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德拉科·马尔福最讨厌的魔法生物 Chapter.2(德哈 人鱼设定)

*德拉科X人鱼哈利

*只是一个傻白甜的恋爱故事

*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
Chapter.2

——“我还是原来的意见,卢修斯。”

模模糊糊的,德拉科听见他母亲的声音,那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却有着掩不住的愤怒和担忧,德拉科很少听见他母亲用这种奇怪的语气跟他父亲说话,他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西茜,这只是个意外,没人能在马尔福庄园伤害到我们的儿子。”

——“那可不是人。”

母亲应该是笑了一下——为这个并不好笑的笑话,德拉科在他乱七八糟的脑袋里分析,他这会儿还有点晕乎乎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茜茜,这事不会发生的。”

然后是母亲的一声叹息,像是无奈的妥协。德拉科眨了眨眼睛,他这会其实已经醒来了,可他不想出声。这个小少爷有预感自己一旦醒过来面对的一定会是一个生气地卢修斯·马尔福。虽然卢修斯平常对他可以说是溺爱,但德拉科最害怕的还是生气时的父亲。为了避开这个,他可以躺在床上装晕一天,德拉克闭紧眼睛,下定决心不去直面困难。

纳西莎跟卢修斯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他们又说了些德拉科听不懂的东西,德拉科听得不耐烦,他很想换个姿势,可是又怕被纳西莎看见。

——“我得先离开了,茜茜你陪一会他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卢修斯的这句话几乎让小男孩喜极而泣了,再忍忍,再忍忍他就可以睁开眼睛了,德拉科悄悄放松了绷紧的身体,舒了口气。

“西弗勒斯马上就来了,我先带他去看看那条人鱼,他最近事很多,只能呆一小会。”

“什么?斯内普先生不应该是来看看我的吗?!都怪那个该死的人鱼波特。”——德拉科愤愤不平的想,在心里安静的骂。

等大马尔福的脚步终于消失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小马尔福才舒了一口气,他把眼皮挑开一点,果不其然看见了纳西莎担忧又欣喜的脸。

 

比起德拉科房间里轻松的氛围,他爸卢修斯这边真的可以称的上是寒冬了。以阴损闻名的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会正抱着双臂一语不发地看着他,眼神绝对不算和善。

“我假设——”

开始了,卢修斯在心里叹气,在他嘴角的假笑已经快挂不住的时候,斯内普终于大发慈悲的开了金口。“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不是让我来跟你互相‘欣赏’的,你实在不符合我的审美。”

“当然不是,我亲爱的朋友”卢修斯退后一步,露出一直被他挡在身后已经昏迷的人鱼——小家伙因为漂浮咒浮在空中,周身包裹着一层水泡。

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脸色灰败,胸口和尾巴到处都是细小的割痕,那条原本漂亮的尾巴正有气无力地摊在水里,一动也不动,呈现出一种惨淡的白色。

“我听说”卢修斯拖长了声音,他看见斯内普的眼睛亮了一下,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像是灰烬里偶尔翻出来的一点火花,在空气暴露的瞬间就彻底的熄灭了“你会人鱼们治疗的咒语?西弗勒斯。”

“事实上,我更擅长解剖它们,而且我很愿意为你展现我的技术。”斯内普很快移开眼睛,他看向卢修斯,声音里有怒气慢慢的聚集起来。

而他对面的男人仿佛对他的愤怒置若罔闻,尽管他是最清楚斯内普为何生气的人,卢修斯依然拖着长长的调子,全然不顾对面的人很有可能在考虑怎么杀了他。“你看,西弗勒斯。我跟人鱼们达成了一个小小的协议,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小家伙不小心受伤了——我得在今天下午某些人来视察工作的时候解决这个小问题,毕竟我们都那么乐于助人,不是吗?”

“人鱼?”斯内普几乎是用鼻子喷气了“马尔福的生意终于做到动物身上了?你拿什么做的交换,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是你的那条命,这样我就能有哪怕那么一天的安生日子了。”马尔福终于开始贩卖神奇动物了?真是了不起地一大步。斯内普嘲讽地勾起半边嘴角,在脑子里恶劣的想。

躺在水泡里的小家伙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睁开眼睛发出声低低的呻吟,他可能做了个噩梦或是其他的什么,毕竟他离开家太久了。卢修斯转了转手腕把他推向斯内普面前,一身黑衣的男人猝不及防地撞上了那双来不及合上的绿眼睛。

尽管只有短暂的一瞬间,斯内普还是僵在了原地。人鱼的眼睛很快的闭上了,但斯内普却没法忽略刚才看到的东西——那真是,太像了。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朝心脏倒流,他的心脏从来没有一刻跳动的如此有力和绝望,斯内普听见卢修斯的声音,像在念钻心剜骨。

“当然不是你想的这样,西弗勒斯。我只是帮它们一个小小的忙——给这个小家伙提供全方位的保护,来保证它在成年前能被被迫跟他分开的父母接回去而不是某个仇敌找到然后杀死,”卢修斯的声音停了停,仿佛在让斯内普做好准备听下去。

“他叫哈利,哈利·波特,有双跟莉莉一模一样的眼睛。”

就在这句话被卢修斯说出口的一瞬间,斯内普感觉他所有涌向心脏的血都停了下来,那颗心也沉了下来,跌进胃里。他的头僵硬的转向那个还在昏迷的孩子——莉莉的孩子,一条小小的人鱼。

斯内普张了张嘴,然后他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感谢你告诉我这个,现在我更想离开了。”

“别这样西弗勒斯,莉莉会感谢你的。”卢修斯说。

“而我会杀了你。”斯内普绷紧了脸瞪着卢修斯,强忍着给他扔一打恶咒的冲动。

两人对峙了好一会,卢修斯才慢吞吞的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那是个很简单的瓶子,没什么花里胡哨的装饰——一看就不是马尔福家的。

“这是莉莉给你的东西。”

这句话让魔药大师愣住了,他仿佛又看见了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天气晴朗,阳光正好。黑湖的水面波光粼粼,红色头发的人鱼朝他微笑,眨了眨那双像是用水画出来的绿眼睛。

“你好,你能帮我找束百合吗?”她的声音轻轻地,好像在唱歌。

 

沉默了很久,斯内普终于动了动他的嘴唇,一串咒语从牙齿间溜了出来,金色的光芒像是母亲的吻一样轻柔地落在哈利的伤口上——卢修斯说得对,他是记得这个咒语的。他在给这个男孩用人鱼语念治愈的咒语,一如当年他母亲对自己一样。

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那段记忆是他心里最深的秘密。这么多年了,那个红色头发的小人鱼仍旧在斯内普心里哼着歌,眼睛清亮。他还记的那么清楚,她的孩子却已经住进了马尔福庄园。

沉默在两个男人之间蔓延,过了很久,久到他看见那孩子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愈合,身上光滑的不留一丝痕迹。斯内普张了张嘴,他想问点什么,但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卢修斯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似乎也想问些什么,但也跟他一样什么都没说。

在呼吸声中斯内普突然想起来他房间里小心翼翼保存起来的百合还在,那朵被施了魔法的百合仍在地窖盛开,它原来的主人却已经回到了海洋的怀抱。

恍惚间这个荣誉加身的魔药大师好像又回到了在霍格沃茨籍籍无名的那些日子,午后暖洋洋的日光下,黑湖里的人鱼轻声歌唱。那是他听过的,最美的声音。

 

上午的治疗一结束斯内普就离开了,黑色的袍子在他身后没有气势的翻滚,看起来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与心里百味杂陈的斯内普不同,马尔福庄园的卢修斯则是对结果再满意不过,小人鱼身上的伤已经痊愈的不带一点痕迹,已经可以像没事人一样在鱼缸里游来游去。只要哈利不说,卢修斯有自信能瞒过他那个棘手的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鬼知道为什么连人鱼都有了个教父,还是个布莱克家族的教父,卢修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卢修斯看着不知道溜到哪个角落去的人鱼,曲起手指敲了敲缸壁“你真是个不小的麻烦,是不?波特先生。“

哈利从一堆水藻里探出他乱蓬蓬的脑袋看着坐在鱼缸旁的卢修斯·马尔福,男人低沉的声音被水隔开,分割成简单的字词。哈利听不懂那些,他缩回脑袋,吐了几个小泡泡算是回应。

“但愿你们能给我一些真正的好东西。”马尔福家主嘟囔了一句,站起身来准备迎接那个大麻烦,小天狼星·布莱克。

小天狼星的目的性很明确,他甚至都懒得跟两个马尔福寒暄一句就直接让马尔福领着去见他的宝贝教子——或许是宝贝教鱼?男人嘴角拉出个近乎嘲讽的笑,灰蓝色的眼睛看着那对教父子。

年轻的巫师对着鱼缸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些单词像是从嗓子里飘出来的一样,却沙哑又刺耳。他敲了敲缸壁,立刻有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从水草里冒了出来。小人鱼的眼睛在看到面前的人之后猛地亮了起来,他发出声急促的叫喊,冲过去就隔着玻璃给了小天狼星一个吻,露出了来到这个庄园的一个笑容。哈利咧开嘴巴,尾巴拍打着暗流,兴奋地在水里打着转。他伸手攥住小天狼星伸进水里的手腕,任由教父把自己拉出湖水,盖上斗篷。

卢修斯和纳西莎看着那个一直对周围环境兴致缺缺的小人鱼露出了水面,哈利接触空气的部分变得与人类别无二致——他有了人类的耳朵,光滑的手臂和两条腿。不得不说,即使是以马尔福的角度,哈利·波特也不算是一个难看的男孩。

教父子见面,两个人都很高兴,小天狼星也不在意自己的袍子被教子身上的水珠弄的乱七八糟,他揉揉哈利的脑袋,把他的头发弄得四处乱翘。

“在这里怎么样,哈利?”

卢修斯·马尔福看了纳西莎一眼,他的伴侣依旧是那副有些冷淡的表情“我不赞成把他留在这里,介于他差点淹死我的儿子。”纳西莎用行动诠释了她之前的意见。她站在那里,神情寡淡,听不懂也不想听懂那对教父子之间的对话,比起有些不安的马尔福家主,马尔福夫人倒是显得神态自若,她真的巴不得他的堂弟大发慈悲把这个定时炸弹送走。

一直低头听着哈利说话的小天狼星突然抬起头,他看着马尔福夫妇,灰色的眼睛里掺了点惊讶。“哈利说,要向你们道歉。”

-TBC-

评论(4)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