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灯塔 Chapter.5 (金鱼 哨兵向导设定)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OOC有 

*BUG有 

*私设有而且多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谢谢朗朗帮忙把我的手稿打出来!

.
Chapter.5

“没问题。”伊布不自觉得压低了声音,他基本上在UEFA的各个分部都待过一段时间,惹了不少麻烦的同时也交了不少朋友 ,找个人对伊布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伊布走近一步,这使得他跟范佩西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隔着这点距离,他甚至都能闻到面前向导身上啤酒的味道。范佩西并没有退开或是表现出抗拒,相反的,他似乎很享受伊布的靠近。

“那……合作愉快?”范佩西拖长了音,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容 ,他也往前蹭了一步,冰凉的易拉罐贴在伊布的胸口上,溅出来的酒舔湿了伊布的背心。

伊布下意识的反手握住那罐啤酒,冰凉的液体倒在胸口上的时候他不由得“嘶”了一声,低头就看见范佩西一脸小孩恶作剧的笑容,他的绿眼睛里印着伊布皱起的眉毛,开心的弯起来。

“合作愉快。”伊布扔开那个罐子,伸手握住了范佩西湿漉漉的手心,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近到伊布能凭借哨兵的五感闻到范佩西身上未散尽的火药和血的味道,那让伊布感到兴奋。

而他敢打赌范佩西绝对跟他一样兴奋。

“那么——”范佩西抬头看着伊布,他身上甚至还套着伊布的外套,拉链都快滑到胸口下面了,“你需要精神疏导吗?”

这实在是一个暗示味道太过浓重的问题,尤其是在这种昏暗的灯光和缓慢揉进空气里的酒味中显得太过暧昧了,然而当事人明显并不介意,他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微微弯腰时露出颈侧细小的伤口——十足的邀请。

“这种东西可以缓缓再来。”伊布并不羞于承认他对范佩西的渴望。事实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们就在不断吸引对方的同时被对方所吸引了。

“我们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范佩西听到伊布的声音, 带着太过浓重的,侵略者的味道。他不舒服的露出个近乎挑衅的笑容,伸手扯住了伊布挂在胸前的识别牌,他动作不轻 ,伊布被扯得呼吸一紧,弯下腰跟他平视。

“我会很温柔的。”范佩西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表情,语气像是生吞了一包炸药。

“你总能让我享受到,罗宾。”伊布看着他的眼睛,一边说着一边贴上了他的嘴唇。

这个吻毫不温柔,也没有什么爱意,有的只是挑衅和征服。

跟那晚的性爱一样。
_

第二天早晨范佩西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想抽昨晚的自己两巴掌 。疼,真的是疼。他转了转眼珠,发现那个罪魁祸首不知踪影。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带着未褪尽的,情欲的气息。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挡在外面,他没法估计现在是几点。

但范佩西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昨晚那场互殴一般的性事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这会儿除了休息,他也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干些什么了。他痛苦的翻了个身,咕哝了几声又睡了过去。

而那个差点没弄死他的哨兵,此刻正坐在大卫·路易斯面前,他后背抵着椅背,只靠椅子的后腿支撑着自己“有什么线索吗?关于那个人。”

原本还绕有兴味打量着伊布颈窝处牙印的路易斯迅速沉下了脸,他摇摇头,表情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懊恼。就连吐出口的音节也隐隐有些不耐烦的趋势“没有。”

“上次那几个人的资料我都给你看了,你否认之后我现在也没找到符合你要求的男性向导。20年前瑞典的向导不多,你又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找人跟大海捞针有区别吗?——没有! ”

他看了一眼伊布,顿了顿“放弃吧兹拉坦,你该停下来了。”

路易斯说的情深意切,义愤填膺。但是伊布却依旧面无表情, 从他第一次握住UEFA下发的资格证时他就在找那个家伙。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换来的却只是那家伙在自己记忆中逐渐模糊的笑容 。他们约定好等他成为最厉害的哨兵时他就会出现,可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这个UEFA人尽皆知的名字似乎怎样都无法传到那人耳朵里,他从未出现。

伊布闭上眼睛,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高个子的男人逆光站着,那金色柔柔的贴在他身上,仿佛要溶进他的骨血里。他的声音带着些莫名的愉快,伴随着那些被风吹的跳舞的树叶声,让他再没忘记那一天“你一个哨兵,连普通人都打不过,丢不丢人?”

他的眼睛是很漂亮的颜色,在温暖的阳光下显得尤其好看。男人在口袋里摸了摸,将握成拳的手伸到他面前松开“要不要吃颗糖呀,小家伙?”

时间太久了,他不记得那颗糖是什么味的,是奶味还是果味,不记得男人的相貌,甚至连声音都已经模糊。只有那颗糖的甜味,那甜味渗进心里,留在舌尖。

伊布把目光从天花板上挪回到路易斯的身上,揉了揉太阳穴。

“你再帮我找一个人——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大卫·路易斯的脸再一次的垮下来,“你为什么老喜欢让我帮你找失踪人员?我每次溜进上头的电脑里翻你要找的资料真的挺不容易的。不如你告诉我你想查关于这人的什么事,我帮你打听一下?”

“七月流血。”伊布很快同意了这个提议。

“那算了,我还是帮你找这个人吧。”路易斯搓了搓手,改了口。

伊布笑出了声,“查到后我请你吃饭。”

“这都不是问题,”路易斯歪歪扭扭的倚着椅子,转眼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十分耐人寻味“对了,你昨晚 ——”

伊布没否认,他推开门给了路易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说什么都没有你信不信?”

他拎着手里的袋子,离开的时候顺带给路易斯关好了门。

“靠,我又不是傻。”路易斯盯着合上的门,骂道。

_
伊布推开门的时候听见屋里隐约的水声,走近房间里正好跟刚出来的范佩西打了个照面。他只围了一条浴巾,身上的吻痕和青紫色的各种痕迹相当清晰。

范佩西头上还搭了块毛巾,有的水珠从发梢沿着耳朵一路滑下来,有的水珠沿着胸口留下来,滚进白色的浴巾里。

“早上好。”范佩西冲伊布打招呼,声音沙哑,还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中午好。”伊布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把手里的袋子朝对方扔了过去,范佩西往前迈了一小步,抓住扔过来的袋子,摸出了一个汉堡。

他几下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大口后才慢慢挪到沙发旁边坐了下 来,伊布也在范佩西旁边坐了下来,低头不知道在手机上查些 什么。

范佩西很快解决完了一个汉堡,准备吃第二个的时候注意到低 着头皱着眉的伊布,他偏了偏头打量着伊布严肃的侧脸,得出来一个“这家伙鼻子真大”的结论。

“大鼻子,你看什么呢?”他伸长了脖子凑近伊布的手机, 一看屏幕,差点没笑出声,“没看出来,你那么天真,‘七月流血’这种事情,网上只能查到一些没用的八卦。”

范佩西头发上的水珠砸到伊布的手机屏幕上,被伊布用大拇指抹开 。他关掉页面看着范佩西,男人的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笑,绿眼睛满是嘲讽的盯着自己,跟昨晚上简直是两个人。

“希望你的消息能比这些没用的八卦多一点,我要参加‘七月流血’的哨兵向导名单——一个都不能少。”

范佩西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阴郁,他把嘴里的汉堡嚼了嚼咽下去这才开口。“好啊,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消息,我们互相交换。” 他顿了顿,转过身看着伊布,嘴角上还沾着些面包屑。“你要这个干什么?”

“我想找个人。”

“哦——那可真悲剧。”范佩西缩了缩脖子,表情真像是听到了个悲剧。

“他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帮你直接找人啊。”

“Z先生。”伊布说着,紧紧的盯着范佩西。

“呃……你知道的,我并不是问他姓氏的第一个字母。”

好极了,现在范佩西开始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了。

“我不知道。”伊布挪开了视线,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不是这家伙。“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所以我怀疑是在‘七月流血’里出事了——或者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他说完这话时范佩西盯了他好几分钟,他看起来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仍然选择了沉默。

范佩西的哈欠声打破了这阵难熬的沉默,他试图伸个懒腰,但动作很快僵住了。“ 我帮你去查查吧,你得记住我要的资料。”范佩西放下手臂,扭了 扭脖子离开沙发。

伊布看见他后背还带昨天擦伤的痕迹,浴巾搭在腰胯处,摇摇欲坠的。

“嘿。”他低声招呼范佩西。

“嗯?”范佩西听见声音回头,一扬手扣住了一个朝自己飞来的小东西,凉凉的,硌着手心。他低头一看,是自己的识别牌。

“谢啦。”

_
范佩西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伊布又不见了踪影,他随便擦了擦 还带着水珠的头发,招呼着窝在一边休息的Robin离开了这里。 似乎是感觉到要去的不是什么好地方,Robin显得十分紧张,它一路颠着步子小跑,眼睛从未离开范佩西。

当他们在西班牙人休息的楼前停下时,范佩西发誓他听到了 Robin兴奋的低吼声。平心而论,西班牙分部和荷兰分部关系不能算好,再加上范佩西曾经那“不要怂就是干”的性子,跟西班牙的那帮哨兵向导们没少起冲突,早已被列入黑名单里,不得入内。他刚往前进了一步,就被人挡住了路。

“你找谁?”这边的门卫不欢迎范佩西,冷着一张脸把他挡在门外。

范佩西的态度也没好到哪去,他先弯腰拍了拍Robin的脑袋安抚这头越加暴躁的野兽,之后才直起腰,双手插在口袋里斜着眼瞥了眼对方,声音不急不慢“伊戈尔·卡西利亚斯,你们的队长。”

那男人又看了一眼范佩西,对他的态度显出明显的恼怒,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范佩西,命令他站在原地不准动,就急匆匆的 跑去叫人了。

范佩西朝那人的背影挥了挥拳头,没挥几下就像闪了腰一样龇牙咧嘴的收回手,皱起脸去揉腰。

时间不长,马蹄踏在地板上的清脆声响就传到了范佩西的耳朵里,那匹他再熟悉不过的荷兰温血马就出现在了北美白狼的面前。那匹马是荷兰温血马中罕见的白色,毛色纯净不含一丁点杂色,走动时马鬃左右摆动,像是一阵乳白色的烟雾。

坚韧优雅、机敏良顺,这匹拥有荷兰温血马所有优良品质的白马让Robin吃了不少苦头,范佩西提起它时也是咬牙切齿的。

伊戈尔·卡西利亚斯就跟在马的后面,他将眼睛里的不耐烦掩藏得很好,看范佩西的眼神就像他是一个陌生的路人。

“罗宾·范佩西,”男人打量着范佩西,声音平淡,“有什么事? ”

范佩西还是那幅冷冰冰的表情,僵着一张脸,“一件小事。”

两边的主人神色平静,各自的精神体却早已躁动不安。Robin跟那匹名为Paladin的白马有过不少惨烈的斗殴事件,比如说上次它差点把人家开膛破肚,上上次又差点被人家一蹄子给踢碎脑袋。

范佩西双手抱胸,低头看着尾巴横直,后背弓起的Robin,语气一点都不像有求于人的样子“我要参加‘七月流血’的名单——别否认,我知道你有。”

白马打了个响鼻,不安的踏着步子。卡西的眼睛里迅速的烧起一团火,但很快又暗了下去,“我没有。”

“你有!”范佩西的声音突然提高,他向前一步瞪着卡西利亚斯,声音沙哑。“你怎么会没有?你是队长,你负责那次任务的计划 、人员分配,你怎么会没有?”

他嘶声反问,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如同磨钝了的斧头,砸在卡西利亚斯的心上,北美白狼慢慢的放松皮毛,伏低身体准备进攻。

“罗宾·范佩西,你真是傻。”卡西冷笑一声,揪起范佩西的领子将他推到墙上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七月流血’责任并不全在我,更何况对里卡多的意外我没有任何愧疚,我没有错,我没有帮助你的理由。”他声音冷静从容,手上却青筋暴起

“你——!”范佩西后背猛的撞上墙壁,一时间噎了声。

“是任务就会有意外,更何况是他们脱离了计划。我不会把‘ 七月流血’的名单给你,你的事是你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

卡西利亚斯的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悲伤和焦虑,他嘴唇绷得很紧,眉毛拧在一起。可范佩西并未在意,他的头脑被愤怒烘烤的发热,在卡西利亚斯松开他领子的时候反手就是一拳。

但是被人挡住了,他的手臂被男人握住,拳头没法再向前。

“哎呀,有话好好说嘛,别动手。”

不知从那儿蹿出来的男声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了范佩西发热的脑袋上 ,也浇灭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范佩西和卡西利亚斯转过头,看见一个男人正攥着他的手臂,男人眯着眼,湿漉漉的金发披散着,不断有水滚落下来,他的嘴巴咧得很开,笑容灿烂干净的像是太阳——塞尔吉奥·拉莫斯。

拉莫斯打了个响指“Apolo!”

白狼赶紧抖着毛往后退了两步,连那匹马也往回缩了几步。

一头尼罗鳄应声出现,拉莫斯一屁股坐在自己精神体坚硬的盔甲上,语气轻松又愉快“不如说说你能帮我们什么,罗宾·范佩西?”

–TBC–
*Robin,Paladin,Apolo都是精神体的名字。

评论(6)

热度(22)

  1. Liudo贼会起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我心的相处模式呜呜呜……棒死了ಥ_ಥ珊珊我爱你呜呜呜呜(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