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伏稍末尽 Chapter.4 ( 金鱼 冰与火之歌AU)

*伊布x范佩西

*冰与火之歌AU

*OOC有BUG也有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Chapter.4

 

亲爱的罗宾:

 

希望你近来一切都好。

 

收到你的信已经有些时日了,最近事情很多,不便回信。你的那只鹰在我这吃了不少肉,希望你能好好管教一下。

 

关于你上次回信问到的问题我不清楚,如果你真的看见了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的话,劝你最好将这件事通知你的哥哥或者父亲。如果只是你睡昏了头——这事并不少见,那我觉得解决的办法就是尽量少睡点觉。

 

我单独去森林时遇见了一只冰原狼,然后把它偷偷养在森林里——不,别问我叫什么名字,也别试图给那家伙起名字,我不接受。其余的日子没有什么变化,一切如常。

 

愿旧神保佑你

 

                                                         你的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伊布放下笔,他的桌子旁还隔着范佩西前一段时间写给他的信,说实话他都有点记不清那信里的内容了,只好在回信之前先翻出来看一遍。

从他第一次收到范佩西的信算起,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年有余。在这期间,除了大他一岁的兰尼斯特十五岁生日时艾林家族再次拜访,他跟范佩西已经快一年没有见面了。很奇怪,他们的友情并未被漫长的时间所击破,反而更加的坚不可摧——尽管联系他们彼此的,只有那一封封薄薄的信件。

伊布随手从一旁的小布袋里抓出一把玉米洒在地上,在窗口盘旋了有一会的乌鸦激动地冲进来,绕着地上的玉米打转。伊布将信封好,正准备寄出去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

“谁?”他把信夹在一本破旧的老账本里,把门拉开了一点。

“雪诺先生,史塔克公爵让你去墓窖。”临冬城的劳伦特大学士站在他门前,声音低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

劳伦特大学士是史塔克公爵的心腹,也是帮助史塔克公爵统领北境的学士之一。伊布盯着大学士,很久之后才应了声关上门。伊布不清楚为何史塔克公爵如此突然地要他去史塔克家族的墓窖,他想了想,还是慢慢走到自己的床边拿开了上面的枕头。

枕头底下是一把匕首,他拔出匕首,仔细的打量着上面因千万次捶打而浮现出的波纹。伊布将这柄从未被使用过的匕首藏在身上带走,这不是他第一次将这柄匕首拿出来,但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伊布头一次衷心的希望,别用到这把匕首。

 

在临冬城的墓窖里沉眠的都是北境的守护者,他们生于北境呼啸的寒风中,眠于城下寒冷的石棺里。史塔克公爵的孩子们从来都没被授予过进入墓窖的权利,而他们对阴森寒冷的墓窖也压根没有一点兴趣。

伊布的鞋踩在螺旋楼梯上发出嗒、嗒的声响,灯笼里的烛光也随着他的走动摇摆着,一副很快就要熄灭的样子。

他走下楼梯,沿着那些石雕一路向前,他的眼睛扫过历任的北境之王,他们睁大的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伊布,他说不上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温暖与寒冷交织在一起,信任和审视相互重叠,伊布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继续往前走,一手打着灯笼,一手揣紧了怀里的匕首。

 

“兹拉坦,你来了。”

史塔克公爵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传的很远,伊布抬头就看见他的父亲,史塔克公爵站在前一任北境守护者的石像旁边,再向前走几步就是另一尊石像,伊布看不清楚。

“史塔克公爵。”

他低头行了个礼,遮住眼睛里毫无保留的恨意。他似乎听见了史塔克公爵淡淡的叹气声,他抬起头,史塔克公爵面前的那尊石像几乎让他手抖的差点摔了灯笼。

那是一个女人的石像,她是标准的北境人,乌黑油亮的头发挽在脑后,灰色的眼睛盯着前方,紧抿着嘴唇。她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握着剑柄,正将长剑拉出剑鞘。她的长发虽然无法飞扬却仍有一种别样的飘逸感,她虽穿着一身铠甲但仍然优雅美丽的像是即将起舞。

伊布咬住嘴唇,尽量不去暴露自己发颤的嗓音——那个女人他再熟悉也再陌生不过,乌尔苏拉·伊布拉希莫维奇,他的母亲,史塔克公爵曾经的爱人。

他从未见过自己母亲这幅样子,在伊布为数不多的记忆中,这个女人的头发总是乖顺的披在肩上,柔软的像是冬天寒夜里的毛皮斗篷,哪里像石像上这样英姿飒爽。

伊布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变成了临冬城里那个年幼无知的小孩子,他的母亲还在身旁,弯腰抱起他的时候发梢蹭过伊布的脸颊,他的父亲站在旁边,看他笨拙挥舞着手中的木剑。

接下来史塔克公爵的动作让他惊讶,北境守护取下了他带在身边的“寒冰”——那是史塔克家族代代相传的双手巨剑,巨剑身宽过掌,由瓦雷利亚精钢锻造而成,立起来有一人多高。艾伦·史塔克将“寒冰”放在石像的底座上,宽厚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伊布的肩上。“把他拔出来。”他音如洪钟,在这寂静的墓窖敲出如同号角般的回音。

伊布有些疑惑,但是并未抗议。触摸史塔克家族的传家宝剑并非寻常情况,况且他敢保证,那些所谓的“儿子”之中,还没有人碰过这把宝剑。

寒冰立起来时比伊布都高,所以他没办法将其握在手上,他只能双腿分开站在地上,两手紧紧握住剑柄,一寸一寸的将其抽出。

在幽幽的烛光的照映下,寒冰暗如黑烟的剑身一点点暴露在空气里,这柄剑曾出现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也现身于公平严肃的审判,他追随着史塔克家族历任族长走过了近三百年,却锋利一如初生模样。

当剑刃抽出一半时,伊布停下了步子。他稳了稳脚下,再次拔剑时动作已经慢了下来,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这把比他人高的巨剑确实有些勉强。随着剑被寸寸抽出,伊布粗重的呼吸也慢慢的填满他们周围的空地,他的手有些发抖,眼睛专注的盯着剑身。

就在剑刃即将被完全抽出的时候,他又听见史塔克公爵的声音。“把他举起来,我的儿子。”那一瞬间,他的声音温柔的就像一个真正的父亲,恍惚间让伊布想起了他第一次拿起真剑的时候,他的父亲也是这样看着他,用与这时别无二致声音说着“把他举起来,我的儿子。”他严肃的灰色眼睛里是不常见到的鼓励与担忧,他的母亲站在他的面前,骄傲又自豪的说“这才是我的儿子。”

看着吧,你们都得好好看着。

伊布站稳双脚,大吼一声高举双手。剑尖擦过剑鞘发出悦耳的碰撞声,史塔克家族的族剑被伊布高举过头,尽管孩子的手因为过重的宝剑不断地打着颤,但寒冰依然被他举了起来。他咬咬牙,挥舞起手中的剑。

尽管因为重量的关系他动作笨拙,但寒冰反射出的点点光芒里,是不带半点杂质的杀气和统治者的霸气。

史塔克公爵看着他的儿子,如被冰雪封冻住的嘴角终于破开一丝笑容,他的眼睛有些湿润,嘴里喃喃的念着“乌尔苏拉,看见了吗。这是我们的儿子——他有真正的‘奔狼之血’。兹拉塔·伊布拉希莫维奇·史塔克。”

 

从那天之后,伊布觉得周围的许多事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开始越来越经常的被史塔克公爵叫去,有时是马厩,有时是校场,有时是书房,史塔克公爵并不说明叫他来的目的,他来了之后也是当他并不存在。虽然伊布并不清楚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并不应该离开,于是他就留在史塔克公爵身边,看他挑选精壮的战马,仔细揣摩那些成年人之间的对练或者是在书房里四处搜刮他需要读的书籍。

他不在有时间去跟那些小混混们纠缠厮打,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理会史塔克公爵的那些孩子们的冷嘲热讽,他隐秘的跟在史塔克公爵的身边,像一块干了的海绵,疯狂的让自身膨胀。他的圈子已经从孩子慢慢的开始转变成守夜人,偷猎者,养马人,北境的某些诸侯等各式各样的成年人。尽管在正式会客时史塔克公爵的身边总是他的长子,但伊布也始终不远不近的跟在史塔克公爵的身边,他们有着同等的机会。这时候的伊布还并未察觉,他现在的生活像极了当年被艾林公爵带至北境的“冰王子”丹尼斯·博格坎普·艾林。

伊布过的像一只连轴转的陀螺,他要学的太多,而他的起步太晚。他的时间紧的以至于他已经忘记了有多久没收到过范佩西的信,那只漂亮的玉带海雕也很久很久没有来过万里冰封的北境。

 

“兹拉坦,父亲叫你去他的书房。”正追着猎鹿犬的娜梅莉亚拦住正在偷偷去往校场的伊布,她有着从艾伦·史塔克那遗传来的一头黑发和灰色的眼睛,尽管年龄只有十二岁,却也是城堡里仆人们夸赞的小美人了。她身上没有一点儿兰尼斯特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北境的女儿。

“好。“他也没有道谢,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走的时候他听见娜梅莉亚毫不掩饰的,清脆的笑声,那姑娘一把抱住了超自己扑来的猎鹿犬,回过头看着伊布渐渐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今天也同之前的许多天一样,史塔克公爵处理自己的事情,看到他进来也只是简单的点了下头。于是伊布翻开自己正在昨天还没看完的关于维斯特大陆的书,一个人看了下去。

他正好看到关于艾林家族的那一章,书页右上角的新月猎鹰图让他觉得分外眼熟——似乎在匕首上有,他摸出自己已经开始随身配带的匕首,第一次研究起上面的花纹。

史塔克公爵看了一眼正埋首书籍的伊布,有收回目光处理自己的事情,伊布刚看懂剑鞘上那些繁复的花纹,便被推门声吸引了注意力。

贝拉·兰尼斯特匆匆走进来,手里握着一封信,蓝色的封蜡上印着新月猎鹰的图案——伊布刚刚见到过,那是跟那把匕首上的图案一模一样的,艾林家族的家徽。

“艾伦,出事儿了。“

贝拉·兰尼斯特的身后紧紧跟着一只黑色的乌鸦,她在心里无声的叹息:黑色的翅膀,黑色的消息。

“什么事,我的夫人?“看见新月猎鹰的史塔克公爵不敢怠慢,他站起身接过那封信笺,余光看向一旁的伊布示意他暂时离开。

尽管书没有看完,但伊布不得不将书合上,拿起匕首准备出门,然而接下来史塔克公爵的一句话,却让他如遭雷劈,愣在了原地。

“鹰巢城公爵约翰·艾林逝世,继承人‘冰王子’丹尼斯病重。“

他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乌鸦的羽毛盖在滑出剑鞘的剑身上,看不到一丁点光芒。

 

                                                                                      -TBC-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