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54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来了来了大佬来了,此处一辆三轮路过~


54

他们两人昨天晚上闹得太厉害,直接导致早上赵云澜差点没起来。这家伙一觉睡到九点半,还没醒呢就伸手去够床边的手机,迷迷糊糊被沈巍一句“你起来了?”吓得好险没从床上翻下去。

“沈巍?!”床上的赵小公子一个挺腰就做了起来,他到底也是常年锻炼的人,折腾一晚上爬起来依旧生龙活虎的。倒是沈巍紧张的不行,内服外抹的消炎药买了不少,还顺带着又是水果又是早餐的。

“嗯。”沈巍点点头,给赵云澜递过去一杯温水“你先漱漱口,我买了点早饭,你要吃吗?”他手里还抓着个床上的小桌板,俨然就是打算让赵云澜在床上度过这一天的架势。

“嘶——”床上的玻璃人倒是捏了捏发酸的腰,顺手抓了个略显宽松的衬衫就爬了起来“哪有那么金贵,我去洗漱一下。”

他身上到处是斑驳的吻痕,腰窝、腿弯、大腿根部都是青紫的掐痕和还没褪下去的鲜红的牙印。赵云澜把衬衣往赤裸的身上一披,就蹭进了盥洗室里。衬衣松垮,堪堪遮住了一半的臀部,又顺着他的动作,露出了一大节后颈的皮肤——就连那上面也印了个带着血的牙印,四处散落着些斑驳的吻痕。

这沈巍到后半夜就跟发了疯一样,光是落在赵云澜身上的吻就让他招架不住。平日里也算听话乖巧地孩子,不知怎得真上了床就很失控了一样,到最后气的赵云澜差点把枪都摸出来抵着沈巍脑袋让他下去。

——当然也就嘴里说说,毕竟爽,还是有爽到的。

沈巍应该是帮他清理过了,这会儿赵小公子除了肌肉有些酸痛再没什么不适,清清爽爽的。只是抬头跟镜子里那人一对上眼,赵云澜一漱口水卡在嗓子里差点就给咽下去了,他看着镜子里那个眼尾还泛着红,嘴唇微微肿起来的人,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人,真的很想说一句:“没必要,您这样真没必要。”

等赵小公子收拾妥当从盥洗室出来的时候,他的新男友已经把房间收拾妥当了,昨晚上胡天胡地闹了一通的痕迹都被抹掉,地上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沾了乱七八糟各种液体的床单不见踪影,地上的安全套包装也都进了垃圾桶里——最重要的是,赵云澜转了转眼睛,发现某一面面等身镜上的精斑已经被清理过了,镜面依旧干净,忠诚地照出来了一个和昨晚上判若两人的赵小公子来。

“吃点早饭吧?”沈巍顺着赵云澜的目光看过去,很快又别开了眼睛。赵云澜挑起一边眉毛看着这个耳朵红的要滴血的小家伙,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他两到底是谁睡了谁。

“你不去上课?”赵云澜把放置了一晚上的手机摁亮,看了眼屏保上的日历问道。

“今天早上没课。”沈巍把碗筷摆好,又给赵云澜倒了杯温热的牛奶,又看着面前人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了点小菜塞进嘴里,这才端起了他那份早饭。

筷子还没放到嘴里呢,又被男人还略有些沙哑的一句“少来”惹得放下了筷子,小家伙抿着嘴唇,抬头看着面前埋头吃东西的人。

“你早上第二节明明有堂课。”赵云澜抓起牛奶灌了一口,舔掉嘴角的奶渣说道“赶紧吃完,我送你去学校。”

“我……我——”沈巍似乎还想垂死挣扎一下,但是赵云澜在某些方面一向法西斯的很,他眼睛一挑,否决了沈巍接下来的提议“没得商量的事儿,你这都多久没去上课了。”

赵小公子点了点桌子,一股子不接受反驳的气势“赶紧吃完,送你去上课。”

“好。”这事儿一看也没啥能争取的了,沈巍也就不再挣扎,安安静静地又慢慢吞吞地吃起他的那份早饭来。

四十五分钟后,龙大新任校草从某位大佬价格不菲的牧马人上下来的新闻就迅速的席卷了龙城大学,一时间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当然这一切,正忙着准备转专业的沈巍和去特调处处理事情的赵云澜暂时是不知道的,不过就算沈巍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去澄清就是了。

 

赵云澜一进特调处,就被里面纸醉金迷的气氛震得一个激灵。特调处里群魔乱舞,吃的喝的到处都是,各种早餐的香味争先恐后的往鼻子里钻,一群人背对着他不知道在下什么赌盘。

他走过去,还能听见林静的声音:“现在是汪徵、祝红、老楚压老赵在下面?”

然后是楚恕之不耐烦地声音:“郭长城你是不是傻子,赵云澜绝对是被艹的那个。”

用语之简单直白,把林静吓得一把捂住了郭长城的耳朵“求求你了老楚,你给我们留一点良心吧,不好吗?”

郭长城被捂着耳朵话都听不清,还是哆哆嗦嗦地勇敢发言“可、可是我觉得……赵处挺、挺那啥的,说不定就……”

他这黏糊糊又软绵绵的态度惹得楚恕之一瞪眼就要凶他,结果某位黑面煞神眼刀还没剐到小郭身上呢,就先碰到了站到身后的龙城鬼见愁。

楚恕之这眼刀是放也不是,缩回去也不是,只能静默的飘开,假装无视发生过的一样往停在窗外的一只小麻雀扎去。

麻雀似乎感受到了这人的不友好,扭了扭屁股,从窗台上独自离开了。只剩下一行人,畏畏缩缩、慢慢吞吞,像是从壳里钻出来的乌龟一样,伸长脖子看着站在身后的赵小公子。

“早上好呀。”赵云澜笑眯眯身后给众人打了个招呼,好声好气的商量“我看大家都很闲,不然最近往那边港口卸货的活谁去主动认领一下?”

没人喜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计,一时间众人纷纷收了声,把吃得喝得能拿的一拿,脚底抹油地溜走了。就最能搞事儿的林静还贼心不死,伸手想把忘在桌子上那些红色的钞票顺路带走,结果手还没伸过去呢,赵云澜长臂一捞,把那沓钱全收进了自己手里。

“充公,懂?”

众人纷纷敢怒不敢言,尤其是郭长城,头点的跟个打鼓棒一样,让人担心下一秒就会从那细瘦的脖子上滚下来。

暴君四处一扫,确定没有人再搞小动作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结果下半身刚挨上沙发就倒抽了口气。他慢慢的换了个姿势,半靠半躺倚在那,张嘴就要使唤人:“大庆,拿根烟来!”

“老赵,你看看你下半身那两根棍,学名叫腿,一般我们用它们来独立处理一些事情——比如倒水”大庆嘴里还嚼着鱼干,说话含混不清的。

“而你的上司一般让你用那两根棍去帮他做一些事儿,比如递烟。”大庆被赵云澜压榨剥削惯了,嘴里也就皮了一下,从抽屉里摸了盒烟砸了过去。

赵云澜接过来,伸手摸了两下烟盒,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放了回去,从裤兜里抽出根棒棒糖,撕开糖纸含了进去:“汪徵,薛家请咱的酒店定好了吗?”

“目前的想法是订在王一珂旗下的那家酒店,她办事儿一向比较稳妥一点。”汪徵一边回话,一边跟祝红四目交汇。

——睡过了吧?

——肯定睡过了,你看他坐那个姿势。

——对!

“就王一珂那家店吧,光天化日的,我看薛家是不要命了才敢再继续折腾。”赵云澜在用舌头把糖翻了个,敲起脚来摸出手机给他的小男朋友发微信。

“那这次带谁去?”祝红问道。

“嗯……我。”他把棒棒糖拿出来,假装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还有?”

“沈巍。”赵云澜点点头,没去看众人交汇在一起的眼神。

“还有?”

“没了。”他把糖往嘴巴里重新一放,两手一拍,说道。

“你谈恋爱把脑子谈瓦塌啦!”祝红被他气的拿起东西就要往他脑袋上拍“怎么说你得带上几个保镖?”

“不用,去吃个饭罢了,要什么保镖。”赵云澜摆摆手手,面上不显,心里却思忖着,还叫什么保镖呢,你这带个沈巍等于带了大半个特调处的战斗力的都。

赵云澜嘴角刚掀起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就被光明正大摸鱼的林峰吓得缩了回去。

“我操,快来让人啊!”上网冲浪的林静仿佛被掀了冲浪板,“噌——”的一声双手把桌子一拍就从显示器那冒出了头。

他这还不急着说,非得等着所有人把目光转到他那边去,才迫不及待得开口

“——鬼王退出了!”

平日里提起鬼王总是兴致缺缺的赵云澜这会儿倒是第一时间翻起了身,还因为动作太快删了腰被小郭眼疾手快的扶住。

“没事儿吧赵哥?您腰不好就——”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一把捂住了嘴。赵小公子坚决遏制了郭长城继续说下的行为,顶着众人暧昧的眼神,直起腰顽强地朝林静那挪了几步“怎么回事儿?”

“鬼王好像不干了,退出地下杀手行列了,现在这里已经找不到他的资料了。”榜单一刷新,常踞榜首的第一名已经不见了踪影,其余九个人以此顶上。

林静鼠标动了动,点进论坛里一看,这个位于网络边角里的论坛已经彻底炸了锅,从首页扫下去,满屏幕都是鬼王。

定睛一看,最扎眼的一条已经加红加粗,还带上了小火苗:“开什么玩笑,鬼王退了?!是真的退了还是被招安了?!”

再往下一看,紧挨着就是一条大胆设想:“开几把玩笑,就鬼王随地乱杀的毛病,还招安,怕不是就地枪杀”

赵云澜打眼一看,被其中最无人问津的一个新帖子吸引了目光,冷冷淡淡,无人理会,看起来真的很凄惨。

——鬼见愁买走了鬼王吧,我看赵家最近挺需要人的。

嘿,这小子有前途。赵云澜摸摸下班,赞赏的点了点头。


-TBC-

真的很想写杀手论坛!!社会人的狂躁交流哈哈哈哈哈哈!
——他妈的老大急求快准狠的杀手,赶紧推荐几个在线等,速度!

——我操我就一枪爆了那傻逼老板的狗头,怎么会有这种傻子领导?

——我能雇鬼王杀了雇我的人吗,任务实在完成不了了!

 


评论(101)

热度(1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