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7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更新太晚了,说完七夕快乐节都快过完了,我决定下次提前一天就祝大家节日快乐!许愿下次更新时间能早一点!谢谢大家喜欢!我流泪辽!


Chapter.17

楚恕之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一把掀开了站在他面前的沈巍。

“我用枪对着谁,轮得到你管?”他咬着牙关,说话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出挤的。赵云澜一看这架势就暗道不好,扑上去想要拉开他们两。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楚恕之迈上前一把抓住沈巍的领口,沈巍推了一下没推开,被他一把揪到了自己面前。

“老楚你冷静点!”没等其他人来得及动作,赵云澜先一步插进去攥住了楚恕之的手臂。他一边拉着楚恕之,一边推开了沈巍。大庆过来扶着沈巍,林静和郭长城去拉住怒火中烧的楚恕之。

“谢谢”沈巍冲大庆点了点头,他衣服领口被楚恕之扯开,外头罩着的外套拉链也滑下来一大半,又被赵云澜推了这一把,身上的外套几乎整个都要被扯掉了。

沈巍猛地往后退一步,转过身背对大庆正要把衣服整理起来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了赵云澜的声音:“别动!”

他这声喝令太过响亮,一时间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赵云澜松开握住楚恕之手臂的手,转过身面对沈巍挺直的脊背。“沈巍,你腰上别了什么?”

赵云澜声音不重,像是飘在空中的,却莫名地把沈巍双腿都钉在了原地,让他动弹不得。沈巍没说话,赵云澜的眼神落在他的背上,带着一种能把人灼伤的温度。沈巍站在原地,一语不发,一动不动。

“转过来,沈巍。”赵云澜往前迈了一步,军靴的鞋跟敲在地板上,像是捶在大门上的一拳。

“我让你转过来!”他这一声怒喝让郭长城整个打了个冷战,楚恕之和大庆默默站到了赵云澜身后的两侧。背对着赵云澜的沈巍顿了顿,然后很慢很慢地转过了身。

他外套的拉链还没有拉好,转过身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腰间别的那把枪。相当漂亮的一把左轮,木质枪托,烤蓝枪身,是世界上最好的左轮之一。

一时间在场的人(除了没有经历过八年前那件事的郭长城)都惊呆了,他们没人想到找了那么多年的、赵云澜的第一把左轮会在这个夜晚如此突兀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柯尔特蟒蛇?”赵云澜问。

“是。”沈巍低头扶了下眼镜,抬起头回道。

“介意我看一下吗?”赵云澜一边说,一边朝沈巍伸出了手。龙城用柯尔特蟒蛇型左轮的只有他一个,而且他的每一把枪都有过自己的记号,是独一无二的一份。

“好。”沈巍很深很深地看了眼赵云澜,然后把腰间那把枪转了个个,枪托对着赵云澜递了过去。

赵云澜握住枪托,抬眼看着沈巍。他那双眼神黑沉沉的,像在期待着什么,又像在害怕些什么。他收回目光把枪拿走,用听不出情绪的声音说:“以后给别人枪不要这样,把枪托对着自己,让对方来握枪管。”

“好。”沈巍应道。

赵云澜把枪身翻转过来,眼睛一寸一寸地抚过柯尔特蟒蛇的每一寸枪身,他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他八年前丢的那一把了。八年的时光没在这柄枪上留下痕迹,他显得崭新、光亮,一如往昔,枪支的每个零件应该都有定期上油保养,枪身干净,木质的枪托都泛着光。赵云澜抬起眼看着沈巍,他站在那里,像是等待最终宣判的犯人。

赵云澜笑了一声,把那柄枪头朝下颠倒了个,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枪托底部,那上面,刻着一个非常漂亮的“澜”字。

——赵云澜丢了八年的枪,找到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沈巍扎去,站在那的十八岁大男孩不闪不躲的迎上了所有人的目光。赵云澜的手缓缓抚摸过那个木刻的小字,这里比他的现在那把枪光滑的多,看来是经常被人用手指摩挲。

“你——”赵云澜刚想说一句什么,大脑仿佛就被重锤敲了一下。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疼的仿佛要炸开。赵云澜手一抖,那把枪直直地砸在了地上。他疼得脸色发白,几乎整个人都站不稳。

“老赵,你怎么了?!!”大庆和楚恕之一边一个扶着赵云澜,原本一直站得直挺挺地沈巍也第一时间扑了过去,半蹲在地上看着赵云澜。“赵云澜,赵云澜!你怎么样了?”

赵云澜几乎已经听不见他们说话了,他脑子里满都是别人的声音,枪声、笑声、还有脑海里的小孩子的哭声,他们想有丝分裂的细胞一样迅速挤满了他的脑袋,而且还在不断的膨胀。他看不清眼前蹲着什么人只能听见无数声音从他耳膜挤进挤出,汇进已经不堪重负的脑子里。赵云澜想摆摆手让他们别说话了,却发现自己疼得连摆手的力气都没了。他可能还张开了嘴,但是看他们的反应应该是没有人能听见自己的说话声。

那柄柯尔特蟒蛇躺在地上,赵云澜低头去看,烤蓝色的枪身模模糊糊地映出沈巍着急的脸,他看着那个影子,恍惚间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赵云澜——!”他听见一声模糊地五重奏,就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一个小孩的脸,白净的脸庞瘦巴巴的,眼泪像不要钱一样往下倒。他声音发着抖,细细小小的,像他营养不良的身体。他当时在跟自己说什么来着?什么来着?赵云澜努力地去看他的口型,盯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哦,原来念得是昆仑啊。

 

“医生,怎么样了?”特调处的人围了一圈,赵云澜平躺在地上,眉头紧皱着,额角还挂着大颗的汗珠。

“看起来就像是刺激后昏厥,问题不大。”医生从地板上边站起身边说“先送医院扫一下吧,看一下脑袋里有没有什么问题。”

“行。”大庆不敢耽搁,他刚要招呼楚恕之一起抬赵云澜,就看见一直守在他旁边的沈巍蹲下身,一只手垫在赵云澜脖颈出,一只手插进腿窝里,把赵云澜打横抱了起来。

“去医院吧。”他一边说一边大踏步的走在前面,脚步迈的又快又稳。赵云澜头自然的垂下来,偏过去,轻轻地靠在了沈巍的肩膀处。他额角的冷汗浸湿了沈巍的外套,可他并不在意。赵云澜的体温顺着秋季薄薄的衣物覆上他的皮肤,一点点渗进他的骨血里。

沈巍垂下头,晕倒的赵云澜莫名显出一种乖巧来,他像是个玩累了的大男孩,又像是某种折腾困了的动物,闭着眼睛,不闹不吵的安静睡着。这个时候他是最无害的,也是最全身心放松的时候。沈巍的手贴着他的皮肤,他突然在心里希望到车库的距离能长一点,因为这个时候,赵云澜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他就在他的怀抱里,在他的身边,他不会离开,也不会受伤,这是他最可亲近的时候,也是时隔八年沈巍又一次能跟他讨一个光明正大拥抱的时候。可是一方面,沈巍又希望这条路能短一点,他实在受不了他有一点不舒服,也见不得他因为疼痛攒在一起的眉心。

沈巍把赵云澜放在SUV平放的后座上,那里铺了张小床。赵云澜躺在那,沈巍就缩着身子陪在他身边。他真的是疼得狠了,嘴里偶尔还会吐出些细碎的呻吟。额前的刘海都被冷汗打湿,粘成一缕一缕的。

沈巍坐在他旁边,那表情恨不得替赵云澜受罪一样。也幸好大庆开车快,他们到医院只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时间再久一点,沈巍可能真的要被自己的愧疚活生生淹没。

 

他们去的是赵家自己的医院,就算是深夜也要为小家主开出一条绿色通道来的。车刚一停就已经有护士医生守在那里了,赵云澜被抬上救护车担架,直接送进了医院。

只有沈巍没动,他站在原地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接了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稀奇,你也会给我打电话。”

沈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心里的恶意,他眼睛逼出猩红的血丝,手上青筋暴突,在黑夜里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你当年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那边人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你答应我三十年内不去见他,不会强行唤起他的记忆,也是你发下的誓,你现在问我是什么意思?”

“我会杀了你的。”他这句话带着浓重的杀意,像是喷着毒液的蛇。

“我等着。”那边人像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挂了电话。沈巍收起手机,血从他一直握着拳的手流了出来,滴在地上,很快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沈巍看了医院一眼,他看着那亮如白昼的灯光,那里有一盏灯下躺着他最爱的人。他的朋友和手下守在他身边,还有医生忙前忙后为他缓解不适。他看着那家医院里明亮的光,那眼神又眷恋又不舍,在那眼神中,所有不能说出口的千言万语都在那里,所有说不出口的千辛万苦也在那里。

他一动不动的看了五分钟,也不管眼睛被光刺地发酸;像是要一次把这一生的时间都看够一样。那五分钟沈巍心里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他思绪又回到了那短暂的几十天里。那时候小小的沈巍不会想到,这短短几十天的欢愉和那个梦一样的约定,会让他甘心赔上自己的一生。

沈巍张了张嘴,喉结滚动了几下,终于吐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这声音轻轻地,没有人听见,应着他的只有虫鸣声。可能是他太自私了吧,沈巍在心里想。

他看着医院,慢慢地、慢慢地,往后退了一步。


-TBC-


评论(138)

热度(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