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赐我光明 Chapter.8 (巍澜 哨向校园 AU)

*高中生哨兵 沈巍X高中生向导 赵云澜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最最爱你!

*OOC有 BUG肯定  而且二设非常多,胡乱二设注意!这次真的是一个傻白甜的青春校园谈恋爱的故事!


今天是一个喝醉了的澜澜~


Chapter.8

“我在”沈巍顿了顿,他想自己的耳朵应该是烧起来了,一向冰冷的手心也沁出了些薄汗。“我在学校。”

“啊……我也想进去,”手机里传来些窸窸窣窣地响声,应该是赵云澜在执着地寻找突破口“但是这会儿门卫不让我进去,校门也关了。”

沈巍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那边又是“嘭”的一声,听得他心口一紧。噪音制造者却毫无自觉,咕咕哝哝地抱怨着“墙有点高啊……”男孩子又软又哑的声音挠着人的耳朵,还夹杂着轻笑“算了,我马上爬上去,你等我一下啊。”

他说罢,那边好容易停下来的动静又响了起来,看起来真的是打算翻墙了。

“赵云澜你别动!”喝醉了的人没心没肺,沈巍的心倒是被他吓出了一声冷汗,一个醉鬼,大半夜往墙上爬,怎么看都是难逃往医院一送的命运。“赵云澜你给我停下!”

沈学霸嗓子一眼,声音里的怒气隔着电话都把赵云澜吓得一哆嗦,他像是终于停下了手头的活计,认真地反问沈巍:“那怎么办?”

他这句话问得又轻又乖,是最温顺又好说的声音,即使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个再安分不下来的主儿,这会你听着也是不由得会放下脾气,好语气的跟他说道的:“我……我马上过去,你在那里等我行吗?”

“哦……哦!”电话那头像个听话的孩子般应道,甚至可能还有力的点了点头。“你到我这来吗?”

“嗯,我过去。”

“哦……”赵云澜点点头,继续问“那你翻墙来吗?”

“……翻。”沈巍叹了口气说道,他腿长,步子迈的大,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那堵不高的墙下面。这墙不高,围起了个小车棚,翻过去就是校外的大好风光,还有几块特别合适的落脚处,是普罗大众逃课的打卡胜地。

今天的沈巍也不例外。

他站在墙下,叹了口气:“赵云澜,你别乱动,我马上就过来了。”

“好。”身为逃课大户的赵云澜早就摸清了学校各类风水宝地,像接头人对暗号一样压低声音问他:“是通向我们快乐魔法世界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吗吗?”

“……”他在说什么?沈巍满脸的迷茫,他又叹了口气,似乎今天晚上他总在叹气:“是车棚这里的矮墙,我就来了。”

“那正好,我就在这底下!”赵云澜喜滋滋地应道“挂了,你快点来。”

“好。”沈巍把电话一挂,放进口袋里,两手一撑、双腿一蹬,翻上了那堵矮矮的墙。

后来沈巍想过,他也许不应该低头看那一眼,又或许他不应该点开这个晚自习的手机。似乎在这后面一切的开始,都源自这个带着酒气的、夏天尾巴的夜晚,但也他从来也没有后悔过。

沈巍低下头,看见了站在地下仰着脑袋的赵云澜。

“沈巍!”在跟沈巍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他清晰地看见赵云澜的眼底绽开了一场盛大的烟花。像是走了几千光年星光漾在了被打碎在了湖面上,像是数万米以下深海里聚拢起来发光的水母,又像是所有维度的恒星都在广袤的宇宙中闪烁。

他在朝沈巍招手,在底下笑的很开心。那双眼睛很快的弯起来,贪婪的收拢起了所有的美丽的景色。

沈巍愣了愣,竟然一时间有些忘记了自己要干嘛了,他过了好几秒才从墙上跳了下来,完完整整的站在了赵云澜面前。

“你来了啊。”直到走到面前,沈巍才发现赵云澜手里还攥着一杯酒,这小屁孩好像红的白的黄的都喝了不少,这会儿各种各样的酒气围在他身边。是沈巍年幼时最常的闻到的、最令他厌恶的味道。

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赵云澜身上洗衣液的香气,也许是因为迎面刮来的夏天的晚风,也许是因为晚上黄澄澄的路灯,这味道绕在他鼻尖,竟然还带着些醉人的、好闻的香气。

赵云澜把易拉罐里剩下的啤酒往嘴里一倒,把还冰凉的杯壁往沈巍侧脸上一贴,笑嘻嘻地:“晚上好!”

沈巍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跟赵云澜交流,他只好把易拉罐从赵云澜手里拿下来,快走几步扔进了前面的垃圾桶,又转过身来拉赵云澜:“站在这里不好,我带你去那边吧。”

他们学校附近有个公园,公园后面还带着个小坡,铺满了细细密密的绿草。那地方是个背坡,是小情侣吵架、上班族解酒、小孩子大冒险的秘密宝地。沈巍也打算把赵云澜带到那边去,两个逃课的站在校门附近怎么看都不太好。

“去哪里?”

“去那边的小公园吧。”沈巍把赵云澜一搀,带着他就往前走。

“那我想再喝一杯。”结果对象来了个非暴力不合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头死活不肯挪窝的柴犬“我再去买一杯。”

“你不能再喝了。”沈巍坚决反对。

“我能,能喝,”赵云澜坚决支持。

“我说你不能喝就不能喝了。”沈学霸一力压制。

“我、要、喝!”似乎喝醉的人总是没有太多理智可言,赵云澜又一向随心随意惯了从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性子,哪里由得他这么管。

“跟我走了。”沈巍把他一拽,竟然真的把赵云澜往前拖着蹭了一步。不过赵云澜反弹的也很激烈,一手就把自己挣开了。

“我自己去买。”他脱了身,一意孤行的直奔不远处的小卖部,“你别拉我!”

沈巍一手把他一拉,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只喝啤酒行吗?易拉罐的?”

“可以可以!”一得到批准的赵云澜立马扬起来个巨大的笑脸,他猛地点了两下头,刚刚还有些阴沉的脸立马变得快活起来“我就喝一罐,啤的。”

“我给你买。”沈巍讨价还价。

“可以~”赵云澜相当好说话,他亦步亦趋地跟在沈巍后面,眼睛亮晶晶,浑身都像在发着光一样。

“等着。”沈巍叮嘱了两句,摸出手机站在了柜台前:“您好,麻烦您给我拿一瓶……”

他说话间看了眼赵云澜,赵云澜真的喝得有些上头,一双眼睛不聚焦的四处乱飘,看起来很有些失去神志的样子。于是沈巍转过头,继续说道:“一罐果啤,谢谢。”

 

等沈巍从小店里出来的时候,翘首以待的赵云澜已经等了很久了,他双手接过沈巍打开的易拉罐,迫不及待地灌了一口,然后嘴巴一撇,抱怨道:“好甜,怎么这么甜。”

他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沈巍,把手里的家伙撞到人嘴唇上“你尝。”

“有吗?”沈巍一脸迷茫地接过来,就着赵云澜暖呼呼的手喝了一口“没有啊,就是啤酒的味道,你是不是喝太多了?”

他的表情认真又诚恳,看的赵云澜倒是真的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了。“哦……那可能吧。”他咂咂嘴,带着湿漉漉地冰箱里刚出来的水气的手滑进了沈巍的手心,被乖乖巧巧的学委先生拉走了。

 

等终于扶着赵云澜坐在那段小背坡上的时候,那罐“啤酒”也英勇就义了。赵云澜似乎真的很开心,话多得要命,也幸亏他还很会走直线,所以沈巍带他来这里并没有费太大的功夫。

赵云澜双手一伸,大字型的往地上一躺,长舒了一口气。

“沈巍啊。”十六岁的小少年转过头,一张一合的嘴唇都被酒液浸的红润“我好开心啊。”

“开心什么?”沈巍坐在他身边,轻声问他。

“哦,我今天去体检了”赵云澜手伸过去,捏着沈巍的小臂,像是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一样——就是捏错了胳膊“成医生说——说情况特别好。”

他在草地上扬起了脑袋,蹭了一头的叶子“你知道吗,她说、她说我的昆仑曾经出现了两次——两次,但是因为太虚弱了,所以我没有发现,可能也没有人看见。但是确实是出现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的尾音有些激动的扬上去,握着沈巍的手臂也微微用上了些力度“我的精神体没事儿!我还是一个向导!”

沈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赵云澜在那说“赵心慈这家伙,他还想瞒着我……也不想想我是谁,他那副脸,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他咕咕哝哝的,声音忽高忽低,像是在自说自话一样“我,他没有事情的瞒过我!”

躺在地上的家伙手一挥,声音重新扬了上去“不过昆仑已经回来了!这下是真的没事儿了哈哈哈!!!”

沈巍知道这时候他应该保持沉默的,他只需要听着就好。可是他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他的嘴巴和大脑似乎是在自我工作一样。

沈巍轻轻的问道:“你是向导吗?”

“嗯哼。”赵云澜点点头,他刚刚打了个哈欠,眼角盛着些水光“白塔的向导。”

“……”他应该问些别的的,可是鬼使神差的,沈巍问了个别的问题“祝红,是你的……”他顿了顿,还是没把那个词所出口“朋友,搭档?”

“哦……我没有搭档的。”赵云澜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骗过脑袋看着沈巍:“她是我的朋友。”

说罢,他又笑了笑拍拍沈巍的肩膀“你也是。”

“那你……”沈巍抿了抿嘴唇,继续问道:“你是来这里……养伤的?”

“啊……?”喝醉的人虽然什么都说,可是总归反应有些迟钝,赵云澜努力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忙不迭地点点头“哦,养好了我就走了!我还得会塔里去教训那帮小崽子呢,那帮人我不在就翻天了。”他挥了挥拳头,颇有些愤愤然的样子。

像是一直扯着木桶的井绳突然被剪断了,沈巍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那个失去维系的木桶一样猛地像井底沉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他不应该再说了,沈巍想。也许做鸵鸟会比较好,慢慢的,一天天的过着日子。可他向来不是鸵鸟,他从来也不会把自己闷在土里。于是沈巍又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像是宣告一切终止的那一声枪响。

“你……大概要养多久的伤?”

“唔……原定两个月吧……”赵云澜挠挠头认真想了想,说道“但是现在情况好,可能不到两个月就可以了!”他说着说着,又雀跃了起来“说不定等精神体出现就好了,我就可以回去了!”

——像是兜头泼下的一盆凉水,沈巍耳边的热气悉数散了干净。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等他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音节,冰凉的手背却被赵云澜滚烫的手心盖了上来。“别动!”他听见赵云澜的声音,其实他根本多此一举,沈巍这会儿本来就没什么心思动弹了。

可紧接着发生的事儿,马上就让沈巍彻彻底底地愣在了原地。

“沈巍。”他听见赵云澜的声音,他今天说了太多的话,声音都变得沙哑了。可这声音又很温柔,是一股于他平常不相符的温柔和慎重。沈巍迷茫地抬起头,入目就是赵云澜突然放大的、泛着微红的好看的脸。

“你的嘴唇也是凉的吗?”赵云澜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然后是一直缭绕在他们身边的,突然浓烈起来的酒气,接下来是对方扑在他呼吸间灼热的呼吸。

最后是他的嘴唇,沾着酒液和少年人热气的嘴唇贴了上来。

沈巍一下子失了神,恍惚间他觉得他在亲吻一团火焰。


-TBC-



评论(92)

热度(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