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长路漫漫 Chpter.1(Credence/Newt 哨兵向导AU)

*哨兵克雷登斯X向导纽特

*角色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Chapter.1

“时间到了,放他出来吧。”

克雷登斯在角落里缩起身子,他的后背贴着墙壁,冰凉的空气沿着他的皮肉,渗进他的骨血里,克雷登斯打了个颤,因为寒冷或者别的什么。

他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听见牢门被推开的声音,然后他听见那个向导的声音,像是从深渊里钻出来的风。

“你就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拖得很长,似乎是专门为了加上那一点让克雷登斯忍不住躲起来的轻蔑“默然者。”

克雷登斯知道这个词语,他们通常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没有精神体,容易失控的哨兵,因为没有得到塔的帮助而在旁人看怪物的眼光中过分压抑自己以至于偏离正轨的孩子。他把头压得更低,强行压抑住那些让他濒临失控的恐惧、迷茫和疼痛,他没有回应那个向导,只是把自己用力地贴在墙上,粗糙的墙壁磨蹭着他的后背,熟悉的疼痛感又唤起了不少回忆——这让克莱登斯抖得更厉害了。

“他不爱出声,很少回应别人。”门口的守卫往里面瞟了一眼,很快地转过了头“直接带走就可以了。”

那个向导回过身看着门口,用眼角撇着不住发抖的克雷登斯。在得到一阵长久的沉默后他耸了耸肩“看来你是个小哑巴,不是吗?”他声音带着一点笑意,跟这地方湿冷的空气混在一起,揉成令人恐惧的味道

男人蹲了下来,朝克莱登斯伸出手。

不,他不想过去。那些黑暗的地方,恐怖和疼痛如影随形,仇恨和愤怒浸透骨髓。克雷登斯下意识地摇头,从喉咙里吐出低低的呜咽,向阴影更深处躲去。

“过来,快点。”向导终于没了耐心,他往前一步扯过克雷登斯的手腕。咔哒一声,克雷登斯听见了自己手铐落在地上的声音,他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黑暗,失控,以及无止境的伤害和被伤害,克雷登斯握紧了拳头,把那些蜿蜒的疤痕埋进手心。

那人走的很急,步子匆忙,克雷登斯拖着发抖的腿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他觉得自己应该停下,可他不敢停下,他害怕拒绝之后随之而来的惩罚。

幸好那人的注意力没放在慢了几步的克雷登斯身上,“不相关的人员全部清出去,还有那个,之前接触他的女哨兵——叫什么来着,也清出去。”这句话让一直低着头的青年猛地抬起了头,他记得那个人,他记得那个哨兵的——蒂娜·戈德斯坦恩。

克雷登斯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想在脑海里回忆起那个哨兵的样子。脚步匆忙的向导很快注意到这一点“快点。”他皱起眉毛,猛地拽了一下克雷登斯的手腕,攥的他生疼。“别让我等太久,不然有你好受的。”男人的声音像一把冰冷的匕首,贴在克雷登斯裸露的脖颈上,让他弓起身子,重新低下头。

 

克雷登斯跟向导来到目的地的时候无关人员已经清空了不少,只剩下少部分见过克雷登斯的哨兵向导仍然守在那里,克雷登斯缩着脖子左右张望了一下,很快看见了那个不算陌生的身影。她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旁边有一个拎着箱子的男人。

“停下来,克雷登斯。”蒂娜看着那个身体紧绷似乎随时准备躲起来的男孩,轻轻摇了摇头,无声地乞求。

“她怎么还在这?把她带走。”向导挥了挥手,脸色难看。

他们之间隔着子弹掀起的薄雾,火药味和痛苦的喊叫声钻进空气的每一个角落,他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好了,别畏畏缩缩的。”男人拉了克雷登斯一把,冰凉的指腹像蛇一样贴在他的太阳穴上。

克雷登斯不敢抬头,子弹蹿出枪膛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让他重新回想起弹片绞进皮肉的痛苦。他太害怕,太害怕了,可那个向导并不打算放过他,他还在靠近,声音里带着终于忍不住冒出来的烦躁“快点,默然者,我没有那么多耐心。”

向导轻而易举地击碎了克雷登斯原本不堪一击的精神屏障,刺激男孩脆弱的神经。恐惧如粘稠的潮水一般将他包裹,克雷登斯哆嗦的越来越厉害,他张大嘴巴想呼吸,却只能闻到血的腥味,过往不堪的回忆被重新翻找出来,他无处可逃。

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女声,克雷登斯闭上眼睛,在周围人的眼神中放任自己发抖的身体被愤怒和恐惧淹没。

“停下来,我可以——”

他最后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干燥柔软的像是想象里某个夏天午后的风。那声音很短,还未落地便被尖叫淹没。

 

纽特没想到自己在美国还能看到默然者,那个男孩——明显是怯懦的,不情愿的。纽特能感觉他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他应该是个优秀的,能够令人骄傲的哨兵,而不是现在这样子。

尖叫和水泥破碎的声音伴随着围绕克雷登斯的黑雾一并产生,脚下的土地绷开巨大的口子,像是被扯开的伤痕。那团黑雾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疯狂的四处流窜。

“先生,请跟我离开。这个家伙已经进入狂化状态,他的攻击不分敌我。”刚才那个向导冲了过来,他的外套下摆被风掀起,声音也被吞没。

“可那还有个孩子。”纽特被拽的往前走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说真的,现在向导的力气都这么大?

“孩子?默然者可不算是孩子。”向导又拉了纽特一把,似乎是打算强行把他塞进车里。“等他力气没了,他就会恢复原样,我们找到他,把他关回去。”男人摊开手,脸上写满了轻松“瞧,就这么简单。”

“关回去?”纽特侧过身子避开那位向导的手,他急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他这样很危险,你们不能这么做。”

“我们当然可以,斯卡曼德先生。现在您得跟我们回塔里去。”

默然者还在咆哮,黑雾包围着他缩成一团,卷起灰尘和石块,可纽特能感觉到那孩子的害怕,他在找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一个不会有人伤害他的地方。

“他在害怕。”纽特声音很低,近乎喃喃自语。

“抱歉,什么?”

“我得去帮他,我是个向导,抱歉。”纽特向后退了一步,挺直了腰看着那位向导。

“不,你得跟我们回去,狂化状态的默然者会伤到你。”向导的眉毛皱成一团,他想伸手把纽特拉回来,却被这个瘦瘦的年轻人避开了。

“他一开始就没打算伤害任何人。”纽特认真地反驳,他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与他不相符的强硬。默然者仿佛也因为这句话平静了下来,他停下了动作,不再咆哮。

穿着孔雀蓝大衣的年轻向导又后退了一步,跟对面人隔开一段距离。他抿着嘴巴看了那男人一眼,转身向克雷登斯的方向跑去。

默然者敏锐的察觉到陌生人的靠近,他重新缩成一团,发出野兽受伤般的咆哮。

“放松点,克雷登斯,我不会伤害你的。”纽特放下他的箱子,微微弓腰做出妥协的姿势。他的声音很温柔,几乎被嘶吼声吞没,但他知道克雷登斯能听见。

“克雷登斯?让我帮帮你好吗?”纽特看着躲在黑雾里的克雷登斯,那双眼睛里透不出一丁点的亮光。

“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你现在很安全。”他说的很慢,维持着那个不太舒服的姿势一动不动。克雷登斯的精神屏障相当的薄弱,仿佛一扇已经千疮百孔的玻璃窗,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他朝克雷登斯伸出手“你能帮我打开你的精神屏障吗?让我把你带出来,相信我。”

他的声音温柔,像是诱哄着受伤的野兽,克雷登斯还在发抖。可那团黑雾已经退下许多,也不再具有那么强的攻击性。

 

克雷登斯又听见了那个声音,像是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温暖,让他想起很小的时候还会落在肩膀上的阳光。他没有回应,但是那个声音依然在说,像是一片一片的阳光,一股一股温暖的水,或是一阵一阵的风。

他让自己打开精神屏障,他说他会帮助自己。克雷登斯知道那个人可以闯进他的精神领域——但是他没有,他维持着那个有些难受的姿势在等着自己回应。

“克雷登斯,别担心,不会有人伤害你的。”那个声音还在那里,包围在他身边,替他隔开周围一切复杂的情绪。克雷登斯小心的,一点一点的抬起头,隔着黑雾看到了那个向导。他在冲自己微笑,褐色的眼睛里带着鼓励和安抚。

“克雷登斯,”他冲蜷缩在黑雾里的自己伸出了手“我叫纽特,纽特·斯卡曼德。”

 

黑雾散开了一点,露出了被裹在里面的克雷登斯——他缩成一团,犹豫不决地向纽特伸出了手。他大部分的身体还藏在黑雾里,只露出上半身和他伸出的手臂,男孩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不知道该看哪里。

“我在这里,克雷登斯。”纽特悄悄往前挪了一点,伸长手臂拉住克雷登斯苍白的手。

克雷登斯寻着声音抬起头,那是他第一次在清醒后看见阳光。有几缕细碎的光推开乌云,亲吻那些包围着他的黑雾。


-TBC-



评论(12)

热度(125)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贼会起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