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1 (巍澜 年下黑道AU)

*影帝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又来啦!想写一个年下的黑道AU!


*本攻略不具有普适性,情慎重使用。若有差错,概不负责。


Chapter.1

道上的赵小公子多了个新宠,这是最近才传出来的消息。据说身旁的这个新人还是个小家伙,莫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倒是赏心悦目的很,生了一副白白净净的好面孔,睁着眼睛一脸无辜看着你的时候真是让人发不出脾气来。虽然年纪小,可胜在宽肩窄腰、身姿挺拔,往那一站,是很有一种玉树临风,温润君子得感觉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乖巧聪明,只听不说,赵小公子对这小家伙也相当信任,什么事儿都带他一份,赌场,酒吧,夜总会,甚至只要是赵小公子办事儿的地方,总能看见这个小家伙。有时候是大庆,有时候是楚恕之,甚至还有提着一根棍当降魔杵的林静一份。小家伙胆子也大,就算见血见枪子也不躲不避,比一开始跟着楚恕之的郭长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于是渐渐就有人的眼睛往小家伙身上飘,看他西装得体,偶尔还带着副金丝边眼镜,这眼镜一遮就又是另一幅模样,看起来把年龄拔高了几岁,赵小公子这么喜欢也不足为奇了。

又有消息说今天赵小公子就要带着这个家伙在龙城真正露一次面,这次是赵小公子新公司开业的晚会,请地都是道上的人。赵小公子这个人,一副好皮囊再加上一颗七窍玲珑心,一贯很会做人的。前些年被人花钱买命,死里逃生出来一回就开始洗白产业,赶上国家扶持的春风,黑白通吃八面玲珑,做得是有模有样。在这里算是独独一份了,这么个人的酒会,那肯定是能来的都得来,该来的都要来。

老朋友恭喜的,手下败将示好的,还有想求着办事儿的,统统都得齐聚一堂,等着这位传说中的赵小公子和他那传得沸沸扬扬的新宝贝。

 

这边人在酒会翘首以待,那边赵小公子赵云澜在车里盯着坐在旁边一动不动得小家伙发愁。

“唉,我说你这最后的机会了啊,外面人怎么说你的你这两天也应该清楚,”他把夹在手里的一根烟点起来,隔着雾气看向小家伙绷得紧紧地面皮“你要是现在下车,去你该去的地方,该帮你澄清的我一句不少,你要是不下车跟着我走了,以后你知道会怎样吧?”

赵云澜的声音很低,指腹暧昧地蹭着身旁人的耳垂,是明眼人都知道要做什么的姿势。可是这人还是那副老样子,端端正正地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说出了那句赵小公子这两天耳朵都要听腻了的话

“我不走,我就要跟着你。”

他这话一出,赵云澜整个人就像卸下了某种伪装一样,他身体猛地往后一靠,挂着笑得脸一下子变得愁苦起来,眉毛挤在一起,嘴巴也往下撇:“唉我的爷,沈巍,我把你叫爷了,你这非得跟着我是干什么啊,你回去念书读你的大学,哪个不比我这好?你怎么就非得呆在这?”

哪儿都不比你这好,沈巍心里不屑一顾,嘴里却还是机械地重复那句话:“我不走。”

赵云澜听得一阵烦躁,直接往副驾驶座上踹了一脚:“死猫你看你干这事儿,这个月你都别想吃到鱼了我告诉你!”

副驾驶上坐着的大庆直接往前蹿了一大截,他刚想开口替自己的小鱼干伸冤,一转头看见赵云澜的脸色又把嘴闭上转了回去。这段时间赵云澜真是被这个沈巍折腾地不轻,准确来说,他们整个赵家都被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家伙折腾地不轻。

 

他出现在一个天气不错的下午,大庆跟赵云澜要去谈点公司的事儿。他两没找司机,大庆好不容易出息一回,扬言要带赵云澜走一条他最近发现的捷径,结果捷径没找到,倒从天上掉下个大活人。大庆刹车踩不急,一大团黑影直接扑在车前盖上,差点给拖进车轮里。

两人下车的时候躺在地上那一坨勉强可以称之为“人”的黑影,已经人事不省了,只有出得气没有进得气,身上好几处刀砍地伤口,衬衣都变了颜色,血腥气浓得呛人,就是大庆也忍不住皱了皱鼻子。赵云澜没办法,只好让大庆先把人带回去给看看,结果这人一带进他们光明路四号的老窝,就再也没出来。

清醒后的沈巍简直就是个一问三不知的复读机,一张嘴什么也撬不出来,只对赵云澜的问话有反应。不过这反应还不如不反应,他睁着双大眼睛盯着赵云澜就重复一句话:“我不走,我要跟着你。”一度让赵云澜以为他是个人形自走复读机。

特调处众人轮番上阵,连审带吓,沈巍就是不动如钟,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赵云澜。最后赵小公子把枪都掏出来指着沈巍的太阳穴了,他还是那副泰山崩于面前而色不变的样子,仰着头看着赵云澜说:“我不走,我要跟着你。”

那仰视地眼神像是幼崽看见了雄狮,又像是初生的小狼看着狼王,带着些渴望,孺慕和隐晦的爱,赵云澜没在这种眼神下坚持多久,就长叹一声扔开了枪。

硬的不行来软的,黑道出身的赵小公子很快想好了新对策,楚恕之打头,大庆林静祝红紧随其后,就连郭长城都用上了,带着沈巍奔波在赵家旗下的各种赌场、会所、酒吧,地下产业带他走了个遍,还顺便散播了些怪不好听的流言蜚语。就连审讯室都让祝红领着参观了好几次,又是见血又是见枪,剁手敲骨一个不落的给这小子来了全套,为得就是让他知难而退。

结果沈巍表现的居然比当初第一次见识到这些的郭长城还要争气,脸色除了苍白了点再没啥变化,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适,甚至还能在每一次结束后顽强且执着的继续向赵云澜表忠心“我不走,我要跟着你。”相比来看,现在都不太能见这些的郭长城倒更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硬生生把赵云澜给逗乐了。

这一套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也不动打下来,就算是赵云澜也黔驴技穷了,他看着坐在他身旁手放在膝盖上的沈巍,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力感。

 

“行吧行吧”赵云澜整了整衣服,打开车门迈了出去。他活动了下肩膀,转过头睨了眼还坐在车里盯着他的沈巍,中气十足地喊了声:“还楞着干嘛呢,下车。哥哥带你长长见识。”

沈巍这下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天来的第一个笑,他扬起脸,微微翘着嘴角应了声“好。”这一下总算是有点孩子气了,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在昏暗的车里也是遮不住的好看,就着漏进来地一点白光,看起来倒真的有些耐人寻味。

赵云澜被这笑晃了一下眼,突然在心里有些不道德地觉得,留这么个小家伙也是蛮不错的,起码这个小美人他看着是很舒服的。

 

赵云澜带着大庆和沈巍出现时,整个大厅默契地沉默了几秒,所有人的眼神都在往这三个人身上飘。

这里的人都是认识大庆的——赵小公子还是个小孩子时捡回来的小孩,从小跟着赵云澜一起长大,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像只家猫。但赵云澜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所有人都知道跟大庆是分不开的。他做事利索,脑筋活络,杀伐决断更甚上一届的军师,如果说赵云澜是年轻的考利昂,大庆就是他身边的阿班旦杜,没人会怀疑他为赵家做得贡献,也没有人会不熟悉这张几乎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脸。

于是一部分眼睛就若有若无地落在了剩下那个人身上,他穿着一身挺拓的黑色西装,宽肩窄腰,身材匀称且修长,垂着眼睛几乎是堪称乖顺地站在赵云澜身旁,比大庆离赵云澜还要更近一点,那距离不是副手的保护,是情人的亲密。

哦——于是众人明白了,这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小家伙。隔着晚宴的灯光看下来,确实是能吸走在场不少女士的眼睛。但是小家伙也是真的听话,从来都目不斜视,要么垂下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要么就偏一点头看着赵云澜的侧脸。

赵云澜刚走没几步,一个满脸堆笑得家伙就迎了上来:“赵小公子,恭喜恭喜啊。”就这么一个照面,赵云澜那副冷若冰霜的脸立刻解了冻,“哪里哪里,多亏了有张哥您帮忙。我年龄小,不懂事儿,能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感谢大家的帮扶。”他握着张先生的手用力摇了摇,脸上那副表情显得真诚且殷切。

他这话一出,气氛又迅速活跃了起来,众人小声的交谈和女人衣摆上的香水一起在大厅里蔓延开。

这位张先生的寒暄很快结束,他把眼睛往一旁的沈巍身上一转,故作轻松随意地问道:“这位是……?”

“哦,你看我这脑子,把这事儿给忘了”赵云澜抬高音量,手臂绕过沈巍,在他另一侧肩膀上哥两好地拍了拍,力求显示出他和沈巍关系的纯洁无瑕来“这是我弟弟,今天刚好没什么事儿干,就带他来这转转。”

说完摁着沈巍的肩膀把他往大庆那一推,又随手拿了支漂亮的酒杯:“死猫你带他到处转转,我跟张哥好好聊聊。”

张先生忙不迭地点了点头,临走之前还转头看了眼沈巍,这一眼可不得了了。张先生就眼睁睁看着这个好看的小家伙被赵云澜推到大庆身旁也一句话没说,就是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眼睛里带点不解、迷茫,和一种不知所措的慌乱来,像是被强行从大树身上剥离的藤蔓,又像是突然被赶出族群的幼崽。得亏赵云澜没回头,不然百分百要被沈巍这酣畅淋漓地表演给吓一大跳,沈巍也彻底不用待在这儿了,刚好赵云澜最近有往娱乐圈发展投资的想法,打包打包赶紧就送去为公司做贡献。

倒是目睹了全程的张先生觉得自己无意窥探到了事实的真相——哦,原来赵小公子还喜欢玩这一套。张先生点了点头,认认真真地把这一条记在了心里的小本本上。

-TBC-

评论(126)

热度(4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