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8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今天终于早了一点点一点点……_(:з」∠)_巍巍没有走!大家要相信我!我说是谈恋爱傻白甜就是谈恋爱傻白甜!说到做到!大家不要害怕!


Chapter.18

沈巍退了回去,跟他前八年无数次一样,再一次退回了属于他的地方。其实也没什么,沈巍在心里想,以前的两千九百二十个日日夜夜都是这样度过的,这也没什么。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

他在心里念着,最后还是转过了身。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他以为他做了完全的准备,一切都计划的妥帖,可是到头来,他看见赵云澜那么疼,他又不敢了。他以为他能放下那些东西,他以为他能说走就走,可是到现在,他背对医院站着,却迟迟迈不开这最后一步。

他想了又想忍了又忍,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迈出这第一步,其实迈开第一步就简单很多了——像他当初一样。他又往前迈了几步,总算感觉腿不是那么沉重了。其实也是很简单的,只是把很多年前的事情再重复一遍罢了,他长舒了一口气,抬眼看了看星空。一心一意往前走去。

正当他迈开大步的时候,突然一股来自后方的拉力把沈巍拽了个踉跄。

“沈巍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这一声带着粗喘的反问把沈巍惊得一个激灵,他像是被什么震了一下才缓缓地转过身。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拉住了他——是大庆。他喘着粗气,一只手攥着沈巍的胳膊拖着他一只手撑着膝盖。“你怎么在这?我找你好一会儿了!”

他这声音比起抱怨更像是焦急时候的反问,沈巍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时候出现在这,他被大庆拽地转了个身,像是不敢相信一样看着大庆。他整个人浸在月光里,是最明亮的地方。他们两面对面站着,一个人站在光里,一个人躲在暗影里,像是被一堵无形的高墙隔开了。

他们脚下,光影交互处的影子绘出一条黑线,向着沈巍的方向大肆铺排开。

沈巍没说话,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大庆,像是还没反应过来。倒是大庆看着他这幅样子都要急死了:“我说你赶紧地吧,赵云澜喊了你好一会儿了你快点跟我去看一下!”他提到赵云澜这三个字,沈巍才勉强像回过了神。

“你说什么……?赵云澜?”

“我的天啊。”大庆简直想捂脸了,这平时机灵的跟什么一样的人今天是被下了降头了吗?他只好耐心地给沈巍再重复一遍“赵云澜不知道怎么了,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你的名字,医生都摁不下来,拘束带都快用上了!你赶紧跟我走啊!”

沈巍这下才像彻底清醒过来一样,他被大庆往前拽了一步,急急地说:“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再不到就要上麻药了,赶紧的吧!”大庆也顾不上在意沈巍这到底是想干嘛了,拉上沈巍就跑。沈巍似乎比大庆还要心急,他长腿一迈就从阴影中挣脱出来,走在了大庆的前面。再看他身后,那条影子汇成的黑线也别他这一动踩地七零八碎,漆黑一片的草地终于迎来了点点月光,虽然不是很明亮,却也足够照亮这片阴暗的地方。

沈巍一个人跑的飞快,大庆从拉着他到被他拖着跑仿佛只是在瞬间,后面大庆实在是不想跟着跑,大声喊了楼层和病房号就挣开了沈巍的手,他小跑几步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看着沈巍急匆匆消失在拐角的身影。

——这样子,明明就是宝贝的很嘛,不知道老赵在犹豫什么。他在心里腹诽。

 

沈巍到的时候,病房里乱成一团。赵云澜似乎刚被安顿这躺下,他还处在半昏迷的状态,整个人神志不清,医生已经打算打麻醉了。

赵云澜躺在病床上,嘴里含糊地念着沈巍的名字,一声一声的,像是喝醉了,又是很愧疚的感觉。沈巍心里比赵云澜的脑子还乱,他那么个礼数齐全的人到这会儿什么也顾不得了,抓起离他最近的郭长城,提溜着他的后颈就把他拎出了赵云澜的旁边。郭长城被人猝不及防地提溜起来,一抬头看见沈巍的脸记立马闭嘴不说话了。

沈巍几乎是扑到床边的,他坐在床边,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一边握住了赵云澜的手,一边摁着他的肩膀虚虚地搂着他。他不敢用力,连摁着他肩膀的手都是轻轻地,像是盖在上面的安抚一样。

“沈巍……”赵云澜念着他的名字,声音已经有点哑了。

“我在,我在。”沈巍握着他的手,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在他耳边重复。似乎是真的听到沈巍的声音了,他怀里的赵云澜慢慢安静了下来,那像揉皱的纸团一样皱起的眉心也没这几声慢慢地抚平,他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四肢因为疼痛轻微地痉挛似乎也好了许多。

“赵云澜,我在的。”沈巍像是八年前赵云澜抱着他那样抱着赵云澜,他贴在赵云澜的耳边,轻声安抚他的情绪。

赵云澜的情绪似乎终于安定下来了,他的疼痛好像也终于缓解了些。沈巍感觉怀里人的挣扎轻了很多,然后慢慢地收敛了手脚,他呼吸放缓,抿着嘴巴。沈巍搂着他,眼睛往四下里一扫,医生护士便轻手轻脚的带着病房里其他的人走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情况,医生?”林静急急地问。

“CT扫描显示大脑一切正常,看现在这个反应,应该是刺激后昏厥。”医生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像是怕再惊扰到里面的人一样。“他身体没有查出问题,现在这么大的反应有可能是精神方面的问题。”

“精神方面?”楚恕之追问。

“你们可以给赵小公子请一位心理医生试试看,也许结果会更好。”医生朝楚恕之点点头,建议道。

“那他现在这个情况严重吗?”

“这个我们也不好说,赵小公子今晚上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是吗,平日里这种情况多吗?”

“唔……”郭长城回忆起赵云澜看着那柄枪的表情,点点头“应该算是吧.平日里的情况……”

他还在那回忆呢,从把沈巍抓回来开始就等在外面的大庆先开了口“平时这种情况不太多,偶尔也有,但是没有今天严重。”

“那我建议你们为小公子找一下心理医生也许会更好。”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您。”

“那我先走了。”医生点点头,带着护士离开了。

大庆挥了挥手,跟医生说完后又转过头隔着玻璃看着病房里的两人。

沈巍还在那里拥着赵云澜,赵云澜似乎终于从昏迷过渡到了入睡。沈巍垂头看了他好一会,躺在床上的人头偏向一侧,似乎是睡得有些不舒服,他扭了扭身子,沈巍就赶紧松开他一点好让他翻个身,在他翻过去的时候,他清晰地听见了赵云澜梦呓般地低喃。“小巍。”他在梦里念着他的名字,像是很久以前那样温柔。

那一瞬间,赵云澜沙哑的声音像是一束光,穿透了沈巍心里重重叠叠的乌云。他凑上去,第一次虔诚又温柔地吻了吻赵云澜苍白的嘴唇。他的嘴唇被自己咬破了,柔软又带着些淡淡地血腥味,像他们第一次相遇。

“对不起。”他看着赵云澜在心里说“不会让你再那么疼了。”

他可以不再想起他们那些他视若珍宝的过去,也可以忘记那短暂的几十天时光,只要他还能陪在他的身边,只要他别被疼痛和危险环绕。

 

赵云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他睁开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声病号服的赵小公子偏过头,一看见沈巍的脸就感觉千万万语都同时涌进了自己脑子里,紧接着,就是熟悉的疼痛感。

——“我叫昆仑,你叫什么名字?”

——“那不如,你就跟着我呗。你可别小看我,等我从这儿出去,马上带你见识见识龙城的大好河山!”

——“等我从这出去了,我就带你去我的地盘,你肯定喜欢。”

——“你、你……拿着它,光明路4号,……找大……大庆……”

——“沈巍,好好活下去。”

——“昆仑!”

“赵云澜你别想了!”他刚想蜷起来就被沈巍扶住了头,他略显冰凉的双手盖在赵云澜的太阳穴上,不轻不重地按摩着“别想了想点别的,那些事都过去了,没什么好回忆的。”他的声音带着些少年人的清亮和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像是一汪夏天的泉水,迅速浇灭了赵云澜心头因疼痛而涌起的烦躁。

赵云澜试着把注意放在其他的事儿上面,果然脑子里的疼痛慢慢地降了下去。他大概缓了几分钟,等头疼好多了之后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放开了。沈巍试探性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松开了双手,坐回椅子上。

“你这衬衣挺好看的,扣子可以少扣几个。”

赵云澜稍微舒服一点,就开始嘴上没把门的乱说,把沈巍惹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好了,不逗你了。”赵云澜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鬼知道他昨晚都干了啥,这会儿喉咙痒得不行。“说吧,有什么要解释的没有?”

沈巍给他又添了一杯水,重新坐下来看这赵云澜。他看着赵云澜的双眼,想了又想,还是轻描淡写地说。

“当年你救过我一命,让我成年后如果愿意的话拿着枪来找你,没什么的。”

“我头为什么会疼,我为什么不记得了?”

“你救我的时候受了伤,可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沈巍顿了顿,朝赵云澜扬起一个笑来:“不过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

——其实心里,总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的。他千百遍的算计赵云澜,从第一次见面,到让那女人每一次为薛家递出消息,就是为了把赵云澜引过来,让他自己亲自去查,希望能刺激起他的回忆,没想到在最后一步被郭长城看了个正着。也是他心急,他实在忍不了那些人围在他身边,明明他跟他们是一样的——甚至于他的名字还是赵云澜起的,他们要更亲密、更贴近一些,为什么偏偏是他要小心翼翼,要左藏右躲,还要被他们置疑他接近赵云澜的目的?是他被嫉妒冲昏了头,他就大胆了一次,故意激怒楚恕之,让赵云澜看见被他别在腰间的左轮,没想到就这大胆的一次,直接把赵云澜送进了医院。

他千方百计明里暗里保护了赵云澜那么多年,却没想到让会是自己让他进了医院。


-TBC-


评论(122)

热度(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