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灯塔 Chapter.6(金鱼 哨兵向导设定)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OOC有 

*BUG有 

*私设有而且多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谢谢朗朗的意见!十分感谢!

.
Chapter.6

——能帮他们些什么?

范佩西双手抱臂,盯着面前的两个人没有说话,而拉莫斯却自顾自的接上“不如这样,我们帮你拿到你想要的,条件是你得帮我做一件事”他看着范佩西一脸“你他妈有病”的表情慢悠悠的补上“当然是在你的能力和原则范围内,考虑一下?”

范佩西想都没想就打算直接拒绝,这个要求在他们之间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下显得过分暧昧,鬼知道他们最后会要求自己做些什么。

正当他准备拒绝时,铃声大作的手机打断了三个人之间的对持,范佩西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很久很久没有打来的名字,他朝卡西利亚斯和拉莫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等一会,就踱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哇哦,我以为我看错了?”

“罗宾.“电话那头卡卡的声音有点无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有点陌生。他们从那件事后就不再有联系,这是这么久以来卡卡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听起来卡卡确实是有事,范佩西这才收敛起那副调侃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出什么事了?”

卡卡也不藏着掖着,单刀直入 “克里斯注销了资格证然后失联这事你知道吧?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

“……?等,等一下??”范佩西不太明白这个理直气壮地要求“是我记错了还是怎么,你跟他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我们是分手了”对面的卡卡语气平淡,过了这么久,他们也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起这个问题了。“可是这跟我让你帮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你难道这些年来一直对他默默不忘暗中观察找准机会准备重新跟他搞在一起?“范佩西有点激动,声音里不由自主的带了点嘲讽,惹得那边的两人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卡卡被范佩西莫名其妙的脑洞震得有点说不出来,他缓了好一会才开始解释“罗宾,我是偶尔听别人提起的。而且我感觉他的离开跟那件事有关,我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

他语气诚恳,电话这边的范佩西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原先答应鲁尼帮忙找罗纳尔多只是因为无聊,但是这件事情卡卡一但牵扯进来,那就不是为了打发时间了。

他有些烦躁的咬住嘴唇,又向两个西班牙人那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等有消息了我就立刻打电话给你——别再关机了。”

没等到卡卡的回复他就挂掉电话朝卡西利亚斯走去,原本跟Apolo正玩在一起的Paladin听到响动立刻竖起耳朵,转过头来盯着Robin和他主人。

“考虑怎么样了?”拉莫斯笑嘻嘻的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范佩西,那笑容却没伸入到眼底,他站在卡西利亚斯前面一点的位置,可以说是戒备的盯着面前的荷兰人。

“我同意,你们给我七月流血的人员名单——”范佩西顿了顿“明晚之前。然后我帮你们做任何意见在我原则和能力范围的事。”

他这么爽快的答应让面前的两人都楞了一下“你要这名单干什么?”

范佩西因为这句话露出了一个算不上友好的笑容,他拉起一边嘴角,嘲讽的语气让卡西利亚斯差点没忍住上去动手。

“当然是找一个人啊,队长。你们封锁消息的能力差的太远。”

他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三个人都没注意到,在长廊的拐角处有个人几乎看了全程的现场直播。

.
“给你要的东西,别问我——”同属西班牙分部的杰拉德·皮克把一个加密的文件袋拍到那人背上,发现背朝自己的男人毫无反应后好奇的往前谈了谈头“我操,你搞偷窥,没看出来啊兹拉坦。”

伊布有点想翻白眼,他在这等皮克的资料的时候听到不知哪来的吵架声,一回头就刚好看钱范佩西朝卡西利亚斯挥出一拳——体力不错,伊布回想了一下昨晚,很满意搭档的体力值。因为确实没有什么事,他就站着光明正大的看完了一哑剧。

伊布正准备问一下皮克关于范佩西和另外两人的事,他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紧接着,大卫·路易斯的声音毫无预兆在空气中炸开“兹拉坦到我这里来,有点事情,还有罗宾已经过来了。“

路易斯话音刚落,伊布就听见皮克调侃的声音“罗宾,哈?”短短一个音节里信息量却十分丰富。对此,伊布只是摊开手用更简洁的答案回应他“我的新向导。”

说完他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更加好奇的皮克站在原地。

.
 伊布到指定地点的时候范佩西正在那跟路易斯不知说些什么,他一手撑着下巴,侧过脸看着蓬蓬头,伊布看不清范佩西的表情,只能看见大卫·路易斯严肃的脸——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走到范佩西旁边坐下,荷兰人因为身旁的响动转过身,他脸上严肃的表情还没褪下,眉毛微皱,嘴唇紧抿。“兹拉坦,你记不记得上次咱们一起执行的那个任务——就是那个资料上说有三个孩子,结果突然多出来一个女孩的那个任务。”

“那个多出来的女孩怎么了?“上次那个任务是由路易斯负责的,路易斯出错的几率很小,尤其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伊布对这件事也算记忆犹新。

“那个女孩在出事的前几天才接受了塔在各个学校的检查,检查结果告诉我们她是个普通人。”范佩西从一摞文件中抽出一张纸递给伊布“这也是为什么资料告诉我们只有三个孩子,因为多出来那一个根本是没有被记录在案的普通人,这就意味着——”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检查有问题。”伊布从文件中抬起头,迎上范佩西的目光,接下了他没说完的话。

“而且我查了这个女孩的学校”路易斯凑上来,手指在那张纸的某一行上“就是这个学校,我们的检查出来的哨兵人数是零,向导人数也是零。因为这种小几率的事以前也发生过,所以塔也并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两件事凑在一起,可不是一个巧合能解释的。“

伊布拿过范佩西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把那张纸扔在桌面上说:“政府故意的。”这话比起疑问句倒更像个陈述句。

“单单是政府故意也没用,也许还有一点”范佩西看了一眼路易斯和伊布,三个人眼神交汇,说出了心里的猜想“塔里有政府军的人。”

“所以——这是政府军不跟我们玩喽?”大卫·路易斯两手一摊,向后一靠,背部贴在椅子一脸轻松的说出了一个难以说出口但似乎已经成为事实的结论。

范佩西短暂的沉默了有几秒钟,点了点头“我一直觉得就是政府军策划的七月流血。”

他们又东拉西扯的聊了很久,在临走前路易斯拉住后面的伊布,递给他一个纸袋。“这是你要我找的东西,我都放在里面了。”

伊布接过纸袋,拍了拍路易斯的肩膀“有空请你吃饭。”

他们交谈的时候范佩西已经独自走到了门外,他揉了揉眉毛,无声的叹了口气。

七月流血,罗纳尔多注销资格证,幼年哨兵身份被隐瞒。范佩西隐约觉得这之中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相互交错,织成一张细密的蛛网。他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不知何时已经被盖了起来,大团大团的乌云凝聚在城市上空,把空气都抹成厚重的灰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

.
 西班牙区

幽幽的蓝光填满了整个阴暗的房子,巨大的荧幕上不断地闪出“错误”“禁止进入”“没有权限”红色字眼,虚拟键盘上十指飞舞,它们的主人已经满头大汗。

终于在绿色的进度条显示出100%的字样后,荧幕闪了一下,紧闭的大门被撬开,塔的信息库在屏幕上显示出来。马塞洛一拍桌子,瘫倒在椅子上“黑进去了,队长你看!”

随着鼠标的点击,屏幕上依次出现了一张张熟悉至极的面孔,卡西利亚斯心里百味杂陈,这是“七月流血”的全员名单,是跟他一起战斗过的队友的名单,当时的那些人里,有的人已经永远离开,有的人仍旧坚守岗位,而有的人已经音信全无。七月流血在很多哨兵向导的心中已经淡化,就像颜料被擦掉后留下的浅淡痕迹。只有经历过的人,始终没法忘记。

“把人员名单打印出来就好。”卡西利亚斯心不在焉的指了一下屏幕,眼角的余光却瞟到角落里克里斯的头像——好像有点,不太对?“等等马塞洛,把克里斯的资料单独拉出来我看一下。”

马塞洛有点奇怪,但是依然照做。他把克里斯的资料单独挑出来,却发现卡西利亚斯的表情越加凝重。

“你现在去把塞尔吉奥和——”卡西利亚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一下,摆了摆手“不,只有塞尔吉奥,帮我把他叫过来。”

马塞洛看着卡西的表情没敢耽搁就走了出去,只留他一个人在资料室里。卡西坐下来,看着屏幕上克里斯的头像沉默。葡萄牙人的头像上有一个很暗的X—那并不是已经注销资格证的哨兵标识,他再点开资料向下滑,最末尾一行只有几句话:

列入清理计划,编号007.

执行人: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时间:待定。

卡西利亚斯感觉心脏被捏住了——塔要清理克里斯,为什么?这个清理计划他只在少数几个人身上看见过,最后他们全都消失了,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但他们无外乎都是违反了规定,可是克里斯是走合理程序退出塔的,为什么他也会被列入清理计划。

卡西又看了一眼执行人的名字,觉得头疼的更厉害了,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名字不算陌生,这是塔里相当厉害的一个哨兵,对待任务的态度简直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不管是希望克里斯能自保还是希望从他这里入手保住克里斯,难度都比较大。

四周很安静,只有机器运行的嗡嗡声,但在卡西利亚斯的耳朵里,它像是死神磨利镰刀的声音。

.
马塞洛很快就找来了拉莫斯,他挂着笑的嘴角在看见卡西表情的一瞬间就沉了下去。“怎么了?”他压低声音,把手摁在卡西肩膀上。

“塔要清理掉克里斯”马塞洛和拉莫斯顺着卡西的目光看向屏幕,看到执行人的时候,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懊丧的叹气。

“我操怎么是他,这是要赶尽杀绝啊……”拉莫斯瞪着眼睛看着那一行字,有点不敢置信的捂住了眼睛。“你说克里斯能不能打过他?”

“不好说。”卡西利亚斯靠着椅背,一手撑着头“关键是我们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都在干嘛,万一他没有训练生疏了,那就真的不好说。而且伊布这个人,我也不用多说,你们都清楚的。”

“况且塔如果真的要清理掉克里斯,就不会只找一个人,伊布肯定只是个先锋,后面还会有别人埋伏,克里斯要想自保,还真的……比较困难。”马塞洛分析了一下形式,越说心里越发虚。

“那我们怎么办,从伊布这入手?”拉莫斯的表情十分复杂,说出这话他自己都感觉可能性不太大。

“这个难度更高。”马塞洛两手摊开耸了耸肩“我跟路易斯聊天的时候他跟我提过伊布,对任务的严谨程度简直可怕。但也不那么肯定,比如说塔要他杀的是他的好基友,那他肯定不会干——但是塔好像不会这么傻逼。”

“所以……”拉莫斯拖长了音,看看卡西又看看马塞洛“他们两是基友吗?”

“你赶紧从梦里醒来吧塞尔吉奥。”卡西一脸生无可恋。

“你说怎么就不能派范佩西去呢——”拉莫斯毫无形象的靠着椅子发泄不满“那我们就可以要求他不要杀掉克里斯——多么简单!”

“范佩西?”他话音刚落,马塞洛就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那个罗宾·范佩西?”

“嗯,你不会要告诉我他跟伊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卡西坐直了身子看着马塞洛。

巴西人眨了眨眼,声音有些不确定“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我就是听大卫说起过,伊布有一个新的向导,好像就是罗宾·范佩西。”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拉莫斯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今天下午在餐厅还听见皮克说,伊布有了一个新向导,但他只知道名字叫罗宾。”

两边信息一凑,卡西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罗宾·范佩西了“但是这两关系有到那种不可告人的地步吗?”

“不管怎样,试一试呗。”拉莫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皱在一起的五官舒展开来。“我们去找范佩西。”

卡西没有说话,他把打印出来的文件装好,看向窗外。他看见一道闪电扯开天幕,雷声紧随而至,暴雨倾盆。

-TBC-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