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9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马甲掀起了一角,但是赵大佬现在还是不知道我们沈巍是鬼王的,只是知道他们有过曾经的故事。

谈恋爱辽!谈恋爱辽!今天巍巍脱单啦!


Chapter.19

“不重要吗?”赵云澜问他。

“不重要。”沈巍摇了摇头,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隔着镜片对上赵云澜的目光。

他嘴跟被封上了一样,赵云澜也估计自己再问都问不出什么了来了,只好笑了一声瘫倒在床上。“行,那就算了吧。”

他停了停又问沈巍:“那你拿着枪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沈巍像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整个人噎了一下,他断断续续,磕磕绊绊地给自己找理由,张嘴张了半天也不知道说啥,只好先把嘴闭上。

“报恩呐?”赵云澜看着沈巍这幅结结巴巴的样子心里都要笑死了,他笑眯眯地瞅沈巍,看他千辛万苦给自己打掩护找借口,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小小乐趣了。

“嗯。”沈巍赶紧顺着台阶就下,点点头一脸严肃的表示就时这样。

赵云澜听着沈巍这话都几乎想捧腹大笑了,他看着沈巍,嘴角咧地合都合不拢。“沈巍呀,你别给我玩这套,来,过来。”

他靠在床上朝沈巍勾了勾手指,挑眉的时候舌尖刷过终于有了些血色的嘴唇,让沈巍的心突然紧了一下。他站起来,往赵云澜床边走了一步。

“我不会吃了你的,过来,头低下来,跟你说个话。”赵云澜枕着自己一条胳膊,靠在床被上。他的病号服只扣了最下面的几个扣子,没盖被子的时候露出了胸口大块的肌肤和漂亮的腹肌,人鱼线被盖在衣服下面,暂时是无缘见到了。

沈巍于是手撑在床边,朝赵云澜那边低下了头。他正想偏过头把耳朵侧向赵云澜,没想到赵云澜伸手勾住了他的衬衣,那张刚刚被舔过的,还湿润着的嘴唇贴上了他的。沈巍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他的手扶在赵云澜的胳膊上像是想推开又忘了。

他们嘴唇只碰了一下就分开了,赵云澜看着呆在原地的沈巍说:“喜欢我怎么不敢说啊?原来担心你跟我不是一路的害了你,不过既然你一门心思要往南墙上撞,我就不忍了。”他语速很快,在沈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刚刚还在喋喋不休地嘴唇就第二次贴了上来。

这一次,就可不只是一个嘴唇相贴的亲吻了。赵云澜的嘴唇温柔又热烈的吻上他的嘴唇,一开始像是怕他不适应,只是简单的唇齿相贴。他牙齿轻轻咬了一下沈巍微张的嘴唇,像是提醒他集中注意力一样,又像是给沈巍打了个招呼。紧接着,一条舌头就探了进去,赵云澜的舌尖舔过沈巍的牙齿,抵在他上颚轻轻磨蹭,然后向下,像是引导者一样缠着沈巍的舌头。这是一个极尽缠绵也相当暧昧的吻,一吻结束的时候,沈巍嘴唇还亮晶晶的。赵云澜看了看,又凑上去亲了亲他发红的嘴唇。

“要好好学啊,沈巍同学。”他朝脸色涨的通红的沈巍扬了扬眉毛,指腹擦过他的嘴唇。“想跟我在一起,吻技还要练习啊。”

“怎么练?”这话刚说完沈巍就恨不得站起来从楼上跳下去,他真的是被撩地昏了头了,似乎在赵云澜面前,他总是没法很好的控制住自己。

赵云澜被他这样逗笑了,他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眼睛弯弯的看着沈巍。“怎么练?当然是……”他把沈巍拉下来,又一次亲了上去“这样练呗。”

沈巍几乎整个人都给泡到甜筒里了,他看着赵云澜那双漂亮的眼睛,心里所有的不甘心都烟消云散了。他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世界最幸福、最幸福的人了。

 

赵云澜收拾妥当跟沈巍一起走出病房的时候,只剩大庆还呆在门外,他往门里一探脑袋,就被赵云澜微红的嘴唇辣到了眼睛。大庆嗷的一声缩回去,两只眼睛一捂,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大庆,大清早杵这儿干嘛呢?”他刚捂上眼睛,赵云澜就带着沈巍晃晃悠悠出来了,一点刚把嘴唇亲肿的自知之明都没有。

“杵这辣眼睛呢。”大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把双手放下来。

“哦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赵云澜伸出手环住站在旁边的沈巍的肩膀,颇有点炫耀地说:“这是我男朋友。”

“赵云澜你真的不要脸……”大庆几乎是哀嚎了一声,他已经能想象到将来他将过上什么样可悲可叹的日子“他才刚18,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我怕再不下手这小孩自己跟自己较劲把自己个憋死了。”赵云澜嘟囔了一句,朝一直站在旁边浑身写满了“乖巧幸福 听话”三个大词的沈巍招了招手。

“我看是你把自己憋死吧。”大庆并不相信赵云澜的说辞,毕竟在他看来,赵云澜似乎总是不太有节操的样子。

赵云澜也不反驳大庆,他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走了两步路又退回来,朝沈巍伸出了他那只骨节分明、带着薄茧的手:“来,哥哥拉着你。”

站在一边的大庆又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沈巍脸红的全过程,他叹口气,看着沈巍红着耳朵把自己的手放进赵云澜手心的样子摇了摇头。这小孩完蛋了,大庆在心里给他默哀。沈巍的手很凉,指腹带着些薄茧,是夏天抓着可以当降温器的存在。赵云澜拉得不紧,只是松松握着沈巍的手,一路把他带到了那辆SUV前。

他走在前面,沈巍被他拉着,不错眼珠地看着他的背影。沈巍已经长高了,或许比赵云澜还要高一头,他现在看着赵云澜,已经不需要仰视了。沈巍的视线从头顶移下去,慢慢落到两人交握的手掌上,然后他像是小孩子偷糖吃一样,轻轻地捏了一下赵云澜的手心。他碰了一下就很快松开,没想到被赵云澜更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指。

“想捏就捏呗。”赵云澜体贴的没回头,毕竟他一回头沈巍可能又要爆炸“这都是你男朋友了,随你处置啊。”他尾音很荡漾地扬起来,像一柄勾人的小勾子,撩地沈巍心痒。

沈巍站到车前的时候才勉强恢复了些神志,他看看车又看看刚从医院出来的病号,斟酌着说:“我来开车吧?你刚出医院我担心……”

“行呗。”赵云澜倒是不介意这点儿事,他把钥匙扔给沈巍,自己利索地上了副驾驶。

沈巍上车的时候赵云澜已经四仰八叉地瘫在副驾驶上了,他正打算给赵云澜系上安全带呢,躺着的赵小公子突然翻身坐了起来,手脚利落地给沈巍系好了安全带。

“看看我的小男朋友技术怎么样。”他一语双关地说,还凑上前,附赠给沈巍一个落在脸颊地吻。而沈巍,沈巍觉得如果赵云澜再这样,他今天可能会把车开到阴沟里。

他们把车开出去好久,赵云澜才像想起什么一样转过头问沈巍:“我老觉得我忘了什么事儿,你记得不?”

沈巍这会儿脑子哪儿还有能塞下一点除了赵云澜以外的事,他认真思索了一下(医院里的赵云澜)转头看着赵云澜说:“不记得了。”

“咱两都不记得,那应该不太重要。”赵云澜推算了一下,点点头把头转向了窗外。

又过了五分钟,赵云澜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他忘记了什么事儿了。

“坏了!”赵云澜一拍大腿:“把大庆给忘医院了!”

与此同时,在停车转了三圈都没到熟悉的SUV的大庆,留下了心酸的眼泪。

“赵云澜,你他妈真不是个人。”某个被家主无情遗忘的参谋如是说。

 

赵云澜在光明路口就下了车,他跳下车给沈巍关好门,又绕到驾驶座那边敲敲车窗。沈巍把车窗摇下来,看着倚着车窗的赵云澜。

“你先去学校军训吧,你这三天两头偷跑也不是个事。”

“你一个人能行吗?”沈巍把赵云澜上上下下扫了一遍,一副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

“多大了人了怎么就不行了。”赵云澜伸手朝沈巍探出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小家伙,照顾好你自己吧啊。”

沈巍没往回缩,赵云澜跟他的每一次肢体触碰他都视若珍宝。他往前探了探头,又确认了一遍:“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你。”赵云澜推了他一把,把他塞进车里。又从外面探出个脑袋问他:“还要亲一下吗?”

“在外面呢你……!”沈巍真是要被他搞到马上一脚油门轰进沟里了,他用尽了全部地意志力才把赵云澜的脑袋退出车窗,然后他摇上车窗,启动,打方向盘,一气呵成地几乎是逃跑一样的开着赵云澜的车离开这个地方。

赵云澜站在原地笑眯眯打量着沈巍落荒而逃的背影,直到那辆车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他才撤下了脸上的笑容。他身上那股柔和又可亲的气息一瞬间消散无形,整个人仿佛像是数九寒天里封冻的河水,浑身都写着“别靠近我”四个大字。

他迈开大步走向光明路4号。

一身寒气地赵云澜推开门的时候,先到一步的大庆正在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地控诉赵云澜重色轻友的不仁义行径,整个特调处都弥漫着血泪的味道。众人正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一看正主来了赶忙纷纷涌上去想听听当事人发言。结果一看见走进来的赵云澜,所有人都闭紧嘴巴站起了身。

赵云澜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其他人,手臂一伸指了指坐在角落一语不发的祝红。

“祝红,你跟我来。”他说完这话,就头也没回的就走进了通向祝红审讯室的地下楼梯。


-TBC-

评论(147)

热度(2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