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0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
是的,我们巍巍没有驾照,但是赵大佬的人开车不用驾照!好孩子不要学!
昨天的评论区真的太精彩啦!爱你们!谢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哦!
.

Chapter.10

就凭着沈巍那股把越野开成轿车的架势,沈巍势必是要比赵云澜晚到光明路4号一步。赵云澜现在想起沈巍一见到那车的表情,都忍不住要笑的。可惜他还没笑多久,沈巍就大踏步走了进来——他脸色相当差劲,迈进来的脚步真得可以称之为气势汹汹了。

“赵云澜!”沈巍眉心拧成一团,几步并一步地杀到赵云澜身边,嘴角抿得紧紧地,耳尖都有些发红——这是赵云澜这两天最熟悉的情况,这通常情况下预示着沈巍要开始说教了。天知道沈巍个十八岁的小孩,是怎么把二十八岁的赵云澜训得缩头缩尾像只做错事夹着尾巴的猫一样。

在沈巍第一次情绪失控教训了赵云澜之后,他对赵云澜的说教就变得频繁且熟练了起来,这一度让赵云澜很头痛,毕竟他生性自由擅长四处乱惹事儿。

赵云澜熟练地往后一缩,抬头瞅着沈巍拉成一条线的嘴唇:“你……你……”他想了半天也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又憋屈的把话咽回去,沉默地在赵云澜身旁坐下。

倒是赵云澜,一看骂他的话没说出口,立马蹭过去哥两好地搂着沈巍肩膀——在他胳膊碰上去那一秒,他能感觉到沈巍明显僵住了“行了,我多少年的老司机了,开车从没出过事儿,不用担心。”

他转了转眼睛,转移话题“你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还好。”沈巍尽量逼自己放松身体,他几乎是贪婪地呼吸着夹杂在他们中间的空气——那里有些赵云澜的味道,洗衣液,加一点点烟草的苦味和热烈的酒,是几乎能让他醉倒的味道。他想起那些几个月奔波又安宁的日子里,他总是嗅着这样的味道入梦,又在这样的味道里睁开眼睛,不过那时候这味道又要复杂的多——会有些血腥味,还会有火药的气息。

“东西都准备好了?”

“差不多了。”沈巍说,眼睛垂下来,不去看赵云澜的脸。在面对赵云澜的时候,他实在很难克制住自己。

“那……今晚你还是先住这?”暗杀赵云澜这波危机勉强算是解除,这几天下午特调处的众人又开始恢复正常的轮班制度,这些房间又会暂时空下来一部分。

“我找好房子了,打算今晚就过去。”正打算给沈巍个惊喜的赵云澜被沈巍震了一大跳,万万没想到这人居然真的说到做到,说有房子就有房子,一点都不插科打诨,赵云澜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无声地叹口气,得,算是自己多此一举了。

那时候的赵云澜不会想到,五个小时后,他会在自己家门口又一次看见沈巍,毕竟没人能想到一个大学生租房子单住,能租了个离自己学校十万八千里远的小区。

 

赵云澜和大庆看着对门拧开门正打算出门的沈巍,面面相觑。

“这……就是你看好的房子?”大庆指指房子又指指沈巍,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边价格比较便宜,而且,我感觉这里更舒服。”沈巍还是那副泰然自若得样子,笑眯眯地解释完了拎着个透明塑料袋就下楼了,也没在意大庆送给他拙劣演技的白眼,毕竟他住到这里,本来也就没打算上多少次课。

我信你才有鬼,大庆在心里腹诽,这个地方的价格可一点都不便宜。

“这真是孤儿院出身?在这地方租房,自己挖了个血矿吧。”他凑到门前嗅了嗅,被赵云澜拖着领子拽了回来“你干嘛呢你,少管人家那么多事。”

“我还不是……”大庆挣扎着被拖进屋子里,想了想还是又闭上了嘴。他一回家就飞速蹿上了卧室的飘窗,大庆对飘窗的喜爱到了一个赵云澜无法想象的程度,他一度把这个飘窗当成了自己的小床,为此这地方还被赵云澜命名为猫窝。

他往飘窗上一趴,赵云澜往沙发上一躺,两人就这样各自瘫着,也不说话。赵云澜私下里的话相当少,活得粗糙无比,是这两天有沈巍的照顾才勉强看起来像个正常人,沈巍一走他立马原形毕露。

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大庆先挑起的话题:“薛家你打算怎么办啊?”

“静观其变。”赵云澜惜字的很,吐出四个字就把嘴封上了。他挪挪屁股,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根烟,再把烟盒甩在一旁的小矮几上,就闭上了眼睛。

“唉,老赵,你真得端正态度,你忘了你八年前的事儿了?”他这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样子把大庆看的干着急,他从飘窗上跳下来蹲到赵云澜身边,用力推了他几下。

“八年前怎么了?”赵云澜睁开眼睛飘了他一眼“八年前他们死在我手上,八年后还会在我手上。”他这话说得轻飘飘地,但又带着一股子的坚定。“放心吧。”

大庆看着这个闭目养神的男人,在他凡人的身躯里看见了高山大河。他永远都是这样,做事自有章法条理,不说多么老成持重,却总能让人愿意去相信他。在大庆的记忆里,赵云澜似乎永远都这样,他不会惊慌失措,他总是胸有成竹,擅长化险为夷。二十年前他在孤儿院门口看看大庆的时候是这样,十二年前祝家把祝红托付给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甚至于八年前,他身陷重围生死未卜的时候也是这样。他是永不熄灭的火炬,是始终明亮的灯塔,他是盾牌,也是利剑,他是指引前方的引路人,也是护卫门庭的守门人。

“你千万要小心啊。”大庆看着他刚刚拆下绷带的伤口,在心里默念。

在所有人心里,八年前赵云澜的事始终是难过的一道坎——尽管他最后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因为他的出现比他的失踪更加无迹可寻,赵云澜是直接被人带到光明路四号的。那天外面天气很好,是那段时间少有的艳阳天,他听见外面有人要见他们就出去看看,结果去到守卫旁边的时候只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车门半开,副驾驶上靠坐着昏迷的赵云澜。他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呼吸平稳,还穿着失踪时的那套衣服,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他在副驾驶那躺着,就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大庆再去问门口的警卫的时候已经什么都问不到了,门口的警卫只说看见了一个一声黑衣的成年人带了个小孩,他们去里面通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转身离开了。赵云澜回到光明路四号的时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除了那把一直跟着他的柯尔特蟒蛇丢了以外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他们所有人,包括赵云澜自己都不觉得赵云澜会平白弄丢一直跟着他的左轮,但那把左轮确实没有人再看到过,从此成为了光明路四号的一个未解之谜。

他叹口气,刚打算也趴在上休息一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声。大庆就眼睁睁看着一直闭目养神的赵云澜猛地睁开眼睛,摁灭嘴里的烟,一个翻身坐起来没有一点磨叽的走向门口,剩下他迅速占领了沙发上刚睡出来的人形大坑。

 

“谁啊?”赵云澜边问边拉开门,就像这问话只是走个流程一样。

“是我,沈——”沈巍话还没说完呢,就直面赵云澜的帅脸,他退后一步,顽强地补上后面那个字“巍。”

“怎么了?想邀我给你暖暖房?”赵云澜就喜欢逗他,往前跟着迈了一步,朝他一挑眉,殷红的舌尖划过发干的嘴唇。

沈巍被他这幅样子逼得退了一大步,耳尖迅速烧的通红,他低下头扶了扶眼镜,把另一只手里提着的小饭盒往前递了一下:“我、我想你晚上没吃饭,煮了点粥,给你送过来。”赵云澜刚把饭盒接在手里,沈巍转身就要走,那样子压根不像面对自己的暗恋对象,倒像是在对着什么吃人的猛兽一样。

赵云澜也被他这样吓了一跳,下意识就伸手去抓沈巍的手,结果刚握住对方指尖,就被沈巍猛地挣开了。他动作幅度之大、之慌乱,一度让赵云澜以为自己得了种什么握手就会传染的怪病。

——难道沈巍不喜欢他?不应当啊。赵云澜在心里思忖,饶是他有时候也拿不准沈巍的心思。他干笑了几声又往后退了一大步,他感觉自己再靠的近一点这小孩就要无法呼吸了。

“我、我……”沈巍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了,他把刚被赵云澜攥过得手背在身后,低头我了两声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我想起来汽车钥匙还没给你,我现在还给你。”他用左手摸出了汽车钥匙,递给面前的赵云澜。

赵云澜万万没想到他能接出这么句话来,他从沈巍的手里接过钥匙,笑了一下“行了,你赶紧休息去吧,明儿还上课呢,我也休息了。”他食指勾着钥匙转了两圈,也不再折腾沈巍,转身进了屋子。

留在原地的沈巍这才长舒一口气,他看着赵云澜走进对面那扇门,这才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的屋里没开灯,他就一动不动的站在漆黑的玄关里,右手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食指,那里还残留着一点点赵云澜的体温,像是从从篝火里跳出来的一点点火星,又像是长夜里微弱的一点烛光,微薄却足够温暖。

-TBC-

评论(86)

热度(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