向了别处:“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玩喽,祝你开心呐。”

“谢先生的聚会,没有不开心的”赵云澜笑了笑,隔空朝他扬了扬杯子,也没挽留他。毕竟周围还有一波一波想跟赵云澜套套近乎喝喝酒的人。

赵云澜豪爽,来者不拒,酒是一杯一杯的喝,沈巍那边眉毛也一点一点的皱起来。不过幸好赵云澜这个人一向有千杯不倒的名号在外,喝得又是香槟,度数不高,他喝到最后依然神志清醒,走路毫不打弯。临走时还从服务生那给自己拿了杯冰水漱漱口,这才带着他的小男朋友和得力干将离开了酒会。

他们一晚上平平安安,没想到临到家门口了翻了车。

赵云澜从一上车就浑身不舒服,只好闭着眼睛靠在车背上假寐,前面的祝红不知道在跟谁说些什么,他也懒得去听。等到车开到半路,赵云澜几乎已经热得穿不住衣服了。祝红专门挑的米色西装被他有些粗暴的解开,正打算解开衬衫的时候,他的手就被沈巍冰凉的手掌摁住了。

“赵云澜,你怎么了?”沈巍从赵云澜靠在椅背上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会儿借着车里的光,他清晰地看见了赵云澜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和沁出汗的额角。这一声让做在副驾驶的祝红也转过了身,她看着明显不对劲的赵云澜几乎马上就要让司机停车去医院,被赵云澜拦了下来。

“春\药,没事”赵云澜喘了口气,滚烫的呼吸扑在沈巍和他之间,是几乎要烧起来地温度,他顿了顿后又骂了一句“操,哪个不要命给我下药。”

赵云澜声音里带着一股腥气,却又因为情欲的沙哑显出一种捕猎时的迫不及待来。他挣开沈巍冰凉的手掌,仰面靠在座驾上“沈巍,你坐远点。”

“妈的失策了。”这是祝红在得知赵云澜被下了药后的第一个想法“早知道不让沈巍来了。”


-TBC-

*哈哈哈哈今天下午的龙城论坛热帖来自于热情邀请沈巍进社团的社团老大:我的天!校门口停了一辆杜卡迪魔鬼!先到先看兄弟们上啊!

然后情感交流区也必须有一条对应的帖子:我的妈!校门口出现一个绝世大帅哥!先到先得姐妹们冲鸭!

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妹子的大帅哥带着龙大的新校草开着汉子们的杜卡迪魔鬼跑辽!心痛!


评论(157)

热度(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