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50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本来其实是想写ABO的……但是大家喊大佬太厉害了,就干脆先写大佬吧……(其实是因为不好光明正大开车)

对不起,刚刚又忘记说了,万圣节快乐!给大家吃糖果不要捣蛋!【不是


Chapter.50

总而言之,不管沈巍最后心中是怎样想的,反正赵云澜是推开了一切工作,心安理得的陪着他在医院住了下来。

其实这么大的阵仗下来,要处理的事儿总是少不了的。各家都急着想见赵家主一面,动手绑架的人要查出来,对薛家的态度也要明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像一团乱麻一样缠在一起,偏偏要紧关头家主进了医院,整日的缩在病房里不出来,谁也见不着人。

要不是大庆祝红左右斡旋,各家早都找上门来了。这边赵云澜的手下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想着把一分钟掰成120秒来仔细用的,那边赵小家主倒是悠悠闲闲地在沈巍病房里待着,以照顾病人之名行谈恋爱之实,把两个小时当一分钟来浪费的。

祝红被这人气得一天联合所有人骂他二十四次也无济于事,赵小家主反正就是呆在了沈巍身边,连病床都给挪到了一起,是早上稍微来找赵云澜早一点都会不小心被赛一口狗粮的。

其实说实话也没什么要他做的,赵云澜不会做饭,最拿手的不过也就是泡面。最多也就倒倒水、负责给沈巍把床摇上摇下——甚至于要不是保安早就被他支出去了,这些都轮不着他来做的。他也不忍心摧残沈巍,让小家伙吃他的拿手泡面,于是沈巍每天吃的都是赵家厨子做好的,跟医生确认无误了,捂在保温盒里带过来的餐点。

赵云澜的工作也就又顺势增加了一项——喂沈巍吃饭,中间沈巍无数次的挣扎反对过,被赵云澜无情压制。沈巍吃的面红耳赤,赵云澜喂得心情愉快。

甚至于喂沈巍吃饭,已经变成了他每天的快乐源泉之一。

“来,张嘴。”赵云澜舀了勺飘着热气的粥,大颗大颗的虾仁裹在煮得软糯的大米里,乳白的米粒配着跟床上人耳朵一样红彤彤的虾仁,还沾着点翠绿的菜沫,是很好看又相当美味的。虾仁的清甜和着一抿就碎的米粒,咬一口,大米的香气就从舌尖探出来,让人口舌生津。

沈巍这会儿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他不再像之前那样顽强地要求自己来吃,在跟赵云澜的几次博弈后他终于学会很好的配合赵云澜了,令人满意。

事到如今,赵云澜想起当初沈巍够着够着要抢他手里勺子的场景还是忍俊不禁,沈巍当初也曾努力坚持过,不过最终还是败在了赵云澜的执着下——毕竟他从来没有倔得过赵云澜的时候。

“明天想吃什么?”赵云澜舀起一勺粥晾了晾,挑了个大虾仁塞进自己嘴里了。

“……都行。”沈巍看着赵云澜被粥润得晶亮的嘴唇,挪开眼睛。

“那不然……”赵云澜刚打算说下去,门就被人从外面猛得推开了。大庆几步子迈进来,沈巍含着的那勺热粥还没来得及落进嘴里呢,两人都被惊了一跳,勺子还在手上,就齐刷刷地看向那位不速之客。

“擦——”大庆万分痛苦的嚎了一嗓子,两眼一捂就冲了出去“赵云澜你要不要脸了,赶紧出来有事儿找。”

“这什么人啊,猫爷我真是服了。”大庆骂骂咧咧地声音像他一样热热闹闹蹦进了两人的耳朵里,赵云澜清楚地看见,沈巍的耳朵又烧了起来。

“你先等着,我去问一下大庆这家伙有什么事。”赵云澜把碗搁下,叮嘱了沈巍一句就转身走了出去。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离开的背影,他这两天很久没穿过西装了,总是一身居家衬衣,松垮的罩在身上,下身一条牛仔裤,勾出好看的线条来。

沈巍是不愿意这样的赵云澜走到走廊外让那些看着的,这样的赵云澜是有些柔和,贴着他心口的,是家里的他。

只要一想到外面那些等着保镖,偶尔走过的医生,护士,会看到这样的他,沈巍内心就没来由的蒸腾起一股阴暗的情绪。他可以勉勉强强分出西装革履,手持枪械的赵云澜给他们看一点——毕竟那是赵家的家主,是龙城地下人人谈之色变的鬼见愁。可是私底下,这样一个懒散又随意的赵云澜,他总是有些独占的意思的。一想到会让别人也看到这样地他,沈巍心里那些长久积攒起来的戾气就迅速聚拢起来,怂恿着他去实行那些危险又可怕的想法。

沈巍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把那些纷杂地思绪用力压下去。

——赵云澜不会喜欢他这样的。

 

“怎么了?”赵云澜把病房门带上,直接给了等在一旁的大庆一脚。大庆捂着屁股蹿出一米远,回过头就瞪着赵云澜。“我靠,我辛辛苦苦给你工作,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殴打员工?”

“闭嘴吧你。”赵云澜揉了揉手腕,把话题拉回正轨“有什么事儿?”

“薛家找你来着,无非就是那些屁话我就不说了,总而言之中心思想就一个,想瓮中捉鳖。”

“……”赵云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大庆是不是在借汇报工作来辱骂自己。“好好说话。”

“就是薛老九,想请你吃个饭,道个歉来着。说抓了你这个情人不好意思,给你赔个礼,希望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问安排在什么时候你比较方便。”

“哟,这薛老九出息了,这次还知道来问下我意见?”赵云澜嗤笑一声,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摸了根烟,想了想又换到了另一边口袋里,摸出根棒棒糖来。

“谁知道呢”大庆咕哝一声,挠了挠头“所以怎么办,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啊。”赵云澜把棒棒糖扯下来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糖棍,说话含混不清的“你就跟他说,我这边……”

他顿了顿,似乎在想些什么。大庆看着两眼放空,用舌尖把棒棒糖拨到一边含着的赵云澜,没有说话。

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赵云澜叹了口气,像是终于决定了什么一样,说道:“你就说,我爱人身上有伤,我这两天正在照顾他没法分身,等我伤好了会通知他方便的时间的。”

大庆的眼睛在听到赵云澜嘴里吐出“爱人”那两个字时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看看斜靠在墙上的赵小家主,又瞅了眼病房的门,但最终只是也只是说了句“好”。

“行了,去吧。”赵云澜摆摆手,拉开门像钻回洞穴的龙一样溜了回去,临走还不忘给大庆留下一句“没事干别打扰了,忙着呢。”

得到了孤身一人站在原地的大庆一个白眼,顺带附赠了一句:“死老赵。”

赵云澜刚一进去就撞进了沈巍的眼睛里,他这才发现在自己在外面谈事儿的时候,沈巍的眼睛一直停在门的方向。

“没啥事儿,你躺好就行。”他走过去给沈巍腰后垫了个枕头,坐下来拿手背试了试温度。“还行,不算很凉,要再热一下吗?”

“不用了。”沈巍说道,他看着垂下眼睛盯着粥碗的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如果一直这样伤下去也挺好的。

 

不过沈巍愿意,主治医生可能就不太乐意了。就算他心里再想,还是被迫在各方面的仔细关注下很快恢复了健康。沈巍身体底子本身就好,这次呆这么久已经是难得的事儿了,更可况还有一群比他更担心他自己身体状况的,被赵云澜压榨到吐血的苦劳力。

医生一说没问题,特调处众人赶紧抢在赵云澜知道之前给沈巍办好了出院手续,等赵云澜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沈巍已经收拾妥当去上课了。

他们本以为赵云澜会喜气洋洋的接受这个好消息,可没人想到赵云澜听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冷笑了一下,就再没什么其他的表情了。

赵云澜单独一人去找了一趟为沈巍做检查的医生,两个人在病房里大概聊了有一个小时左右,等他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那张本来就表情微妙的脸更是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从办公室到车上,赵云澜始终一语不发,就是低头翻着医生的检查资料,来来回回得看。他浑身像是绷着一股劲,像是即将掀起狂风暴雨时的海面,眉毛拧在一起,眼睛里藏着心底的怒气,嘴唇绷得紧紧得,大庆一回头就被他这幅样子给吓了一套。

“怎么了老赵?”驾驶座上感觉不对劲的大庆蹭过去,一双瞪得多大的猫眼跟他一起落在那张检查表上。

“没什么,”赵云澜笑了笑,眼睛从上面挪开,直视着前方“身体没问题了,就该算算旧账了。”赵家家主把资料收起来,看着文件袋又冷笑了一声,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看不清情绪。

大庆悄悄又瞥了眼检查表报告,又瞅了眼赵云澜阴云密布地脸色,在心里为沈巍祈祷。“不是吧你,前一秒还在床边跟人二十四孝好男友的,这怎么身体刚好就翻脸啊?”

“我没翻脸。”赵云澜懒得解释,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在虚空里摆了一下“这不是一回事儿。”

“哦,行吧。”大庆看了眼赵云澜拧起来得眉头,明白这是他一直憋着一股气儿,到这会儿怕是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发出来了。他也没再出声,摸摸把头转过去就专心开车了,毕竟从没人敢往赵云澜枪口上撞。

“回去都别说话,老赵状态不对。”大庆一边开车,一边瞅着闭眼假寐的赵云澜,注意到他看不到自己之后,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迅速敲出几个字,一个几人的小群很快跳出来了一条绿色的消息。

聊天框顶上的群聊名称比之前那一排的“庆祝”表情还要抢眼——“当代周扒皮卑微劳工聊天群”,是被赵云澜看见就少不了一顿毒打的那种抢眼。


-TBC-


评论(122)

热度(1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