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永恒之城 Chapter.6(卡配罗 水托 金鱼 吸血鬼AU)

 *OOC有

*BUG也有

*吸血鬼克里斯x卡卡

*吸血鬼拉莫斯x托雷斯

*狼人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Chapter.6

“该死的。“伊布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重心后仰用背部撞上身后粗糙的墙壁,察觉到对方的用意,贴在在后背上的范佩西收回夹住伊布腰部的腿,他曲起腿,后腿蹬上墙壁,挡住伊布接下来的动作。

“想我了?“范佩西说话时呼出热气洒在伊布的耳边,他环在高大狼人脖颈处的手臂松开,一个空翻重新出现在伊布面前。落地时范佩西毛茸茸的,缺了一角的灰色耳朵已经探出,他偏了偏脑袋,与灰狼毫无二致的绿色眼睛像盯着猎物一般看着伊布。

“晚上好,总算舍得从吸血鬼的棺材里出来了?“伊布活动了一下肩膀,冷哼一声。附在牛仔外套上薄薄的体温很快就四散开来。

范佩西不满的皱了皱鼻子,语调冷硬“当然,我今天就是为了告诉你——”话音未落范佩西的身体已经蹿倒了伊布身前,拳头重重砸上对方下巴。“别再招惹他。”凶狠暴躁的眼神毫无畏惧的跟他对视。这种偷袭显然比范佩西想的要受用的多,让新晋狼王也闷哼一声后退几步。

范佩西露出个得意的笑容,绿眼睛在夜里显得尤其明亮。伊布吐出一口血沫,再抬起头的时候专属狼人的利齿探出了牙床“想好怎么称呼你的新主人了吗,小狗崽?”

这个对狼人而言略带侮辱的称呼成功的让范佩西发出愤怒的咆哮,他的耳朵平直的伸出,嘴唇皱起露出门牙,朝伊布扑了过去。

上次范佩西被带到伊布面前时已经与几只狼人周旋许久,再加上从荷兰到意大利一路的折腾他本就疲惫不堪,在刚上任的狼王面前自然如同砧板上的鱼肉。被卡卡带回家后他得以修养和调整后,这才发挥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伊布一手挡住范佩西挥来的拳头,曲起腿踹像男人毫无防备的膝盖,范佩西一个趔趄只好退开一步。

伊布的颈侧被划开一道不浅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流下来,打湿了蓝色外套的领口。范佩西身上也添了不少伤痕,他抹开脸颊上灼热的鲜血,晃了晃才站稳了身形。黑发狼人脸上怒气未消,眼睛里是燃起火焰的森林——在昏暗的夜色下,那双眼睛就像是冬季瑞典上空明亮的极光。

伊布有一瞬间因为那双愤怒的眼睛失神,他舔去嘴角沾上的不知是谁的鲜血,因为空气中渐渐散开的味道不解的皱起眉头——奶味?

于是在下一轮的较量中得势的伊布毫不犹豫的把范佩西摁在了墙上,范佩西速度有余而耐力不足——至少相比伊布来说。

狼王坚硬的,如同铁快的一样的手钳住范佩西的脖子,将他压在墙上与自己平齐。范佩西双脚离地,低骂着用双手握着伊布的手肘试图让对方松开自己。

他属于以速度和技巧见长的狼人,在力量和耐力这方面确实不如伊布。这也让他在这种力量压制的情况下有些无计可施。

——那股奶味越来越近。

他可能知道这股莫名其妙的牛奶味来自于哪儿了。

伊布皱着鼻子,盯着被掐住脖子的范佩西好一会。然后,他的鼻尖蹭上狼人的脖颈,原本还在挣扎的范佩西因为这动作停下了挣扎,说实话他真的有点害怕伊布一口朝着自己的脖子咬下来。

但是伊布没有,他只是嗅了嗅范佩西的脖颈,然后笑了几声,呼吸伴随着夜里泛起寒气的风,让人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牛奶?你还没断奶吧。”

“干!”范佩西用力的弓起背部,他忍受着几乎窒息的感觉,弯起腿踹向伊布没有任何防御的腹部。

得到空气的范佩西大口喘着气,他在落地的瞬间小腿发力,跃上了一边的高墙。

“兹拉坦·伊布拉西莫维奇。”在范佩西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听见伊布的声音,立在高处的他低下头,看见狼王已经脱掉了那件惨不忍的外套,光裸着上半身盯着他,明显是在交换姓名。

范佩西翘起嘴唇露出一个模糊不清的笑容,他侧过身子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手枪的模样,对准兹拉坦开了一枪的同时还自带爆炸音效。

“你的继位者。”

 

“克里斯。”卡卡在将锁准备插入锁孔的时候叹了口气,他收回手转过身盯着这个自从知道他身份后每每看见他就欲言又止的吸血鬼,有些头疼的捂住了额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老用这眼神看着我。”

“你能跟我打一架吗?“

——啥玩意儿?

克里斯睁大了眼睛看着愣在原地的卡卡,大声的重复到“你能跟我打一架吗?“

“打你麻痹啊,让开点。“

克里斯还没等到卡卡的回复,就被突然杀出的范佩西一把推开,狼人很明显心情特别糟糕,露在外面的肩膀和胳膊上散乱的分布深浅不一的伤口和有些已经凝固的血痂。克里斯还没来得及生气,对方就一把推开门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吸血鬼二人组摔上了门。

刚刚气氛还挺不错的二人组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儿后克里斯率先打破沉默“刚才发生了啥?“

“别去在意……每次喝完牛奶后他都是这样的。“卡卡捂住脸,长叹口气“对了,你刚才说啥来着?”

“哦哦对了——你能跟我打一架吗?“

“克里斯。“卡卡把锁插进锁眼里,转动门把手“我在罗马定居下来可不是为了随时都能找人打上一架。”

他转过身的时候看见立在门口因为遭到拒绝而不太开心的克里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圆形竞技场吗?”卡卡顿了顿了,继续补充“每个礼拜四和礼拜天,一点以后。你会在那里被得到你想要的,独行者。”

他等克里斯进来后才顺手带上门,房门关闭的时候有曙光一点一点的刺开黑色的幕布从里面漏出,天边已经泛起不太明显的鱼肚白,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托雷斯来到书店门口的时候几乎克制不住的想退回去,他看了看靠在一旁墙壁上穿着米白色连帽衫的男人,抿了抿嘴唇还是走了上去。

范佩西双手插在裤兜里,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鸭舌帽下的阴影盖住了他的半张脸,只露出嘴唇和整理干净的下巴。听到声音之后狼人迅速抬起头,朝托雷斯露出了一个隐晦的笑容“嗨,厄尔尼诺,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儿?”

不,我并不是特别想,真的。

但是几经挣扎后范佩西还是被托雷斯带进了店里,他鼻梁上还架着那副范佩西塞给他的眼镜,倒了一杯水放在了自己面前。

“来这有什么事儿吗?”

“哦,你快死了吧?”范佩西的面无表情的单刀直入让托雷斯呛了一口水,他刚抿进嘴里的一丁点水几乎全喷了出来,托雷斯擦掉嘴角的液体,抬起头来看着范佩西。

“别用那么仇视的眼光看着我,我可是来帮忙的。”狼人身体后仰,手心向外坐出投降的姿势,弯起眼睛翘着嘴角,笑眯眯的。

厄尔尼诺,圣婴。他们拥有被上帝亲吻祝福过的双眼,任何魔法生物的伪装都无处遁形;他们血管里流淌着最洁净炙热的血液,不管是吸血鬼或是狼人都对此退避三舍;他们当然也有着青春永驻的容颜,直到步入死亡的那一刻也如同油画里的少年。

但是相应的,每一位厄尔尼诺都迈不过四十岁这个巨大的门槛。死神的镰刀如同钟表般精准,在他们四十岁生日的那一秒,为天堂收取这份被上帝祝福的灵魂。

“厄尔尼诺在三十五岁之后身体的各个器官就会衰竭,从五感开始一点点衰退,直到死亡。“范佩西打量着托雷斯略显苍白的脸色,屈起手指敲了敲玻璃桌面”看昨晚你的情况,根本就不像二十五六的’圣婴’——你最多应该只有四年或者三年的时间了吧?“

托雷斯看着范佩西笃定的表情张了张嘴,他像是想要辩解些什么,但最后又无力的合上了嘴巴。

这是他一直藏在深处的秘密——也是所有厄尔尼诺的诅咒,了解这个的人知之甚少,所以他才敢跟拉莫斯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一起。

他在二十六岁的时候遇到了塞尔吉奥·拉莫斯,那时的厄尔尼诺面容比现在还要年轻英俊,简单的冲动的塞尔吉奥毫不犹豫的向这位圣婴表达了自己的喜欢——简单直白,却又让人无法拒绝。

托雷斯当初以为年轻的吸血鬼只是一时兴起,所以才在拉莫斯试图给他初拥时慌忙的抽身离开。他们分分合合纠缠了近五年,最后托雷斯选择听拉莫斯的——“顺从自己“,跟他的吸血鬼先生度过最后的岁月。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快的就像从摆好姿势到快门摁下的那段时间,咔嚓一声后,就会有人一个一个的散场。

 

“你什么意思?”他声音沙哑,疲惫的就像个老人。

“我的意思就是,我有办法救你。”范佩西双手一合,手肘支在玻璃桌上,身体前倾“一个让你跟你的吸血鬼先生长长久久的办法——要不要试一试?”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坐在面前的托雷斯猛地绷直了身体,他抬起眼睛看着范佩西,只觉得喉咙干涩,心跳快的不受自己控制“厄尔尼诺的诅咒是没法解除的——这——这是我们都知道的。“

“不是没有办法,是没有符合要求的人而已,托雷斯先生。”不清楚是不是错觉,在范佩西缩回椅子的时候,托雷斯能看见他眼睛里的遗憾。“你的那位吸血鬼先生可以帮助你,厄尔尼诺其实跟普通人一样,也能够换血和初拥。”

“这——这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托雷斯先生。但是你跟那只吸血鬼都得忍受相当强烈的痛苦,甚至于“他停了一两秒,打量着托雷斯从希望渐渐转向平静的面部表情“引诱圣明之子走向堕落,他会付出代价——惨痛的,绝望的,不可知的。”

范佩西站起身,椅子磨蹭地板的响声也没让托雷斯回过神。他看了一下窗外,朝托雷斯笑了笑“你的那位吸血鬼先生来了,托雷斯先生。“范佩西站起身,他整个身子凑上前去,在托雷斯的耳边如同魔咒一般念着“抛开拉莫斯不说,承认吧,费尔南多·托雷斯——你是想活下去的。”他将被推开的椅子放好,戴上在搁在一边的鸭舌帽,转身离开。

拉莫斯进来的时候恰好跟要范佩西也准备出门“下午好,先生。“他这样说着,同拉莫斯擦肩而过。

“南多,刚才那人是干嘛的?看着还挺像卡卡他家那只狼人的?“一到下午脑子就迷糊又困倦的拉莫斯没有一点思考的能力,他疑惑的问道。在很久没有得到托雷斯回复的时候才清醒了一点“南多?”

他转过头寻找托雷斯的时候正看见他的爱人从椅子上站起身,脸上是当初终于答应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晦涩难懂的笑容——在很久之后拉莫斯才会明白,那种笑容是漫长抉择后终于下了决心的无奈,是明知道前路莫测却仍不回头的坚定,是试图挽留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没什么,一个客人而已。”托雷斯从椅子上站起身,将那杯凉了的水一饮而尽。“一个客人而已。”他低声念叨着,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