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7(巍澜 年下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是滴,我们赵大佬确实没有了关于小巍的记忆啦_(:з」∠)_但是最后肯定都会知道哒,不要着急!


Chapter.7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踩在他腿上的脚又用力撵了撵。他所有的嚎叫都被堵在嗓子里,只剩下几声喘息,冷汗把额头下的地板都蹭湿了一大片。他惊恐地发现对面人似乎并不在意他的答案,仅仅是在示威一样地踩着他的腿,他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瞪大了眼睛等待这场刑罚早点结束。

过了不知道有几分钟,对面人终于挪开了脚,他声音轻轻地,却像午夜的敲门声一样让人毛骨悚然。“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

那名杀手几乎是感激涕零地点了点头,对方才施舍般的蹲下身扯开了他嘴上的胶带,胶带从嘴上硬扯下来的感觉很疼,他的嘴可能在流血,但这些疼痛比起他还在抽搐的腿来说已经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力了。

“谁从你手里买了赵云澜的命。”

雇佣杀手决不能说出买主姓名,这是他们的规矩,但这人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怀疑自己要说不出买主的姓名只等不到出去再死了,他今晚就得疼死在这间地牢里。

 “王、王子强……”他哆哆嗦嗦地吐出这个名字,期望这人得到满意地答案后能放了自己。

“原因?”

“雇佣杀手,实在、实在不知道原因……”

他用发颤的嗓子吐出这句话之后对方就沉默了,他或许在思考新的问题,又或许只是想着怎么样干脆利落地弄死自己。而瘫在地上的杀手实在是已经被疼痛和恐惧折磨到近乎麻木,他这会儿疲惫地只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了结。是放过他还是杀了他他都愿意,只要别再把脚碾在自己伤口上。

 

那个黑影似乎是还想问点什么,但很快又闭上了嘴没在他这浪费时间。他也许已经得到了他最需要的,杀手松了口气,他知道他应该是熬过了这一劫。

他看着那个黑影沉默地直起身,他的影子在夜里像是涂鸦板上的一块墨色,从那团影子里伸出了一只胳膊,转过身拉开了紧闭的门。杀手千不该万不该抬头看了那一眼,从门缝间漏出的一点光抹开了他脸上浓重的阴影。那张脸被黑暗包围,却在一点光亮下露出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他带着黑边的圆框眼镜,目光向后,用眼角睨着躺在地上的杀手。

着眼睛仿佛带着从阴曹地府里钻出的冷意把他包裹起来,让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更紧地偎进墙角。在下一秒,如同福至心灵一样,他突然想起了这双冷漠又熟悉的眼睛来自于哪里。

“是你,是你。”那人浑身发着抖,眼睛却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那个身影,他声音沙哑,带着些诡异的狂热,手指平直伸出,指向门边的影子“鬼——鬼——”

然而他话音未落,黑影却抽出了他别在腰间的手枪,毫不犹豫对准了他的脑袋。带着消音管的手枪洞口大张着口,像是随时打算把他吸进去。

“你女朋友上班的地点在大学路20号的写字楼里,她每天早上九点上班,途径三个十字路口,办公窗口正对着一个绝佳狙击点。想好了在说话。”他语速不快,声音甚至可以称之为温和,慢悠悠地一个一个字往出吐,每一个字都带着浓重的杀气。

他说完后还特别贴心的给了对方一点反映的时间,然后又从门外一步一步走回了那杀手面前,他甚至还蹲下身,拿消音枪管挑起对方下巴,让他能更清晰地看到自己那张脸。杀手畏缩的目光隔着枪管对上那黑影的脸,真的是如传闻中一样好看的脸,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还有一双笑起来温柔如水的眼睛。现在这张脸在微光中对着他,他却没一点心思去欣赏了,浑身能做的只有发抖——这是面对死亡的本能。

“现在轮你说了,我是谁?”

“没有,没有,没有,不是我认错了,认错了。”他像磕了药一样使劲摇头,甚至连扯动伤口都不在乎了。

“今晚有人来过这里吗?”那人偏了偏头,明明是看起来无辜又有点可爱的动作,在他做来就像盯着猎物的老鹰一下吓人。

“没、没有……”杀手已经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他缩起身子,眼睛直直地盯着地板上那一块被汗晕湿的地方。

那人终于不再出声了,他沉默地收回了他的枪,还非常嫌恶地把挑过对方下巴的消音管卸了下来,然后才把那把手枪像宝贝一样收进了贴近身体的地方。

然后他推开门,离开了这间地牢,只剩下躺在地上的人长舒了一口气,庆祝自己不用悄无声息的死在这小小的地牢里。

 

那脚步声又悄悄地飘了出来,在他离开之后,漆黑一团的监视器重新恢复了正常。那声音在地下室门口顿了顿,没有按照原路返回,而是从地下室的小路离开了这里。

光明路4号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小路,比如说从地下室又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直接通向这里的后院,而沿着后院的管道爬上去,只要能避开监控器的四角,就可以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爬进小楼的某一间卧室。

那个黑影刚刚翻进自己的小屋里,藏好手枪、换下西装、脱下皮鞋,穿上刚买回来的睡衣。再把床单拉皱,枕头拍出凹陷,把床头的书随便翻了几页扣在床上,窗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他似乎是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穿好鞋袜,点亮了床头的小台灯,才过去打开了门。

走廊黑黢黢得,得借助着屋里的夜灯,他才看清了外面的人——是楚恕之。

“还没睡呢,沈巍。”

“没有,有点担心赵——”他顿了顿,像在想一个合适的称谓“—赵云澜,就随便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他语调温和又带笑,乍一听真像是温温柔柔的大学生。

楚恕之往房间里扫了一眼,嘴角很勉强的拧出一个笑:“房间里有点热啊。”

沈巍顺着他的眼睛看向了半开的窗户,露出了个比楚恕之自然很多的微笑:“哦,我不太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开着空调,就开点窗户通通风”

“不觉得热啊?”

“还好,我比较耐热一点。”沈巍手绕到后颈摸了摸脖子,诚恳地笑出一点牙齿。

楚恕之再要往里看的时候就被沈巍侧过的身体挡住了视线,“这么晚了,你不休息吗?”他好脾气的问楚恕之,却再不肯让对方往里看一眼。

“就睡了。”楚恕之推开一步直视着沈巍的眼睛,那双没带眼镜的眼睛里映出黑黢黢得走廊和一身黑衣的楚恕之,像是一潭黑沉沉的湖水。

他们对视了有一分钟的时候,沈巍始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着面前人审视的双眼。直到他冷笑一声,先一步退开。

沈巍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尽头才带上了门。他坐在床边,摸出了放在枕头下的枪。

——柯尔特蟒蛇烤蓝的枪身浮现出一种独特的深蓝色,在幽幽灯光下有一种死神般摄人的魅力。沈巍把拆下的消音管拿出来,它已经脏了,得再换一个干净的,他在心里思忖。

沈巍从口袋里摸出条手帕,仔仔细细地把这把左轮手枪擦了一遍,漆黑的枪管映出沈巍带着微笑的唇角,是一种冷冰冰的温柔。他擦了两遍,然后把这柄世界上最好得左轮手枪拿在手里,闭上眼睛,虔诚又恋慕地吻了吻蟒蛇冰冷的枪管。

 

赵云澜出院跟他住院一样让人猝不及防,距离被暗杀不到半个月的某个早晨,光明路4号的早饭香味还没从小厨房传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包着绷带的赵云澜就带着已经换过几轮班的汪徵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还没起床,只有嘴里叼着半个包子的郭长城跟赵云澜打了个照面,小孩一见跟没事人一样的赵云澜,直接惊地张大了嘴巴,没吃完的半个包子落到地上,滚了一圈,他万万没想到昨天早上他才从医院回来,今天就能等到赵云澜出院。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开口,郭长城惊喜地叫喊就先响彻了整个特调处“赵、赵、老大回来了——!!!!!”

这一声高亢又兴奋地喊叫直接叫醒了所有暂时住在光明路4号的成员,二楼的房门一扇接一扇的打开,先出来的是沈巍,他已经收拾整齐了。少年郎带着一股子早晨橘子一样的清香从房门大踏步迈了出来,急匆匆地扶着楼梯往下探头,刚好跟抬眼的赵云澜四目相对。

“你回来啦,赵——赵老大?”

赵云澜像被他逗笑了一样,眼睛眯起来,朝他扬了扬下巴“就叫我名字吧,你叫我老大我怪不习惯的。”

“好。”沈巍点点头,嘴角抿出个盖不住的微笑来,他眼睛亮晶晶的,隔着镜片也能看见里面明亮的光,像是早晨清早上的第一滴露水折射出的阳光。“赵云澜。”沈巍又叫了一声,隔着楼梯盯着赵云澜,像是分外舍不得移开目光。

“在呢。”赵云澜一叠声应下,朝沈巍招了招手“来,赶紧下来吃点东西。”他说完这话又往旁边看了一眼,抓着眉笔眉毛画了一半的祝红,头发还滴着水的楚恕之,穿戴整齐的桑赞,脸还没洗干净的林静,嘴里含着牙刷的大庆,全都在楼梯口探出半个脑袋。赵云澜一挥手,全部招呼下来“都赶紧的,下来开工了啊。”

 

他的声音像照进光明路4号的阳光,终于驱散了盘踞在在这里半个月的阴霾。沈巍在楼梯口看着他,看他笑容洒脱,看他双眼明亮,看他一举一动都是百般妥帖,他看着赵云澜,不由得在心里想,自己当初的一切选择,终究都是值得的。


-TBC-

评论(90)

热度(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