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AKA 上(巍澜 人鱼AU)

*大学教授沈巍X人鱼赵云澜

*谢谢瓜瓜激烈建议和各种帮忙!我好爱好爱好爱瓜瓜!

*OOC有 BUG也有 是个傻白甜短篇 沈教授不太白


不好意思大佬哨向,让我们人鱼澜澜来先插个队哈!


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鼎鼎有名的沈巍沈教授恋爱了,而且是正在热恋中,这是他的学生发现的。

恋情似乎是从上个月的礼拜一正式开始的,直到现在很多学生都能想起来那一天,因为那一天沈巍是踩着上课铃进来的——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儿。

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讨论一下讲台上的沈教授为什么今天来的这么玩晚,就被含笑的高冷教授冲击的得了群体性失语症。沈巍本来就长得好看,生得一副眉眼如画的好样貌,只是对人总是七分有礼三分疏离的。这会着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气,浑身一股子由内而外散发的快乐感把底下的学生一个个震得呆若木鸡。

其实也倒不是说他上课总是板着个脸,沈巍作为龙大最知名的教授,每次上课的态度那是一点差错都挑不出来。课堂上态度严肃认真,就算露出的笑容也是恰到好处,标准格式的。哪里有像那天一样,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欢喜,偶尔说一句话,都是要从翘起来的嘴角边溜出来的。

下课的时候也吓人,下课铃一响,沈巍的“好了同学们,我们下节课再见。”比底下学生收拾书包的声音跑出来的还快。他甚至没来得及看一下学生颤颤巍巍试图举起的手,随意的把桌子上的书本往手里一拢,就先所有人一步离开了。

只剩下一群学生面对空无一人的讲台目瞪口呆。不怪他们惊讶,实在是沈巍太过反常,以往哪一次上课沈巍不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那次不是等到学生们全部问完问题,再跟助教嘱托几句才离开的?哪里有今天这样,一下课连影子都没了。

于是就有人猜,沈教授是不是恋爱了。

这个谜底揭晓的很快,几乎没有什么波折。起因是一位异常勇敢的同学在沈巍第二次踩着铃声来上课的时候举起了他的手,目光灼灼的看上讲台上的教授。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儿吗?”教授态度依旧很好,嘴角还带着一抹笑,头微微一点,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没什么事儿,”这位壮士算是在沈巍面前混的比较熟的了,她气沉丹田,声如洪钟,带着全班人的希望问道:“就想问一下,您是不是谈恋爱了?”

“……”所有人,包括讲台上的沈巍都因为这掷地有声的问句呆了一秒。一秒钟后,沈巍伸手扶了扶眼镜——于是就有人看到,他手腕上系着的一个小手链的坠子掉了出来,那坠子是红色的,血一样的赤红色,雕成了一小片鱼鳞的样子。在阳光下像果冻一样,饱满又晶莹,是非常好看的首饰。

沈巍把扶完眼镜后的手重新压在讲台上,说道:“是,我跟爱人正在恋爱中。”

——嗡的一声,整个班炸开了锅。

沈巍恋爱这个消息立马以光速在龙大传播开来,一时间上至已经离校两年的学姐学长,下至还在高三为梦想奋斗的未来学妹,所有人都知道——沈巍,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顶尖教授,已经恋爱了。

消息在校园里如同病毒一般肆意扩散,等撞到研究生院的时候,早就历经风霜的学姐学长们对此倒是态度平静:“何止是恋爱,沈教授和他恋人,那是热恋中好吗?一刻都不能离的。”

这就又是个晴天霹雳了。是沈巍带的研究生出来说的,说的是不久之前的一件事儿。

那天实验室的实验出了点问题,沈巍一个人停在实验室处理数据,午饭也没来吃。等他们中午休息好了下午正准备继续实验的时候,打开门才发现沈巍正趴在桌子上休息。

数据都已经处理好了,桌面也重新整理整齐,沈巍坐在角落里靠窗的位置上,一只手撑在脸颊侧面。他的眼睛垂下来,睫毛托起一小片漏下来的日光。白色的耳机留了一只耳朵,剩下的一边耳机躺在桌子上,好像在跟他一起休息。

那是很好很好的一个场景,学生们像是一片羽毛似的飘了进来,小心的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是一动也不敢动,就怕打扰到他的。

在这万籁俱寂的场景里,那剩下的一只耳机里的歌声就随着一阵微风飘到了众人耳边。那声音很轻,不急不慢的哼着,众人再仔细听,也只能听见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调子。

沈巍通话音量调的小,耳机里的声音也不重,自然没有人会听见那头轻轻的在哼着歌,唱的是《诗经》,是“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曲子绕在耳边,是温柔的亲吻,那歌声回荡在这小小的耳机里,像是旷古原野上刮起的风。

又唱了一会儿,那声音低了下来“睡了吗?”。

耳机里的声音很好听很好听的声音,还夹杂着些许水声,可惜没有人回应。于是耳机里又传来一声轻轻的笑,像是山谷里一滴泉水落下的声音。

 

龙城大学最受学生和助教欢迎的沈巍恋爱了,而且他还养了只猫,这是沈巍的助教李茜同学发现的。

她作为沈巍的助教,除了平常帮忙捣鼓一下PPT,弄一下投影仪,整理个数据,批改下作业,也没什么活计了,整体来说比较悠闲。这人一闲下来,就容易四处观察。李茜其实是第一个发现沈巍恋爱的人,可奈何无处求证,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一个人硬生生憋到教室大爆炸才蹲到角落里激情流泪。

李茜发现沈巍家里养了只猫纯属偶然——并且她敢肯定,他绝对是全龙大唯一一个知道这事儿的人。

她是那天帮沈巍整理作业的时候发现的,一向爱岗敬业的沈教授自从谈恋爱之后,是绝对不肯在学校多呆一秒的,仿佛在这个吃人的学校多挨一分钟,他的女朋友在家就能把家炸个天翻地覆一样。

所以有时候沈巍会挑一些文章或者教案带回去再修改,那天李茜把资料递给他的时候,刚巧看见沈巍白净光洁的手背上,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血痕。

那道伤口不深,已经结痂了,像是被某种动物的爪子划伤了一样。从袖口探出来不短的一截,拓在沈巍偏白的手背上,看起来扎眼的很。

“沈教授……您这手……猫抓的?!”李茜吓了一跳,又不敢动他,只好站在原地盯着沈巍的手臂看。

沈巍像是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背上的伤口,低头看了一眼后,往下抻了抻袖子,似乎是想遮掩一下。“是我把他逼得有点急,他不小心的。”

“是是是,猫儿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哪儿伺候的不对了就要伸爪子的,教授你不行给他把指甲一剪吧。”

“不用。”沈巍拒绝的还挺干脆,年轻教授眼睛弯起来一点儿,嘴角也扬起来一些笑“是我不好,下次我注意些就是了。”

“沈教授,猫猫可不能这么惯啊”李茜简直痛心疾首,她万万没想到,这教授养起猫来也是这么副温温柔柔,任由家猫作威作福的样子。“我原来有个朋友也养猫,后面把猫惯得都养不住了,什么都敢干,趁他不注意还偷偷溜出家门了……”

她兀自劝着沈巍,没发现刚刚那句话一说出来,沈巍的眉头就轻轻蹙了一下,那双一直含着笑的眼睛也没了笑意。

但那只是很短的一瞬,沈巍很快又恢复了那副好脾气的样子,他朝李茜点点头,道了声谢:“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不谢不谢。”李茜摆摆手,笑着回道:“应该的嘛。”

 

龙城大学无数女老师心中的白月光,老教授心里的金龟婿沈巍沈教授恋爱了,而且沈巍本人相当的宠恋人,这是他的同事发现的。

“是真的唉,我那天上完课回家还在超市看见沈巍了。”说这话的是位教英语的年轻女老师,叫王一珂,她这学期上课的教室就在沈巍教室的旁边,时常奋斗在八卦的第一线。

她是上个礼拜二的下午在超市遇见沈巍的,平素总是一身西装不苟言笑的沈教授正站在生鲜区,拧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盯着在里面一排排躺地整整齐齐的淡水鱼挑挑拣拣,深情庄重像是在面对实验室的各类数据。

英语老师往他拎着的购物筐里一看就惊呆了,里面像是摞在沈巍书桌上的资料一样,已经整整齐齐码了好几盒鱼生了,三文鱼金枪鱼龙利鱼一应俱全,霸道的占了二分之一的位置。剩下的蔬菜水果之类的被挤到了一边,可怜兮兮的缩在角落。

“沈老师也来买菜?”王一珂看着对方终于挑好了鱼,隔空指了指让导购人员包好后,开口问道。

沈巍像是才注意到她的存在,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很快露出个礼貌的笑来:“是,家里的爱人喜欢吃鱼,我就来买些。”

这也买太多了……王一珂暗自腹诽到,又瞅了一眼那半框鱼肉,暗自咂舌“她这么喜欢吃鱼生……?这个吃太多好像不太好,怕有寄生虫。”

她教室跟沈巍离得近,之前也跟沈巍有过一些来往,关系还算不错,这会儿倒是能说上一些话的。

沈巍听罢,眉毛微微皱了一下,脸上是很无奈的样子“是……我也说过,他总说不听的。”年轻教授语气显得有些苦恼,可翘起来的嘴角又带着点笑,连着有些无奈地抱怨听起来都是甜津津的,像是不远处烤甜点的香气,一看就是刚恋爱小情侣的样子“可能他习惯了,不太在意这些。”

“那也要尽量注意一下啊,而且有的鱼肉性寒,吃起来还是要注意的。”她没忍住,又多说了几句。

“嗯,谢谢你,我会尽量注意的。”

王一珂还再想说些什么,就听见沈巍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的手机铃声一向调的小,除了本人基本上没人能听见的,可奈何王一珂离他近,耳朵又灵,模模糊糊的能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悠悠扬扬地唱着:“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那声音里仿佛浸着淡淡的水气,像是流过耳畔的溪水,四月里雪水初融第一抹的春风;像是夏日里从林中蹿过的小鹿,又像是七月里每一片花开的声音。

要是真的有所谓的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了。王一珂听着听着,不由地愣在了原地。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沈巍已经拿着电话朝转过身走向糕点区了。他的声音被暖黄色的香气浸的发软,像是泡进了蜂蜜牛奶,融进了黄油里一样,带着一股子又软又柔和的甜味,是你再冷硬的一颗心都会不自觉地被暖化了,朝他笑起来的。

“是,我给你买的北极贝,你不用去取,我回家的时候会拿。”

“……嗯,嗯……可以,但是不能吃太多……”

“……买了,都买了。”

“好,这个不能吃生的,等我回去给你做……”

“不要动,等我回来,好……”

 

“啊,沈教授居然还会做饭啊。”另一个教英语的老师见缝插针的发表感言“我一直以为他这种看着文文气气满肚子书卷气的教授不会做饭的啊,我还以为是他女朋友在家干家务呢。”

“哪里的事儿哦,”年轻老师们对沈巍的了解似乎比他自己还要全面,这会儿一个个的踊跃发言“沈教授的女朋友从来不干家务的嘞,沈巍不让她动的。”

“是啊是啊,我原来有听到沈巍跟他女朋友说‘那个太危险了,你不能动,等我回去做给你吃……’还有什么‘你都放着吧,等我回来弄,你去玩你的。’我的天我都听醉了,我那天听学生说,他课间休息都要去给女朋友打电话的,特别不放心。”说这话的是个辅导员,年纪轻性格也好,很容易就跟老师同学们打成一片,拿到的消息也是老师同学两方都有。

“不是吧,课间休息都要打电话,他女朋友不上班吗?”

“可能……不上吧?”

这句话一出来,又是一片唏嘘声。

“哎呀你们不要小看人家女朋友的,虽然女孩子不上班,但是人家家里很有钱的哇。”比起小姑娘们,年龄大一些的老师似乎把八卦的目标更多的放在了那位神秘女友身上。“怕不是沈教授养着女朋友,是女朋友养着他喽。”

“那不可能的吧……”中年教授的声音一出,就有急性子的忍不住反驳了“沈教授是国家学者,抛开学校福利不说,这种外快都够赚好多了好吧?”

“那是你没看沈巍身上的首饰——就脖子上那个,珊瑚珠子。”

她这么一说,大家倒是都想了起来,沈巍是前一段开始脖子上挂了条项链。那条项链样式精致漂亮,戴在男人身上也并不显得女气,黑色系绳,银色坠子做成勾爪的形状,牢牢抱着一颗又大又圆润的红色珠子。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了,那个珠子是珊瑚珠子啊,天然的红珊瑚啊。”另一个女孩像突然想起来了,声音压得低低地“你们到时候仔细看,那还是阿卡红珊瑚,牛血红呢。”

她这话一说,围在旁边的一圈人立马惊叹的“哦——”了一声,这边大部分都是经常逛逛逛买买买的,一说是阿卡红珊瑚,立马叽叽喳喳的掀起了一波讨论热潮。

天然的红珊瑚本来就是珊瑚里的精品,自然不用说还是红珊瑚里最名贵的“阿卡”了。沈巍的项链上的那一颗阿卡红珊瑚更是晶莹圆润,色泽透亮,看起来就带着一种沉重感,相当的价值不菲。

那颗珊瑚珠挂在沈巍胸口,像一滴正落下来的心头血。

“啊……那是他女朋友送他的啊!”

“是啊,你再看他手上那个手链,上面挂的鳞片样的小坠子也是阿卡。”

“这女朋友家里搞珊瑚生意的吧我的天……”

“反正我看的珊瑚这么多,再没见过比他那两块还漂亮的珊瑚了,绝对是顶级的阿卡。”

“妈呀……”

“唉,对了你们说——”

另一个尖细的女声刚响起,就被旁边同事一胳膊肘撞得没了声。她惶惶然的回头看去,正看见刚刚下课的沈巍从教室里出来。

 

他依旧是一身妥帖的西装,薄薄的衬衫下,血红色的珊瑚坠子透出点模糊的颜色来。沈巍腿长,步子迈得很大,甚至于学生还没几个出教室呢,教授已经先一步到了电梯口。

在没有课的时候,沈巍总是这样神色匆匆。以前或许还会有人问一句:“沈老师,这么急着干嘛去啊?”但现在,基本上学校的大部分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回家。

那边讨论声依旧激烈,沈巍却充耳不闻。他家离学校不远,避开高峰期,回家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今天他不需要去超市买什么,食材早上已经买好了,是正新鲜的,等着他回家安排。

临到家时沈巍停了停,拐到家门口的甜点店装了个小蛋糕才上楼,他的爱人喜欢吃甜食,除了鱼肉外经常会尝试些人类的食物。是个不太挑食、又很可爱的家伙。

沈巍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微笑来,推开了家门。

在静悄悄的屋子里,楼上某处传来的水声显得尤为明显。沈巍把鞋换好,领着蛋糕就缓步上了二楼。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门半掩着,推开门进去,入目就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鱼缸。碧绿色的,里面盛满水。那头窗户里夕阳的光照进来,整个水面都波光粼粼的,像是撒了闪粉的绸缎一般。

“云澜,我回来了。”沈巍说着,轻轻带上了房门。


-TBC-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诗经 天作》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诗经 隰桑》

*突发人鱼小短篇,我好喜欢人鱼澜澜哦……

评论(130)

热度(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