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4(巍澜 年下黑道AU)

*影帝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不在杀手状态下的沈巍,是有一点小鬼王的样子的。毕竟是个年下_(:з」∠)_希望大家会喜欢。


Chapter.4

赵云澜睡得不算很沉,伤口一阵阵的发疼,但是麻药让他没法睁开眼睛,他在一遍一遍地做同一个梦。

他梦见了一个小屁孩,年纪很小,大约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瘦巴巴的,眼神凶恶,嘴角还带着凝固的血迹和一团乌黑。他站在巷口的垃圾堆里,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中,像是披了件巨大的、把他从头罩到脚的斗篷。那天晚上很黑,冷风夹着暴雨扑打在巷口,从巷子深处刮出的伴随着尖利地呼号,像是某种催命的哨声。小孩站在路口被风吹得打晃,手里还捧着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饭盒,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瞳仁分明而且晶亮晶亮,像是路灯下挂着的雨丝。

赵云澜想走近一点,谁知刚往前迈了一步,就有子弹打进了他的身体,他的腰侧猛地一阵抽痛,从昏昏沉沉的梦境里睁开了眼睛。

他这一觉睡的至少做了三个连环梦,这会醒来还觉得梦里梦外的没有实感。赵云澜扭了扭身子,打算再确认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醒过来。

但是他刚动了动身子就被一双手摁住了,赵云澜沿着胳膊看上去,果不其然看到了沈巍拧着眉毛的脸。“你身上的伤才刚处理好,不要……乱动。”他似乎说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语气太过熟稔,后面两个字气势一下低了下来,责问也变成了商量。

“没事儿。”赵云澜比他要更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摇了摇手又去盯着沈巍看。他嘴角带笑,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小年轻,直接把沈巍盯了个大红脸。

“怎、怎么了?”沈巍磕磕绊绊地问他,顺便把他一直摁在他肩膀上的双手收了回去。

“没什么。”赵云澜这会儿明显睡够了,嘴角一扬冲沈巍露出了个很像早晨的阳光一样的笑“就觉得没在梦里,挺好地。”

他是觉得他没在梦里了,可是那边的沈巍觉得自己可能掉进梦里了。

“嗯。”小家伙没在看他灿烂的笑脸,低下头不知道想什么的沉思了半天,然后才抬头问赵云澜:“你喝水吗?我给你再倒点。”

他说完也没得赵云澜的回应,一个人走到前面的茶几那拿起水壶倒了些温水。躺在床上的伤患面色看起来轻松无比,用空闲的那只手蹭了蹭发干的嘴唇问:“沈巍,我跟你是在哪儿见过吗?”

背对他的沈巍手轻轻抖了一下,杯面泛起一点涟漪,有很快平静了下去。“可能吧。”沈巍把水壶放下,边说边朝赵云澜走来,他把水杯放在赵云澜手里,再万分仔细地盯着他喝完一杯水。他这会照顾人的功夫是相当的熟练细心,一点不像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赵云澜看着递完水就乖乖坐在一边的沈巍,心里有一次觉得带着他在身边还是有蛮不错的。

 

那一整天赵云澜都昏昏沉沉得,他醒了睡睡了醒,甚至连吃东西的记忆都很模糊,只记得他应该是喝了点粥,煮的软烂,米粒入口即化,带着一点清香。是赵云澜很少吃到的好味道,赵云澜想了想,问他:“这粥哪儿买的?味道还不错。”

沈巍听到这话明显怔了一下,他把碗收回去,一边给赵云澜拿下挡板一边说:“我、我自己煮的,你要是觉得味道不错我晚上再给你煮一点。”

“哟,这还真没看出来。”赵云澜侧过头诚恳的打量了沈巍几眼“看你长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居然还会做饭。”

沈巍嘴角自赵云澜住院以来一直紧绷着的嘴角终于松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像是初春的第一抹嫩芽一样好看和温柔。“……的人不会,我就学着做一点。”

他前面的声音太轻,赵云澜没听清,只好把耳朵往前凑了凑问他:“什么的人?”沈巍却是摇摇头,把小瓷碗收好,不肯再说了。

他们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赵云澜看着沈巍把东西收好后有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就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重新陷进自己的世界里。他突然想起来,他这昏昏沉沉大半天每次睁眼,看到的都是坐在床边的沈巍。他即不玩玩手机也不看书,就是沉默的坐在那里,像是一柄沉默的长剑守在赵云澜床边。

是真的耐得下性子,其实大庆说得对,这小家伙天生是吃这碗饭的。他天生适合干这一行,隐忍克制又内敛,还有不错的脑瓜子和超凡的心里素质,如果是在赵云澜的手下,他绝对会是赵云澜的一张王牌。但是赵云澜看了一眼沈巍,还是把这个想法打消了。他可以让沈巍跟着他,他可以保护沈巍,甚至于他可以把沈巍养起来,教他用枪,教他体术,或者他将来愿意,可以进入公司——但赵云澜不打算把沈巍拉进这谭黑水里,他在往出爬,就没打算再让其他人进去。干这一行,怎么说都是刀口舔血,子弹里求生的,那是千万条血路里杀出一条重围的活法,实在算不得多轻松。

“你上大学了吗?”赵云澜问沈巍。

“九月份就开学上大一,龙城大学中文系。”沈巍很快接上。

“唔……还不错。”

“嗯。”沈巍嘴里应得好,心里却打算如果真要去这大学上学他大一毕业就要转专业,他要转去学经济或者金融,好歹能帮着赵云澜打理一下公司。

他们在这一应一合了几句话就没了下文,沈巍是不怎么说话,赵云澜是不怎么想说话。结果就是他两一起闭了嘴,一个看窗外一个看着正在看窗外的那个,和谐又安静的度过了半个下午。

 

当天晚上沈巍也没有离开赵云澜的病房,这是一件让人——尤其是沈巍开心的事,可是保镖也涌进了病房,这就又是一件不那么开心的事儿了。赵云澜遇刺的第一个晚上,大庆怎么都不同意病房里只有他跟沈巍两个人。于是一件病房里塞下了七八个保镖,大庆和沈巍一个人坐在一节长沙发上一起盯着赵云澜。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把坐在那闲得无聊的赵云澜盯地发毛。

赵云澜白天睡了一天这会儿一点困意也没有,结果病房里灯也关了帘子也拉了,就剩下两双泛着光的眼睛眨来眨去,实在是很有恐怖片的感觉。

“你两别像老猫护食一样盯着我看了,”赵云澜从床头柜摸出来了个PAD,往自己曲起的腿间一放,美滋滋打算看个电影。

“医生说你要多休息,少玩手机多睡觉。”大庆嘴里说着,身体倒是很诚实,屁股黏在沙发上动都没动,嘴里还含着跟棒棒糖,说话都含含糊糊得。

“我这都睡一天了,再睡给睡散架了。”躺在床上的男人朝他两扬了扬下巴“你两,一起来看?”

“好啊”大庆一接受到邀请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朝赵云澜蹿了过去,霸占了赵云澜右边的位置。赵云澜又拍拍自己左边的空位,朝孤零零坐在一边地沈巍勾勾手“过来呀,你不看吗?”

沈巍应了一声,不急不慢地站起来坐在赵云澜左边,坐好后又像想起什么一样站起来给赵云澜倒了杯水,这才心满意足得坐下了。赵云澜看着忙活地沈巍,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们看什么?”大庆的头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往前蹭了点,毛茸茸的头发擦过赵云澜的脸颊,被赵云澜强硬地拨开了他的脑袋“你别往前凑,随便看一个就行了。”

“我要看这个!”大庆几乎上半身都蹭到了赵云澜身边,还撑着胳膊小心不要压到赵云澜的身体。他小时候被赵云澜捡回家,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左右了,他跟着赵云澜黑黑白白生生死死,已经是赵云澜亲人一样的存在了。这家伙身上还带着点奇怪的猫性,爱吃鱼爱喝奶,有时候还喜欢往赵云澜身边凑凑,被赵云澜推开也从来不介意。

赵云澜管不了他,任由对方在平板上挑挑拣拣地,中途抽空看了眼沈巍。沈巍还是坐的端端正正地样子,就是眼睛一直盯着悬空凑在赵云澜身边的大庆,眼睛藏着些羡慕。

“嘿?”赵云澜朝他一挑眉,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他似笑非笑地声音让沈巍立刻就切断了自己看着大庆的目光,慌慌张张转过头看着一脸戏谑的男人。最过分的是赵云澜这厚脸皮的人还用空闲得那只手拍了拍自己胸口“怎么,羡慕大庆?你也想靠?”

他这荡漾又带钩子的语气让沈巍轰的一下红了脸,脸一下子从脖颈烧到耳朵,看起来真是壮观。沈巍像是被赵云澜吓到了一样猛地往后蹭了一下,凳子腿刮过地面发出“吱——”的一声,刺地大庆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偏偏赵云澜还不知收敛,他手指点了点胸口,继续说:“别害羞啊,过来给你靠,来。”

“不、不用了……”沈巍回答的声音磕磕绊绊地,他简直被面前这人逼的在病房里待不下去了,眼看着就打算站起来跑路,赵云澜才大发慈悲地饶了他。结果他还是太小看敌人,等到龙标伴随着熟悉的背景音乐调上屏幕的时候,赵云澜又凑近沈巍的耳边悄悄说:“真的不用靠一下吗?”

让刚好靠近他的沈巍差点没忍住掀了床板,这家伙撩完沈巍,笑嘻嘻地打量着对方满脸的不知所措,满意地去看电影了。

他倒是心满意足乐颠颠地去享受艺术了,完全不管坐在他旁边的沈巍,这人已经被他搞得完全没了看电影的心思,满脑子都是赵云澜刚才的一举一动,和勾着他心口的、似笑非笑的那双眼睛。

屋里帘子拉得很紧,房间里点着一盏昏暗得灯,赵云澜左右环绕了一下,他躺在正中间,右边卧了只猫一样的老朋友,左边有一个新认识地小家伙。他点点头,美滋滋地在心里想要是没有这些保镖,外面再淅淅沥沥下点小雨,那就真的是很舒服的一个晚上了。


谁知电影放了不到一半,发起者就首先倒下,赵云澜先同志们一步就睡了过去。他靠在枕头上,脑袋偏向一边,睡得昏昏沉沉。大庆看了自家老大一眼,自觉得把声音关掉,又给赵云澜拉拉被子,然后趴下继续看。十分钟之后,在昏暗地房间里,好容易松了口气地大庆也趴在赵云澜床边睡了过去——只剩下沈巍一个人坐在那,目不斜视地盯着屏幕。

又过了五分钟,他似乎确定大庆也睡熟了,才小心的活动了一下坐得僵硬的身体,把还在坚持不懈播放电影的PAD收好,然后又拉起被子的一角,重新给赵云澜掖了掖。这个人这会终于有了点小孩的样子,他看了眼趴在赵云澜胳膊旁呼呼大睡的大庆,又看了眼赵云澜,小心翼翼地趴在了床边。

赵云澜刚好是朝他这边侧过脸睡的,沈巍就枕在胳膊上看着赵云澜垂下的睫毛和蓄起胡子的下巴,还看了看他闭着的眼睛,就是没敢在把目光落在赵云澜的嘴唇上。

二十分钟后,沈巍也闭上了眼睛。这间挤满了保镖的、昏暗的病房,突然就有了种家的感觉。

 

-TBC-


评论(87)

热度(2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