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2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大家不要着急,掉马是一定会安排上的哈,但是得慢慢来,巍巍穿马甲那么辛苦你们忍心吗!


Chapter.12

赵云澜这话一出,满堂人的眼珠子都朝王子强那转去,王先生此刻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他从口袋里掏出个手帕来,一边擦掉满头冷汗,一边唯唯诺诺地哼了一声。

“王先生,声音稍微大一点,我这边听不到。”赵云澜身体前倾,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对、对、家主说得对。”王子强慌张地点了几下头,他声音尖细,像是过度恐惧后勉强挤出来的一样。

他这幅样子倒是惹得赵云澜笑了一下,他嘴角扯开一点点弧度,露出一个如钢刀般锋利的笑容。“胆子这么小,不知道去找那些雇佣杀手的时候害不害怕啊?”

这句话一出,再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真的白瞎在这行干这么久了,一时之间会议室里像是引爆了炸弹一样,窃窃私语的声音一股脑全涌了出来。位置上的所有人都在一边瞅着赵云澜脸色一边小声讨论。

王子强的腿这时候已经抖得不受控制了,要是他这会儿是站在赵云澜面前的,估摸着就已经跪下了。他苍白发青的脸隔着半张会议桌对着赵云澜,厚实发紫的嘴唇张张合合好半天也没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像是条即将干死在岸边的鱼。

赵云澜也没说话,他拧了拧身体换了个姿势看着王子强,似乎在欣赏他垂死挣扎的样子。他等了好一会儿,这人才哆哆嗦嗦地憋出一个字:“我……我……”赵云澜听得不耐烦,他干脆双手往前一推,借着推力推开椅子,然后跳下地。随着赵云澜一步一步的走向王子强,会议室里的声音也越发低了下来,等他站到对方身后的时候,会议室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了,他们似乎都能听见王子强额上的冷汗划过皮肤的声音。

“你什么?”赵云澜的声音也压得跟他一样低,他说话的时候微微弯下腰,王子强整个人被笼罩在他身体的阴影了,不断地打着抖。

“我,我、我是冤枉的!家主我是冤枉的!”他弓起身子,脖子也缩着,一双平素精明的细眼睛此刻紧紧盯着面前漆黑的桌子——那里隐隐印出了他惊恐交加的脸。

“冤枉?”赵云澜又凑近了一点“那你说说,我哪里冤枉你了”

他话音刚落,王子强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一个翻身从椅子和桌子中的缝隙里钻了出来,面朝赵云澜普通一声跪下了,他发红的脸憋得青紫,整个身体都再不自觉地发抖。这也是屡见不鲜的场景之一,经不住诱惑的叛徒通常都会有这一招,下跪,道歉,痛哭流涕。赵云澜对这个下跪没有丝毫反应,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在地下世界大多不具备什么参考性,他见过太多男人下跪的场面,早就免疫了。赵云澜有些厌烦的侧身退开一步,却没想到对方一把扑住了他的大腿。

赵云澜只来得及撤出一条腿,另一条腿结结实实被抱了个死紧,带着冷汗的手在铁灰色的西装裤上印出了深色的手印。“家主,家主你听我——”然而他话音未落,一发子弹就穿透了他身侧的玻璃,直直地没入了他的太阳穴。

王子强的眼睛还睁着,嗓子里发出几声咯、咯的声音,他的眼睛在还没完全被绝望吞噬的时候就失去了光彩,他身体晃了两下,就直直地向着长桌的方向倒下了。与此同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尖叫。

 

——我操?!

这是王子强倒下的那一刻赵云澜心里的真实想法,要不是因为各家齐聚一堂,赵云澜真的要破口大骂了。在那短暂的一秒钟他想了很多:能忍到现在才动手,还专门挑了个叛徒下手的人目标一定不是他——他刚才的站位比王子强要好瞄准的多,如果要下手早就一枪毙命了,要么他跟王子强有私仇,要么就是他在帮自己,只是这个方式实在是有点让他难以言喻。

于是赵云澜竭尽全力克制了自己往窗外看的欲望,几乎是硬压着自己的头转向了那个发出惊天动地尖叫声的女人——那是个蛮漂亮的女人,长卷发和巴掌大的脸,她在死亡的余音里瑟瑟发着抖,像是秋天一片落叶。

赵云澜眼神凉凉地扫过去,张丹立马呵斥了一声“闭嘴!叫什么叫!”

那女人几乎要站不住了,她手扶着张丹的椅背,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吐了的样子。会议室里所有的讨论都被这声尖叫和赵云澜毫无表情的脸给压了下来。在在座所有人的印象中,这是赵小公子第一次用如此公开、比起惩戒更像是示威一般的行为处决叛徒,这是赵云澜有史以来最为强硬的一次,他们都不敢再出声,只是闭紧了嘴巴等着赵云澜。

“不要声音这么大,这样会让我觉得你们两是共犯。”赵云澜把腿从王子强僵死的手中抽出来,旁边立马有一位保镖俯下身去给他擦干净皮鞋上的一点血迹,他很耐心的等对方为他清理好脏污,才重新走回主位上坐下。

他抬眼的时候正好对上一直站在椅子左右两边的祝红和大庆,赵云澜对上他们的双眼,很轻很轻地摆了摆头。

“今天这个事儿,也算是给大家敲个警钟。我知道最近有些人在底下打自己的小算盘,也有些人觉得我要洗白了,管不住你们了。”赵云澜顿了顿,双手像是邀请般摊开“那你们都可以来试试,尽管来。”

他话音刚落,就是一片表忠心的声音,说的一个赛一个得快,就怕被别人抢先一步似的。赵云澜也没说话,安安静静的等底下都说完了才开了口:“王子强背叛赵家,私下与薛家联络,雇凶杀人,我就不再多解释了。手底下的那几单枪械生意吴晓君你来做,他的夜总会李玉森你派点人过去吧,城北最大的那家赌场王一珂你先带人过去镇着,其他的——谁家离得近谁家去。”

被点到名的几个都是一副跃跃欲试喜笑颜开的样子,王子强这人为人好贪小便宜,但在经营生意这方面还算不错,就算把生意拆开分给他们,也算是好大一口肉了。

“剩下的等清点过后再说吧。”赵云澜舔了舔嘴唇,他烟瘾有点犯了,想尽快结束这场不知道被哪路神仙硬生生插了进来的内部会议。

“行了,就到这吧。”他先一步站起来,扣好了西装解开的第二颗扣子。“我知道你们大部分是想看看我状态到底怎么样,你们今天也都看到了,解散吧。”

众人这下才站起来,跟在大庆和祝红的身后从会议室里鱼贯而出,他们之中有的人面色严肃,有的人一脸冷汗,有的人因为刚得了承诺一脸安心,几家关系好的聚成一团一团的窃窃私语,他们嘴里说着闲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的背影。铁灰色西装,脊梁笔挺,身后一左一右的跟着两位副手,走在他们所有人的前面。

 

赵云澜今天自己开的车,就是他那辆潇洒又拉风的牧马人。三个人刚一上车,驾驶副驾驶和后座都自动归为,赵云澜拉好车门,点了根烟吊儿郎当地扫了一眼两人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

他这话像是一簇火苗,一下点燃了已经憋得不行的祝红和大庆。祝红先大庆一步爆炸,蛇蝎美人清脆的谩骂声回响在车厢里,让赵云澜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操这谁啊!他妈的怎么就不长眼的把人给打死了,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呢!”他们从祝红的语气里真的听出了一丝遗憾来,毕竟这下她真的英雄无用武之地了。“我真是服了,这暗杀也暗杀的太合适了,当着人面就给一枪打死了。难道是薛家雇的人?”

“薛家要能雇隔了几百米一枪爆头的人那干嘛不直接一枪爆了我的头?”赵云澜打断她反问。

“老赵你别胡说!”祝红明显现在对这些话敏感到不行,简直恨不得扑过去捂住赵云澜那张一向无所顾忌胡乱说话的嘴。

“说真的,我当时差一点就扑上去掏枪了,要不是看你还在那不动如山的站着。”大庆双手抱着胳膊靠在椅背上,天知道他当时费了多大劲才把脚钉在原地。“要查吗?”

“你怎么查,哪一栋有狙击点你都搞不清楚,咱们在会议室里耽搁了那么长时间啥线索能给抹干净了。”祝红气鼓鼓地翻了个白眼,她心里恨不得把那个不长眼的暗杀者给丑骂一顿。

赵云澜心里也憋屈,这还没来得及查的人就突然一下就在自己面前翻了白眼,他这心里的憋闷感真得千言万语都堵到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这人是打算帮咱的吗?”大庆用胳膊肘捅了下目视前方似乎认真开车的赵云澜,很诚心地问。

“我倾向于是在帮咱的。就是脑子可能不大好用,一时转不过弯来。”赵云澜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略显杀气的笑。

他们正在这抒发憋屈呢,赵云澜手机就响了,他接起电话问:“怎么了林静?”

“老大,你绝对想不到。”大庆一听是林静的声音就把耳朵贴在手机一边,试图跟赵云澜共用一部手机,就连后座的祝红也凑了上去。“我刚才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那个王子强跟薛家往来的邮件、视频、所有交易全部都有,还有他跟薛家关于毒品交易的草拟合同,还有咱们这可能私下跟他有过联系的人,就那么一两个。”林静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就算是王子强自己交代也不可能比这上面的更清楚了,真的,我们可以马上把他干掉了。”

“不用了,王子强已经死了。你现在去查那个匿名邮件。”赵云澜说完这话就转过头看着大庆和祝红,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好了,起码我们现在可以确定这个人有可能确实是在帮咱。”

 

这三个人结束批斗大会时距离会议结束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家主退场,各家散去,他们身后大楼里的那间会议室很快就变成了普通的小屋子,不会再引起任何人注意了。只有一个女人战战兢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神魂不舍地拦了辆出租,不等司机说话间就坐了进去。“白鹭湾。”

“好,白鹭湾小区吗?”司机的声音很温和,一边锁死车门一边问她。

那女人刚一听见他的声音就睁大了眼睛,她被恐惧折磨了太久,已经不会再尖叫了。“我不能、我不能再干了、他……”她说着,那张好看的脸扭作一团,泪水大颗大颗地滚下来。她的手向前,刚想去抓司机的衣袖,就被枪口挡住了手指。

她像是触电一般神经质地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团回了后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他会杀人的,我亲眼看见了,我看见了!!”她咕的一声咽下了嗓子里的呜咽,声音被撕扯的七零八碎,散在这小小的车厢里。

在她的哭喊和恳求中,这辆车缓缓滑进公路驶向了白鹭湾,没有人会注意到车里一个女人的哀求。


-TBC-

评论(115)

热度(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