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灯塔 Chapter.?(金鱼 哨兵向导)

*伊布x范佩西 拉郎配预警

*OOC有

*BUG有

*私设有而且多

*哨兵克里斯x向导卡卡

*哨兵伊布x向导范佩西 预警

 灯塔的剧情,因为实在憋不住进展到那个时候了就把这一段先写了出来。


Chapter.?

伊布踹开那扇已经被炸的摇摇欲坠的房门时心中突然警铃大作,他有些懊丧的叹口气——自己不该只想着迅速结束任务而忘记尽量多的收集资料,毕竟UEFA给出的资料从来都没有够用过。

他走进客厅的时候听见屋里人的呼吸声,平稳冷静,没有一点惊慌恐惧。

“哨兵,你有什么事?”

与这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头黇鹿,他的身影在因爆炸扬起的灰尘中成型,嵌在脑袋两边的鹿角伸展成扁平的掌状。这种本该温顺友好的动物,这会却用好不友好的、甚至可以说是威胁的目光盯着与伊布同行的精神体。

北美白狼在这目光下变得躁动不安,他冲那匹有着白色斑点的黇鹿皱起鼻子露出他的獠牙,背部弓起,嗓子里漏出低沉的咆哮。

——这下他真的确定情报有问题了。起码现在在这里的向导不可能是个失去了所有能力的向导,恰恰相反,他一定是个相当强大的向导。

伊布微微弯腰,手指摸向别在腰间的枪,握紧。

“UEFA紧急召集令已下,不服从召集令的哨兵向导将强制召回。”伊布一边缓慢的重复着任务内容,一边绷紧浑身的肌肉。他再一次加固自己的精神壁垒,但是似乎这个向导对精神攻击不是那么情有独钟。

“我收留无家可归的孩子,也帮助迷失方向的哨兵。“男人的声音回响在客厅里,同白狼对峙的黇鹿也亮出了自己巨大的鹿角“如果你并不想在我这寻求帮助,就请你离开吧。”

屋里没有开灯,但伊布凭借着他优秀的视觉依然可以清晰的捕捉到黑夜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他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站起了身——简单的球鞋,洗到发白的牛仔裤和一件棉质的,相当居家的T恤。

伊布将精神屏障卸下,他从不在打斗时竖起精神屏障——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他从不会干那些事倍攻半的事。对伊布而言,面对向导时最好的防守不是竖起那该死的精神屏障,而是出击。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伊布拉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指腹摩擦过M9手枪的枪柄,枪弹进膛发出的细小动静被他悉数捕捉。“但是UEFA需要,里卡多·雷特先生。”

他最后的尾音连同子弹出膛的声音一起落地,在逐渐弥漫开的火药味中伊布听见里卡多无奈的叹气声“那么,你可以试着将我带走。”

 

黇鹿的前蹄高高举起,狠狠踏向朝他扑来的北美白狼。

嗡——

伊布能感觉到耳朵里一阵蜂鸣,他绷紧身体冲了上去,子弹破空的声音他已经不再听的清楚,然而他依然能够靠他的眼睛和嗅觉来进行精准的定位。里卡多的躲闪算不上优雅,但依然让伊布扑了个空。他用极快的速度转身,另一只手的拳头因为惯性挥了上来。肉体相碰的声音在伊布耳朵里化作更大的蜂鸣声,里卡多虽然用手臂挡住了伊布的拳头,却也被震得猛地后退几步。

这家伙很明显不想打持久战,里卡多揉了揉已经淤青的胳膊,猛地弯下腰避开了伊布朝脸上扫来的刀子反手冲着他的小腹就是一拳。

白狼被黇鹿的鹿角顶向后缩了几步,发出愤怒的吼叫。

伊布皱了皱鼻子,他已经不再能嗅到空气中里卡多的气息。他只能闻到空气中越来越浓的火药味,和耳旁越加尖锐的蜂鸣,他的五感丢了两感,但伊布并不在意。

他神态轻松地就像面对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伊布如狼一般的眼睛锁定了在黑暗中移动的里卡多,他险险避开擦肩而过的子弹,将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朝里卡多的位置砸过去。

他在里卡多忙于躲闪的时候再度冲上前,巴克650划破对方皮肤后蜂拥而至的血腥味在他闻来依旧只是浓重的火药味。

白狼从侧面扑向他面前的猎物,锋利的爪子在黇鹿黄褐色的毛发上留下粘稠的暗红色。

啪——

就像一直被关闭的白炽灯猛地亮起,伊布能看见的地方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视觉失灵。

伊布在心里骂了句该死,他没想到对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他的三感,是他认为对方长久蜗居在此处而有些轻敌了。

但是这并没有任何关系,他可是兹拉坦,那个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他将眼睛合上,把那些白茫茫的,让人厌烦的光挡在外面,握紧了手中的军刀。

白狼被黇鹿的角顶的一个翻滚,但几乎是瞬间他便就地一滚重新站了起来。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已经挂了彩的黇鹿,藏起自己有些急促的喘息。而黇鹿也后退两步重新摆出了战斗的架势,眼睛里有不太明显的疲态。

比起自己的精神体,三感全失的伊布更像在凭运气。然而他的天赋,已经他从未偏离的直觉已经决定了他运气不会太差。伊布手中的刀在漆黑的房里划出令人胆寒的弧线,里卡多在对方毫不停歇的攻击下只得步步后退,直到撞上床边的墙壁。

“伙计,我本来不想这样做的。”里卡多低低咕哝着,他用一只手硬生生接下伊布挥来的短刀,一只手顺势扣住对方肩膀。

痛感——

 

然而还未等里卡多来得及控制伊布的痛感神经,正在与伊布精神体僵持不下的黇鹿就被突然蹿出的另一只北美白狼撞飞,黇鹿发出声悲鸣,摔进了墙角。

玻璃炸开的声音同猛然亮起的灯光一同洒进被拆的差不多的客厅,因为精神体被攻击而脑部一阵抽痛的里卡多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凉凉的枪口抵上了太阳穴。

“嘿老兄,对我的男朋友就不能下手轻点吗?”

脸上血迹还未擦干净的范佩西蹲在窗框上,他左手的手肘撑着膝盖,手腕托着脸。而右手,他右手上经过自己打磨过扳机系统的捷克Cz75正抵在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太阳穴旁。“拜托?”

“嘿伙计,能不用枪口抵着你小时候玩伴的太阳穴吗?”里卡多一直紧绷的面部表情缓和了下来,他配合的举起双手“顺带一提,进步很大。”

 

 

“兹拉坦。“

伊布因为突然出现在他大脑里的,熟悉又轻缓的声音停下了步子。下一秒,他的视觉,听力,和嗅觉一样一样的回到了他的掌握之下,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他那本该在英伦三岛执行任务的向导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范佩西很明显是匆匆赶来的,他的裤子皱巴巴的,衬衣上也沾满了不知是谁的鲜血,整张脸都显得疲惫不堪。他逆着光蹲在窗台上,手里握着那把自己改造过的的手枪——原本那里的玻璃不知为何碎了一地。

“罗宾?“ 他看着蹲在窗台上还拿着枪指着里卡多的范佩西,刚刚清醒下来脑子无暇顾及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角落里的Zlatan显然对Robin的到来相当开心,他的嘴唇和耳朵向两边拉开,任由他的伙伴低头为他舔舐身上的伤口。被撞倒墙角的黇鹿也站直了身体,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然后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里卡多收回了他的精神体。

 

“嗯哼。”范佩西扬扬手里的枪发出单音节的回应,他冲伊布眨眨眼睛,从窗台上跳下,军靴踩在一地玻璃渣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能暂时先停下来吗,拆迁队小队长们?”他把手里的枪收好,在两人肩膀上分别拍了拍。

“我来介绍一下。里卡多·雷特,我的好哥们。UEFA意大利分部总塔S A的注册向导——当然,曾经的。”

他朝里卡多挑挑眉毛,里卡多也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就像两人有什么共同的秘密一样。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UEFA法国分部总塔L 1注册哨兵。”

“也是他的男朋友。”伊布看了一眼明显是匆匆忙忙从英国赶过来的范佩西,决定等会问个清楚。他知道范佩西有很多的事情瞒着他,但是他并不着急着知道——或者说他并不在意。

伊布朝里卡多伸出手,点点头“你可以叫我兹拉坦,雷特先生。”

“卡卡就好?”卡卡上前一步用他的右手握住伊布刚刚还拿着巴克650的手,弯着眼睛看起来心情颇好。“抱歉,开始我并不知道你跟罗宾的关系。”他的声音似乎也因为见到了昔日的好友变得快活和柔软,不像几十分钟前那样锋利坚硬,拒人千里之外。

 

“……所以,这就是目前的状况。”范佩西和伊布坐在已经嵌进几颗子弹的沙发上,给对面的卡卡解释着目前的情况。

“当初明明跟UEFA签订了《巴塞尔条约》,如今政府军后悔了就开始翻脸不认人——那群善变的政客有本事让时光倒流啊。”范佩西冷哼一声,做了如下总结。

“能确定干扰UEFA的就是政府军了?可这跟政府军的行事方法根本不一样。”听完整件事前因后果的卡卡放下了手里的水杯,他刚想靠上椅背就发现木椅的椅背在刚才那场打斗中已经被“拆”下来,卡卡晃了晃身子,重新坐稳。“我原来有朋友在政府军,那些政客从来都是暗度陈仓,像这样的挑衅并不多见。“

“也许这就是政府军在转移视线,但我们并不能放着不管,很有可能政府军会找到你头上,最迟就在后天。“伊布的手肘压在大腿膝盖处,他双手交握,只抬起眼睛盯着卡卡。“战争开始了,先生。”

 

“我同意这句话——战争开始了,先生们。“

男人的声音几乎是毫无预兆的在三人耳边炸响,带着水汽的湿润的风迅速从范佩西的鼻尖擦过——那是海水。

“Robin!”反应过来的范佩西赶紧提醒自己的精神体,但是已经迟了。

一头大概三米长的尖吻鲭鲨超Robin冲了过去,几乎是范佩西话音落地的瞬间,他的尾巴就抽上了毫无防备的Robin,北美白狼被抽的翻滚在地上,发出一声哀嚎。

“操!“精神体被攻击连带着范佩西也发出声短促的喘息,他因为脑袋要炸开一般的疼痛跪倒在地,咬牙对入侵者发起了精神攻击。

“兹拉坦,快!“

尖吻鲭鲨因为主人被攻击而动作一滞,M9的子弹趁着这个空档迅速被推出了枪膛,瞪红了眼的Zlatan迅速将牙齿刺进了鲨鱼金属蓝色的后背里。

子弹破空的声音和动物的咆哮声相继响起,伊布挡在范佩西前面,清晰的嗅到了渐渐在海水的咸腥气息中弥漫开的血腥味——一发命中。

一身政府军制服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他的右肩被子弹击中,红色血液大口大口的吞眼着藏蓝的制服,将自己染成深色。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首先响起的,是卡卡的问句。

                                                                                               -TBC-

*Zlatan, Robin都是精神体的名字。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