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21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来啦!!!是的,昨天的小车车只不过是梦一场罢辽……毕竟在赵大佬的心中,龙城的风云人物怎么可能是受?

今天赵大佬的服装搭配要感谢瓜老师!谢谢时尚潮流界的瓜老师!明年天桥你做主!


Chapter.21

第二天早上,沈巍看着自己挺立着的小兄弟和身下已经湿了的床单,几乎快要以头抢地了。他像是心虚一样迅速把床单扯了下来,慌里慌张地把床单扔进洗衣机里毁尸灭迹,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那样的赵云澜,却是第一次这么不知所措。大概是因为当事人现在就在他的隔壁,离他不过几步远的地方吧。

沈巍捂着头长叹一口气,他一想到一会出门可能还要碰上赵云澜就实在头疼。大概是因为跟赵云澜确定了关系,这个梦比他平时的梦都要大胆很多很多,沈巍稍微一想到梦里赵云澜那幅样子,就感觉自己兄弟又要原地起立了。他赶紧把注意力挪到一边,稍微平复一下心理的燥热。

而房间对面,他的春梦对象赵云澜,此刻正对着镜子捯饬他长得有些乱了的胡子。大庆从他的猫窝里把自己扒拉出来,打着哈欠蹭过去。

“天,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昨晚居然回来睡了。”

“不然我能去那?”赵云澜抬起下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在检查有没有漏网之鱼。

“多好笑啊,你刚谈了个小男朋友你现在问我你晚上能去哪?”

“不是我说,大庆你还是不是个人哪。”赵云澜“嘶”了一声,把下巴收回来转过眼珠子瞥了眼大庆。“沈巍他今年才多大?”

“我天。”大庆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多稀罕啊,你居然还会考虑这种问题。”

沉浸在恋爱中的赵云澜这才发现大庆语气里的阴阳怪气,他把领子整了整转过来对着大庆:“不是我说,你今天火气很大嘛。”

“希望下次你被楚恕之和郭长城也一个人扔到医院感受一下”大庆终于让赵云澜意识到他的怨气,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了浴室的门框。

赵云澜从不会考虑这种问题,因为他一般都是负责扔下别人的。他从柜子里拉出条泛白的牛仔裤,拖下沙滩裤就往上套:“不过说真的,我还得再忍两年。”赵云澜仔细算了算,叹口了气:“唉,生活真难。”

“你真打算等他二十了再下手?”大庆听他这一声叹气,利索的翻过声,下巴搁在沙发靠背上瞅着从衣柜里摸衣服的赵云澜。

“不然呢?”赵云澜套上一件橄榄色的廓形长风衣转头看着大庆:“你当玩呢,这东西弄不好要出大事的。”

大庆简直都不敢深想他这句话隐藏的画面,脑子稍微往那偏了一点就嗷的一声抱着头蹿回了沙发“赵云澜,画面出来了!”

“瞎脑补是病,得治。赶紧的上班了。”赵云澜把大庆从沙发上提溜起来,一路拎到了门口的玄关。

他刚一打开门,可巧不巧看见了正关门着的沈巍。沈巍看着一身清爽的赵云澜,浑身呈现出一种非常奇怪的观感,就像他一边想跑一边还想亲近他一样,两种力作用下来,沈巍只好安安分分地站在原地,保持一种奇怪的平衡。

“一起吃个早饭去?”赵云澜松开被他揪着的大庆,上前一步揽住了沈巍的肩膀。沈巍身体很明显的僵了一下,但是又在赵云澜的手滑到大臂的时候放松了下来,点了点头。

赵云澜这次总算良心发现,拉着男朋友的同时没忘记回头喊一句大庆“赶紧的,有你的份。”

然而站在门口的大庆这时候却宁可赵云澜忘了自己。

 

赵云澜带着大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微妙的表情。

“你居然准时来上班了。”林静总结发言。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过分关注你们老大私生活,容易被穿小鞋。”赵云澜个千年老妖精对这种简单的语言和眼神调戏一向不放在眼里,毕竟他这是他的领域。他在众人或谴责或暧昧的眼神里来去自如,还给自己倒了杯水。

“沈巍没来吗?”汪徵往外面探了探头。

“没有,”赵云澜从屁股兜里把钥匙摸出来扔到桌子上,应了一声“他还有两天军训呢。”

“那军训完了他会天天来吧。”林静啧啧啧了几声,摇摇头继续摆弄电脑,仿佛已经想到了未来的悲惨生活。

“闭嘴林静。”赵云澜朝林静顺手扔了个水杯过去,被林静一把接住,乖乖得闭了嘴。“老楚那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

“孩子资料已经归档了,卡和钱都打过去了,基本上就剩张家那边一点小事儿,不打紧。”赵云澜看着这一圈圈的人,有时候真的怀疑只有汪徵和她男朋友看起来是最认真工作的人家——虽然汪徵大部分情况下也奋斗在八卦第一线。

“嗯……那就行。”赵云澜点点头。他们在这正说着呢,楚恕之就带着他的小尾巴回来了。他瞅了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一眼,没说什么话就自己忙去了,可赵云澜偏偏就从那眼神中看出了点当年安禄山看唐玄宗的感觉。

“老楚……这是什么眼神?”赵云澜指指楚恕之的背影,又指指自己。

“正常。”正在那嚼鱼片的大庆好容易停了嘴,他想了一会形容词后又抬头无比笃定地说“自从他知道你们搞在一起后,看你们就像是纣王和妲己了。”

他说完之后,没来得及看赵云澜的脸色拍拍屁股就走了。大庆爽是爽了,那一天,赵云澜遭到了特调处以林静为首所有人的攻击,每一个人呢见到他都要先低头作揖,再矫揉造作地来一句:“大王。”

 

可惜,他们这集体拿赵云澜开涮的好氛围没持续多久,一通电话就吵醒了全体午睡的光明路四号。

“你好,蔚蓝股份有限公司特别调查处,您有什么事儿吗?”接电话的是祝红,她擦掉的口红还没来得及补上,从桌子下给自己制备的编写小床上爬起来,声音都显得气若游丝。

“我、我找赵云澜赵先生。”对面是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嗓子有些哑,仔细听还在细细地发着抖,是神经极度紧绷的状态下打得这通电话。

“我是赵云澜先生的助理,您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跟我说。”祝红拨了拨头发,压低声音打了个哈欠。

对面的女人哽咽了一声,似乎才想起来别人叮嘱过得说辞,她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道:“我找、我找赵家主,我是楚先生下属的妻子。”

她这层身份一出,祝红立马正襟危坐了起来,她轻了下嗓子,下意识握紧了听筒,尽量温柔地回应:“嗯,是这里,请问有什么事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吗?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帮您解决一切问题。”

她这句保证像是最好的安抚,让对面的女人一下子哭了出来,她声音呜呜咽咽地,但是依旧努力让自己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能让对方听清。“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

她这声一出,祝红整个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她一边拍醒打瞌睡的林静,一边压抑着内心的我操安慰那个女人“没事儿,只要定位器没扔基本上都能找回来,您先别担心。现在家里坐着不要出去,我们会尽快安排人去接你到这里来,然后现在就派人去找他,您先别担心,冷静一点待在家里,尽量不要出门好吗?”


得到对方一个应允后祝红就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转头向铃声一响就睁开眼睛地赵云澜报备了一声“老楚手下的孩子丢了。”

“孩子手下的定位仪编号是WL0408,林静。”汪徵迅速调出那人的归档资料,把定位仪编号报了出来。

“收到。调出来了,目标还在移动,目前看不出目的地。”

“半路截住就行。”赵云澜抓起桌面的钥匙就冲了出去,临走前不忘吩咐大庆“找人去把那个女的接回来,尽快。”

他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拿,一身白衣就冲进了车库。在车库里睡了几天的牧马人再次被他的主人叫醒,赵云澜油门一踩,红色的越野咆哮着冲出了光明4号,直逼大学路附近跳动的红点。

“林静,坐标给我。”

“从子午路大道直走,第二个红绿灯路口左拐。”耳机那边林静的嗓音混杂着键盘和鼠标的响声跳进他的耳朵。“大学路拐口有个小仓库,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应该也是在车上,你注意。”

“好。”

赵云澜应了一声,他看了看面前的红绿灯路口,啧了一声一踩油门冲了上去。抢道超车,无视红灯,这辆牧马人撒哈拉在子午大道上出尽了风头。任由身后喇叭连城一片,司机张口就骂,它也倔强的一路狂奔。

牧马人拐进大学路,跟着林静的指挥步步逼近对方。

“看你两行驶的方向你们一会应该是面对面碰上,在下一条路上,你从路口转过去一定要注意。”

赵云澜看了后视镜一眼,这条路上前后车辆不多,他们预计碰面的地方应该就在拐角处不过几百米的地方。赵云澜动了动脖子,发出几声嘎嘣的闷响,一只手不由自主的伸下去摁住腰间的枪。

“老大注意啊,大概拐过去600米左右你们就能碰上,那条路上平时车不多,应该很好锁定。”赵云澜听见林静的叮嘱,从嗓子里嗯了一声,他把握住枪的手收回来,两只手攥紧方向盘,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的马路。

“拐了老大,前方五百米。”

林静声音一出,赵云澜就一打方向盘拐了过去。他运气不错,视线所及范围内只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看来应该就是他了。赵云澜嘴角拉起一个毫无感情的笑,两眼像猎鹰一样锁住前方正冲他开来的黑色面包车。

“三百米。”

“二百米。”

“一百米。”

“老大!”

在最后一百米的时候,这辆车的司机本来轻松闲适的表情突然扭曲了起来,他看见他斜前方刚刚还在另一条道上的越野居然一打方向盘扭了过来,变成了跟他面对面逆行,火红的越野像是巡视领地的狮子一般挡在了他的面前。

司机吓出了一头冷汗,他像是不可思议般地眨了眨眼睛,往右一拨方向盘,面包车像是逃命的小牛一样猛地向后倒了一大截,可那辆越野却不退不避,迎面撞了上来!


-TBC-



评论(106)

热度(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