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标记 番外二(ABO CK)

*ABO

*OOC有

*Alpha克里斯xOmega卡卡


标记(番外二:脚印)


“你在干嘛?”
克里斯推开房门的时候卡卡正背对着门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在干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后一直低着头的男人才抬起脑袋,朝他晃晃已经空了的针管。
“喏,抑制剂。”
他拿过一旁的棉签擦了擦胳膊上的血迹,将空了的针管和用过的棉签装进医用袋子里封好,动作娴熟利落。“怎么了——?”卡卡做完这些才发现倚在门框处的克里斯没有说话,他抱着胳膊看向卡卡手里的袋子,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卡卡走向一旁的克里斯,用空闲的那只手拍拍他的肩膀“你还在这愣着干嘛,不去训练?”
“哦,哦——就去。”
克里斯匆忙点头应下,他把手上拿着的衬衫套在头上,皱了皱鼻子。抑制剂发挥的很快,他这会就已经闻不到卡卡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了——那些阳光,草地,泛黄的,厚重的书本的气息,他们跟早晨薄薄的雾一样渐渐散开,再也抓不住一点存在的痕迹。
他手上的衬衫还带着那么一丁点儿的,卡卡信息素的味道。但他知道,等他们从这橦房子里走出去,等他们站在阳光底下的时候,这些信息素也会在那些如正午日光般炙热的眼神下被烘烤干净——那是见不得光的,不能被外人知道的感情。
“操。”克里斯挠挠头,他很烦躁,但他并不知道他在烦恼些什么。他感觉与卡卡的感情就像是踩在棉花上,看起来似乎越来越好,两人安静平稳。但其实对于他来说,这段感情软软绵的没有任何实感。这感觉蛰伏在他心底最深处,每当卡卡注射抑制剂的时候就会跑出来扎他一下,不疼,但却总是能让他恐慌。

他想起那天晚上卡卡同别人打电话时的语气,他的声音不同于往常的轻松随和,反而更像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
“不,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别想说服我。我当然还可以踢球——当然我爱他,可我也爱我的职业。”卡卡顿了顿,仿佛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我为什么会害怕,我能解决这些问题,从当初我放弃学业开始踢球的时候这些事我都清楚——支持?那些都无所谓,我知道我可以,没人能让我停下脚步。”
最后他应该还在屏幕前露出了个好看的微笑,这是克里斯第一次听见卡卡这样僵硬,坚定的语调,他突然感觉这个看起来相当好说话的男人就像一座无坚不摧的城墙,他在枪林弹雨中依然矗立,朝向自己的目标,并且永不畏惧。

“克里斯?”他磨蹭的时间似乎有点多,门外的卡卡敲了敲门,疑惑的催促。
“就来就来——“克里斯甩甩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从脑海里剔除干净,他拉开门的时候表情又恢复成往常的样子。克里斯凑上去在卡卡讨糖一样的拿走一个吻,右手揽着卡卡的肩膀将他推出房门“走了走了,我们从不迟到的好好先生。”
他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卡卡的外套还搭在椅背上,桌子上搁着克里斯喝了一半的水,垃圾桶里是那管已经注射完的抑制剂。克里斯带上门,轻轻的叹口气。
外面的阳光相当明亮,他站在门外等卡卡把车开出来,心中的不安就像烤箱里的面包一样一点点膨胀——等下午的比赛完了跟他好好谈谈吧,克里斯这样想着,拉开了车门。

可惜的是,克里斯并没有得到那个他们需要的“谈谈”。
下午的比赛原本一切顺利,克里斯跟卡卡同时首发,他们互相拥有彼此的一个助攻,他们在喧嚣沸腾的伯纳乌球场上拥抱,欢呼。
然而转折来的太快,就像拔地而起的龙卷风,一瞬间冲走了所有人的喜悦和兴奋,留给他们的只有狂风过境后一地的残骸和无穷无尽的烂摊子。
距下半场比赛结束还有15分钟的时候,卡卡带球突破。皇马几乎全境压上,克里斯像曾经他们无数次训练做的那样,上前准备接应。
克里斯在预定的时间没等到从卡卡脚下传来的球时才回过身,刚好就看见卡卡被对方球员一个长距离滑铲铲倒在地。对方的脚抬得很高,卡卡还没来得及出球就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然后不知道是有意或是无意,一双球鞋踹在了皇马中场的腰腹处。
裁判尖锐的哨声和突然爆发出的Alpha信息素几乎同时出现,克里斯慌张又愤怒的拨开围在卡卡身边的一圈人时就看见他的伴侣躺在地上蜷起了身子,他的脸色发白,蜷在一团的身子因为疼痛微微打着颤。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暴怒中的克里斯揪住了对方领子,他突然蹿起来的保护欲和愧疚如同燎原之火将他的理智烧的一干二净。卡卡还被他的队友们团团围住,克里斯用他有些发红的眼睛瞪着犯规的那位球员,满是愤怒的Alpha信息素几乎是手榴弹一般在球场上炸开,克里斯的信息素本来就属于倾略性极强的,几乎是压得他周围的Alpha都控制不住的释放出信息素来回应这个霸道又愤怒的Alpha。
抑制剂带来的功效在这个满是Alpha信息素的空间里似乎已经开始慢慢退却,一开始只是一点,像是加在庞大珊瑚礁里小小的鱼苗一样,有Omega的信息素悄悄地蹿出来。发展到后来已经有个别球员咬着嘴唇半跪在了地上,Omega的信息素断断续续的从几个球员身上散发出来,渐渐凝成一股绳,让赛场上推推嚷嚷的Alpha们停下了动作。
“克里斯,克里斯!”发现情况的不对的卡西利亚斯也赶了上来,他因为混在众多Alpha信息素里Omega的味道头疼的皱起眉,伸手拽开跟对方球员扭打在一起的克里斯。尽管裁判到场,但已经被彻底点燃的怒气就像是滔天大火,一时间根本无法熄灭。
卡西利亚斯示意队医先将不断释放出信息素的卡卡放上担架,然而刚刚挪动了一下卡卡,刚才那个恶意放铲的球员便指着卡卡大声喊到“他是个Omega,他——”
刚冷静下来的克里斯听见这仿佛宣判死刑一般的话后猛的一拳砸在对方脸上“操你的,给我闭嘴!”
克里斯这一拳在球场上引发了轩然大波,他被自己的队友拉开,挡在面前防止他再次冲动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克里斯觉得整个世界都没了声音,那些喧闹的球场,朝他大张着嘴巴的裁判,走过来的教练和拦住他的队员发出来的声音他都已经听不清,只剩下模糊的,断断续续的噪音。
卡卡被抬上担架带走,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相互冲撞,克里斯呆呆的站在这片绿茵场上,他手心应该是出汗了的,他看见的东西仿佛都变成了一帧一帧的慢镜头,只剩下那句能让所有在场球员都听得清楚的喊声“他是个Omega。”
——那是见不得光的,不能被人知道的感情。
现在,现在终于被全部的暴露出来,那些不能见光的,那些不能被别人知道的感情。最后发生的事情在克里斯的脑海里没有任何痕迹。
——他是个Omega.
克里斯也许应该觉得慌乱恐惧,但现在他只感觉那层棉花终于被这句话所切断,他握着担架上卡卡冰凉的手心,在他们交往这么久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他知道当他落地的这一瞬间他面临的将是什么,也许是媒体的口诛笔伐,球迷们的阵阵声讨,但他都不会再害怕。
他握紧卡卡的手,感觉到对方细小的回应。

等克里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里了,卡卡躺在病床上,他已经打过了抑制剂,腿上的伤也做了处理——好像一切都变回了平时那样,但是他还握着克里斯的手。
克里斯抬起头,他的队友和教练只有少数几个平日关系特别好的,挤在这个不算宽敞的病房里,或坐或站,都盯着他两不说话。
“那么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克里斯动了动嘴唇,声音沙哑的像磨砂纸。
“虽然说早就知道你两可能搞在一起了,但是你两这柜出的也太惊天动地了“拉莫斯坐在床头的立柜上,嘴里啃着个苹果。他腾出一只手在手机上随便划了两下,把它扔到克里斯怀里。
“现在的好消息就是那个球场上他妈的不止一个Omega,比赛暂停了。”克里斯看着屏幕上那些黑色加粗的大写字体,觉得眼睛有点疼“坏消息就是,卡卡是一个被发现的Omega,现在已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顺便一说,你两担架上双手紧握的图片感动了不少姑娘,你可能有得有一批新粉丝了。”
“这时候我需要的可不是新粉丝。”克里斯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嘿伙计,你当然需要!”佩佩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露出一个其实有点凶神恶煞的笑“你需要这些支持你跟他在一起的人帮你们度过这个难关。——”
他左右看了看围在卡卡病床上的人,然后捏了捏克里斯的肩膀“也许人不会太多,但是有兄弟呢!”
“卡卡的伤势已经基本上解决了,你别太紧张。”马塞洛也凑上来,顺便从一边的立柜上拿走一个苹果——说真的,谁速度这么快这就把苹果买上了?
“嗯——我们能解决这个的。“克里斯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脸部,露出一个笑容”没人能让我们停下脚步。“他这样说着,用力握紧了卡卡的手。

……
一阵沉默。
“操,你说话真跟那家伙越来越像了。“拉莫斯吃完了一个,伸长了手捞走另一个苹,他这么说着,果不其然得到了剩下所有人的附和。“好吧,你们最好尽快解决,我得去应付南多了——他刚还打电话来问卡卡的事。”
他伸手又捞走一个苹果,以鸡妈妈的架势把病房里其他的人其他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他朝克里斯比出一个加油的手势,帮他们带上了门。
“加油伙计!”
“你他妈倒是剩上一个苹果啊!。”

“说得好像你真的会吃那些苹果一样。”男人有些无力的声音从床头响起,卡卡松开一直握着克里斯的手,撑着身体坐起来。
“你醒了?!”看见卡卡醒来的克里斯整个人都精神了一圈,他把水杯塞进卡卡的手里不自觉得坐直了身体。
“准确来说并没有睡着。”卡卡耸耸肩,将湿润的嘴唇印上了克里斯的脸颊,尾音还带着浅浅的笑意。“那么,罗纳尔多先生——没有什么能让你停下脚步?”
“是我们。”
克里斯伸出手,他拥抱着卡卡,在他眼角落下一个亲吻。“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停下脚步。”


番外二·END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