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2 (巍澜 年下黑道AU)

*影帝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融合中国特色和意大利风情的黑道AU,中式黑手党_(:з」∠)_……


*本攻略不具有普适性,情慎重使用。若有差错,概不负责。


Chapter.2

当赵云澜好不容易推杯换盏哥哥弟弟好姐夫一轮下来得了点空,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这个赵小公子做得实在是亲民,比那个总是板着一张脸的老爹赵心慈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赵心慈在位的时候,一向是生人勿近鬼神退散,临下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想这父亲是这幅样子,手底下的儿子还不知道是怎样一副心狠手辣冷面阎王。

结果心狠手辣可能占了点,毕竟干这行的这是硬性要求,但是这堪称教科书般的为人处世,真的有时候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赵心慈的儿子,不过也多亏他这好手段,赵家的地盘和产业在他手上是一扩再扩,这次又是各家大爷天天给自家不成器的二世祖在嘴里念叨的“赵小公子了”。

赵云澜往坐在沙发角落的大庆和沈巍边一站,硬生生给这场景逗笑了。大庆一副二五不挂的样子在那埋头吃点心,一旁的沈巍明显已经被灌了几轮了,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直挺挺地,就是眼睛连对焦都不会了,抬头看向赵云澜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放空的。

“别吃了死猫,我让你看着这小子你就这么给我看着的?”赵云澜首先问责大庆。

“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是他们听说是你的小情人都上来要喝一杯。”大庆不慌不忙地把小点心吃完,然后用与语气完全不相符的敏捷从沙发上跳起来避开了赵云澜今晚第二次撩过来的腿“真的我看着的,他就喝了一口香槟就不行了,真的,就一口。”

大庆也没想到这小子酒量这么差,他还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看他能喝几杯呢,结果一口抿下来人就眼神直打飘了,吓得大庆赶紧转移阵地,把人挪到了最里面的小沙发上。中间好几次试图唤回沈巍的神志,得到的只有沉默。

“这怎么还成我的小情人了?你也不知道替我说两句。”赵云澜伸手又要薅大庆的头,被对方闪了过去。

“那谁让你开始要用这招,我感觉这小子压根一点影响没受,真的”大庆刚躲过赵云澜一巴掌,转头又凑过去“你不考虑拉他入伙?我看他前途无量的啊”

“行了”赵云澜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蹲下身,手在沈巍面前晃了晃“醒一醒,沈巍,沈巍?”

沈巍的眼睛相当努力的聚了一会焦才把目光放回在赵云澜的手上,又过了好一会才努力的点了点头,点完头后又把目光挪回赵云澜的脸上,仿佛在等他的下一个指示。

赵小公子是真拿这人没了办法,只好叹口气,抓着他肩膀往起一拉。“先跟我回去吧。”幸好沈巍还勉强保有那么一丝神志,被他一拉就站了起来跟在后面。只是这个直线是走不成了,得歪歪斜斜地蹭着赵云澜才能走出去。

“对了,你跟那个张先生谈了些什么?”罪魁祸首此刻一身轻松走在赵云澜身边,抽空还瞄了眼神志不清的沈巍。

“没什么,帮个小忙的事儿。”赵云澜还扯着沈巍,那张如春风般温暖的脸一离开人群就像换了个季节,整张脸上的表情迅速凝固下来,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眼里隐约透出些不耐烦来。“回去再说。”他垂下眼皮,眼睛似乎不经意地掠过沈巍头顶,却是不打再多说一句了。

大庆一向是懂赵云澜的了,也很快闭上嘴,直到两人到达光明路4号前,他们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光明路4号卧了一栋小楼,占地面积不大,藏得相当隐蔽,推开大铁门向里就常年有看似悠闲的门卫把守。这地方对外称呼起得好“蔚蓝股份有限公司特别调查处”但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这是赵家的老窝,所有见不得光的事情,都要到这里来求赵云澜。

赵云澜这个人一向特立独行,接过他爸的摊子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光自己拉帮搭派建了个小团体,起了个名字叫“镇魂”,洗白后更是直接把那些家伙独立了出来,造了个特别办事处把大家一股脑塞进去,从此赵家所有灰色地带里的事情,都流进了这栋角落里的特别调查处里。

他们三个人进来的时候特调处里还亮着灯,这里常年都有人看守,早晚班轮换,是千万不能缺人的地方。

“你们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跟男朋友闲聊的汪徵首先反应过来,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就看见赵云澜从身后拽出个大活人,当即愣在了沙发上。“这……?”小姑娘指指沈巍又指指赵云澜,把头转向了大庆。

“他……还没走?”汪徵用眼神提问。

“不知道老赵怎么想的。”大庆用眼神回答。

“那……”

“工作时间,禁止眼神交流。桑赞——”汪徵跟大庆新一轮的眼神问答很快被赵云澜制止,他把迷糊的沈巍往前推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又把人拉了回来。

沈巍看起来是真的醉得不轻,被赵云澜扯来扯去也一语不发,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

“算了我自己来吧。”赵云澜咕哝了一句,把沈巍带进了办事处某个为夜班员工准备的小单间里,临走时他瞟了一眼桑赞,这个已经跟了赵云澜好几年的小伙子立刻悄声跟了上去,守在门口等着赵云澜。

赵云澜很快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整了整领结,把一路折腾有些发皱的外套拿下来搭在臂弯,凑近桑赞的耳边悄声说“今晚加强警卫,天亮前看好他。”

吩咐完正事儿后赵云澜就匆匆下了楼,没人知道房间里的沈巍转过身,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清醒而深沉,哪里像个醉酒的人。

 

“老赵,回吗?”大庆把手里的茶杯放下,抬头看着从旋转楼梯上下来的男人。

“回啊,怎么不回。”赵云澜随手抓过搁在长桌上的钥匙,扔下一句“同志们继续加油啊”就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大庆小跑几步跟上他“我还以为你会留在那里。”

“没必要。”赵云澜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等大庆坐在他旁边后才接着说:“我总觉得——他不会害我。”

大庆没接话,他知道赵云澜还有话要说。

果然,赵云澜沉思了一会儿就斟酌着又开了口“我感觉这人应该不像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但是又感觉他应该不会害我——我总觉得,应该跟他在哪儿见过。”

“我给林静打个电话,让他再好好查查这个沈巍。”大庆没对赵云澜这话发表意见,只是摸出手机来发了条消息。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今天张先生跟你说什么了?”

“想从咱们这借点人,他最近好像缺人手。”

“怎么回事?”

“他没跟我仔细说,过两天他上门来谈。”

 

赵云澜说完这话就闭嘴了,他把眼睛转向正前方专注地开着车,他这个人在私下话实在不多。只要大庆不来跟他说话,他就能像尊雕像一样沉默的度过每个晚上。

这会儿是夜里12:00整,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赵云澜车开得不快,他们穿过龙城的几道大街小巷的时候大庆还能看见一抹一闪而逝的黑影——速度很快,提着个箱子,一身黑衣。于是大庆就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被消音管吞没的枪声出现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可能还会有哭喊,还会有家庭医生和呼啸而来的救护车,但是已经没用了。

“老赵。”

“嗯?”

“你最近要小心点,”大庆没转过身,他的眼睛依旧盯着黑影消失的方向,仿佛只是顺嘴一提地事儿。“关于毒品,还是老样子吗?”

“老样子。”赵云澜没有丝毫犹豫“底线问题没有改动的可能性。所有我们名下的家族一旦涉毒,全部追查。”

赵小公子有个底线问题,是龙城人尽皆知的。那就是毒品坚决不在赵家的生意范围内,不仅赵家,他名下所有依附赵家的各个家族也不许涉毒,一旦被发现跟毒品有关,由赵小公子亲自清理门户。八年前龙城地下刮起第一波毒品热的时候,就是赵小公子坚决不同意毒品交易渗入他们的流通网,当时20岁的赵云澜以一己之力力排众议,推掉了所有的毒品邀请,封堵了家族内所有的毒品交易。

就是那一年,赵云澜被高价买命,差点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也就是那一年,死里逃生的赵云澜带领他的“特办处”肃清了赵家旗下的所有地盘,给自己从枪子和血海里挣了个新的称呼——“鬼见愁”。

“今年毒品的风又要刮起来了。”大庆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小区门,打了个哈欠。

“没办法,经济效益不行的时候总有人喜欢走些歪门邪道。”

 

他们说话间已经进了停车场,赵云澜把车停好,先下车站在一边等着大庆。大庆刚从赵云澜车的犄角旮旯里摸出袋鱿鱼丝,正美滋滋地准备带走给自己加个夜宵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几乎是在后视镜的死角处,一管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赵云澜。

“老赵!!!!!”大庆猛地推开车门拔出枪就冲了出去,几乎在同时赵云澜转过了身。

他是在千百发子弹里搏过命的人,当即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一梭子弹猛地擦着他腰侧穿过,第二枪很快补上,但是由于大庆的干扰只蹭过了左大臂——不算致命伤,但是赵云澜仍能感觉到从腰侧和大臂猛然撩起来的灼烧感,赵家家主踉跄了两步跪倒在地,咬牙从腰侧拔出了枪,柯尔特蟒蛇和M1911的子弹迫不及待地从枪膛冲了出来,尖啸着扑向暗处的敌人,血从黑暗里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第三发子弹划破空气,打进了那团黑影的大腿。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第四发子弹就钉死了他的右手,紧接着,第六发子弹摁住了他的第二条腿。他只来得及晃悠一下,就从黑暗里跌了出来,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这场暗杀来得快去的也快,短短的几秒钟就结束了。大庆还握着枪挡在赵云澜身前,杀手的身体甚至比他的冷汗更早砸在地上。

“老赵,你怎么样了?!私人医生已经快来了,你忍一下!”

“没事儿……”赵云澜脸色发白,嘴唇打着抖,声音却平静的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那个人带回去,保护监控,林静祝红守好特办处,楚恕之到医院来。”

地下室的灯很快打开,保镖护着家庭医生先一步赶到。救护车的嘶鸣穿破黑暗,光明路四号沉寂已久的警报又一次响彻夜空。

在一片混乱中,没人注意到停车场还躲着个人,那人身材很好,高挑匀称,他站在阴影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赵云澜的方向——那里只剩下一滩干涸的血迹。


-TBC-

*因为真的特别喜欢《教父》所以这篇文可能受教父影响很大,我这个菜鸡水平跟致敬是搭不上边的,只能说有些可能会设定和有些梗来自《教父》,就比如说这个赵家和旗下各种依附他的家族,就是来源于《教父》的。


评论(70)

热度(2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