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灯塔 Chapter.3(金鱼 哨兵向导设定)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OOC有

*BUG有

*私设有而且多

*感谢朗朗的意见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Chapter.3

黑色的福特穿梭在由一辆一辆汽车组成的钢铁洪流中,它像是鱼群里最不安分的那尾鱼,不断地超车,闯红灯,无视各种各样的交通规则,就像是用某种无声的方式像政府军抗议一样。

车里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屏幕锁定斜前方白色的雪佛兰。伊布正忙着违反交通规则,由范佩西侧过身子盯着屏幕,翘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找到了。”

UEFA给每个哨兵向导的孩子都配有及其隐蔽的追踪器,来保证未来成员的安全。这些追踪器在孩子年满十四周岁后会由UEFA撤下,这几个孩子的追踪器还没摘下就被“劫匪”带走,反而方便了UEFA。

“斜前方那辆跟我们相反方向的雪佛兰Caprice”范佩西伸手指了指前方“把他逼到离这不远的那个仓库里再动手。”伊布顺着范佩西的手指看向那辆车,他没有说话,安静的像是守候着猎物的狼。

福特平稳的贴近面向他们驶来的雪佛兰,两辆车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副驾驶清晰的看见正转向他们的范佩西。黑发向导的眼睛就像某种野兽,闪着某种令人浑身发抖的光芒。“嗨,下午好啊。”那个男人微笑着冲他招呼,捷克CZ75的子弹呼啸着嵌进他的太阳穴。

一切只在一瞬间。

驾驶座上的男人不敢相信的瞪大的眼睛,原本同他们应该擦肩而过的福特突然开始倒车,它就像披着黑衣的死神,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和尖叫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下意识地想猛踩油门脑袋快炸开的疼痛却让他动弹不得。

趁着这个空挡福特猛地逼近面前的雪佛兰,面对面的撞了上去。回过神来的司机为了防止再一次的撞击只能被福特逼得步步后退,鸣笛声破开空气,伊布露出一个猎物到手的笑容,再一次撞上了雪佛兰。

车前的防撞杆被撞得变形,福特和雪佛兰几乎是面对面在行驶。伊布盯着面前冷汗布满额头的男人,动了动嘴唇。

“垃——圾 。”

等终于被逼进那个老旧仓库的时候,雪佛兰的防撞杆已经被撞得惨不忍睹,车头被撞的凹进去一大块。

车门打开,范佩西跟伊布走下车,两头北美白狼也从他们身后的影子里缓步踱出。伊布手里拎着M3霰弹枪,打量着跌跌撞撞走下车的男人,哨兵精准的五感能让他看清男人额上的汗和他不断颤抖的身体,Zlatan伏在伊布身边,随时准备着应付突发状况。

“有没有说留不留活口?”

 “不记得。”冰冷的枪口对着那个已经举起双手准备投降的男人,他朝前方歪了歪头“该你了。”

男人被枪口对准不敢乱动,范佩西走上前拉开车门。这辆雪佛兰Caprice的前座后座隔了一层厚厚的钢化玻璃,似乎还加了特殊的涂料让后排的孩子们看不见前面的情况。缩在一起的四个孩子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睁大眼睛看着范佩西。

——等等,四个?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些孩子,想着估计是塔不小心搞错了,决定还是暂时将这个问题抛至脑后“UEFA接你们回家,能走吗?”范佩西揉了揉脸露出一个他能做出的最温柔的表情。拉着那些孩子的手将他们一个一个的带下车。“那边那辆黑色的车。”

三个孩子挨个走下了车,只剩下一个扭了脚的女孩。范佩西叮嘱她不要乱动,等自己把那些孩子带上车再说,女孩点点头,眼睛却停留在范佩西脖颈处已经凝固的血液上。

等范佩西把三个孩子带上车再转身的时候,那个女孩偷偷地跑下了车。

“兹拉坦,你们已经找到那三个孩子了?杀了那些政府军。”无线电耳机传来大卫•路易斯的声音,伊布没有出声,沉默着举起了枪。

“等等,别开枪!“ 范佩西试图出声制止,然而已经迟了。十二号霰弹像蓄势待发的猎食者一般,迫不及待的蹿出了枪口,一枪爆头,“啪!“的一声炸开一朵鲜红的花。

伊布放下枪后才注意到那个已经单独跑下车的女孩,女孩的瞳孔因为恐惧而缩小,她身体打着颤,左边的脸和头发都沾上了男人的血。她浑身僵硬,就像个刚被打磨出来的木偶,定定的看着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范佩西。

劫匪的脑浆连同他身后女孩惊恐的眼睛一同印在范佩西的瞳孔上。“糟糕。”范佩西心里一紧,他缓慢的将手心冲着那女孩,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

“罗宾!退开!”伊布的声音在死一般寂静的空气里爆炸,紧接着就是女孩的尖叫声。一头怪物从它的尖叫声中冲了出来,那像是一只比熊还要大上两倍的狮子,它眼睛瞪得通红,发出的咆哮震的范佩西耳膜发痛。

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从他的眼前掠过,Robin毫不犹豫的挡在他的主人面前,冲向了那头庞大的精神体。

它亮出獠牙,探出利爪,北美白狼将自己的身体像铅球一样抛向那个怪物。“Robin!停下!!”就在两头野兽即将撞上的时候,范佩西怒吼着收回了自己的精神体。白狼的身影几乎在瞬间消失在了因奔跑卷起的风里,毫无阻碍的野兽径直撞向了来不及躲闪的范佩西。

“Zlatan!”趁着这段空档,伊布的精神体已经扑向了那个还愣在原地的女孩,白狼将女孩压在身下的瞬间,那头野兽发出更加愤怒的咆哮。

野兽怒吼着试图撕碎攻击自己主人的动物,却发现被整个甩出去的范佩西又站了起来,子弹砸进它脚边的土地,被它刚刚攻击过的男人正挑衅的看着自己。“嘿,过来呀大家伙。”范佩西朝枪口吹了口气,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它弓起身子朝那个不知死活的向导咆哮,威胁着要把它杀死。范佩西堪堪避开朝自己扑来的野兽,就被紧接着扫过来的尾巴摔在了地上。

“那边那个兹拉坦,你也快点!”

他侧过身滚了一圈,躲开了那头怪物踩下来的爪子。再怪物的爪子第二次落下来的时候,哨兵专用的麻醉剂终于被打进了女孩的身体里。女孩紧绷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倒下来的时候被稳稳接住。

女孩晕倒的那一瞬间野兽就消失在了范佩西面前,他的消失跟出现一样迅速干净,前爪挥动带起的风还在,动物就已经消失了。范佩西眨眨眼睛看着空无一物的上空,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干的不错。”伊布用一只手抱着那个晕过去的女孩,腾出一只手伸向范佩西。躺在地上的范佩西哼哼了两声,抓着伊布的手让他把自己拉起来。

他的衣服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已经烂的差不多了,后背和手臂更是火辣辣的疼。范佩西不敢攻击那个刚刚觉醒的哨兵在失控下放出的精神体,只能硬扛下那只怪物的攻击。精神体收到的攻击一般会直接作用于主人的大脑神经,女孩已经失控,再攻击精神体只怕会造成不可逆转的脑损伤。

他活动了一下胳膊,伸手戳了戳那孩子的脸,压低了声音抱怨“这群小混蛋全都是贴着‘易碎’标签的家伙。还都是塔里心心念念的宝贝,然后坑死我们这群没人权的工蚁”

伊布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见阳光停在他的眼底,那双眼睛绿的就像一颗干净透亮的玻璃球。他的嘴角还翘着,因为任务完成而笑的傻里傻气。

“看起来有些‘工蚁’被坑了之后心情还不错——我想想,受虐狂还是怎么着?“ 他弯腰将女孩放进车后座里,笑着调侃道。另外三个孩子也坐在车里,贴着另一边的车门因为刚才的事情浑身微微发抖。

他们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脸色惨白的小姑娘,一个男孩眨了眨眼睛,强作镇定的看着伊布,但他发抖的嗓音却暴露了一切“她,她死了吗?“

“什么——”

“当然还没有。”伊布还没说完就被范佩西挤到了一边——很好,对他刚才行为的幼稚报复。他的搭档弯下腰来扔给排排坐的孩子们一袋糖“等你们吃完这包糖,她估计就醒了。顺便一提,甜食能帮你们放松一下神经,好让我不要再有什么附加的工作。”

他直起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 “你要来一颗吗,我的搭档工蚁先生?”

伊布低下头,范佩西摊开的左手里躺着一颗糖。“兹拉坦一般负责承担食蚁兽的职责,罗宾。”他从范佩西的手心拿走那颗糖,塞进口袋里。“刚才我打电话通知了大卫,UEFA的人马上就到。”

“嗯哼。”范佩西关上车门,转过身看着他面前的哨兵。“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餐馆?“

“我确实有点饿了。“ 伊布从善如流的接上。

他们谈话期间UEFA的车已经陆续就位,从救护车上下来了好几位医生和护士。范佩西眯起眼睛看着他们把孩子放在担架上,抬进救护车后才小跑几步跟上已经离开的伊布。

“能把你的外套借我吗?我是说——我这样子可能真会吓坏路人。“

范佩西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因为刚才的暴力行为开了好几道口子,暴露在空气里的胳膊和些许后背的皮肤也满是擦伤和乱七八糟的伤口。他边走边把那件基本上报废了的背心脱下来——那是他上半身仅剩的一点布条了。

“当然。“伊布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旁边已经迅速让自己光着膀子的搭档。伊布的外套有点大,套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范佩西把外套袖子撸到手肘处,拉链上下拉了几次才停在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既不让自己太热,又不显得他奇怪。

“谢啦。”范佩西心满意足的把手插进外套的口袋里,停了两下又掏出来“你的手机。”

“放那就好。”伊布耸耸肩,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范佩西他拉链也许应该再往上,那么一点。


                                                                                      -TBC-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