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49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回忆副本正式结束啦,接下来就真的是甜饼了,真的,不甜我杀头。

啊刚才忘了说,婚礼上的是GQ的那一身啦


Chapter.49

“老赵!你终于醒了!你……”祝红刚拎着早饭风风火火地冲进病房,就因为病床上的赵云澜沉默地收了声。她呆呆的看着赵云澜——赵家的小家主坐在病床上,头微微垂着,软趴趴地刘海盖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祝红扶着门把手看过去,发现赵云澜几乎浑身都在微微的、无法遏制地发着抖,她屏住呼吸的时候,甚至还能听见紧咬着牙关的声音,赵云澜露在被子外面的手青筋暴涨,甚至他露出来的颈侧也是涨红了的,一眼过去就能看见鼓起明显的青筋。

赵家家主没说话,他似乎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把自己摁在这张床上,来防止某些可能发生的过激举动。就算听到祝红闹出来的动静,赵云澜也只是抬了下压在被子上的手,用微不可见的弧度摆了摆,示意祝红赶紧离开。

“抱歉……”祝红恍然间生出点无措感和一种不经意打破了别人隐私的尴尬,她忙不迭地道了声歉,就拿着东西悄没声儿地退了出去。

她也没敢看赵云澜,只是守在门口,像一位忠诚的守卫一样非常自觉地背对着病房,留给赵云澜一点自己的空间。在祝红仰着头在门口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后,赵云澜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巍怎么样了?”祝红听见这个男人的声音,沙哑的、关切的,还有那么一点愧疚的。

“他还不错,已经脱离危险了。这会儿就是麻药劲还没过,医生说等过去了就好了。”祝红垂下眼睛,一双杏眼直勾勾地盯着地板上两人的倒影,她没敢抬头,怕自己会看到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行,我知道了。”赵云澜顿了顿,像是很艰难地理清了嗓子里打着的死结,他应该是喘了一口气,这才说出了接下来的话:“你去找林静一趟,让他把鬼王的资料都给我找来。”

“好,我这就去。”祝红干脆利落地应下,她没敢多停转身就匆匆忙忙地找林静去了。

林静的资料来得很快,赵云澜等了没多久,祝红那双高跟鞋的“咔哒咔哒”声就从电梯口一路冲了过来。

他扒着门框探出病房门看了一眼,就看见自家助理踩着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手里拿着密封的牛皮纸文件袋,风风火火朝他这边走来。这丫头业务看起来似乎还挺忙,一边拿着文件袋健步如飞,一边还握着手机,清脆的声音夹枪带棒的朝电话那头的人招呼过去。“我们赵家的事儿就不劳您担心了,您要是有这闲工夫不如多看看自己城南的那片场子,别一不小心又给警察封了,那到时候您就只能坐在家里尽情管您的闲事儿了。”祝红说完这话就愤愤然挂了电话,还附赠一个绝美的白眼。她眼睛大,瞳仁又黑又亮,泛起白眼来也是气势汹汹的。

或许是因为那通电话的功劳,祝红这会儿像终于从之前那种尴尬里脱身出来了一样,她把文件袋往赵云澜怀里一塞,气的胸膛都在剧烈起伏。

“行了,少生点气,不值当。”赵云澜把文件带怀里一揣着,顺手带上了门。

他把房门阖上,站在原地思索了很久之后才走向窗台,给自己点了根烟。平日里见刀见枪也没发过抖的手,这次倒是点了几次烟都没点上,打火机的火花擦着雪白的烟卷过去,一点儿痕迹也没留下。

“哈。”赵云澜笑了一声,干脆把打火机扔开,叼着没点燃的烟卷,就着窗外的光,翻开了那份密封严实的文件袋。

——龙城顶尖杀手鬼王林林总总的过去,就这样被晾晒在了秋天的阳光下。

赵云澜从里面抽出几张薄薄的纸,那是再普通不过的A4纸,直冲着光源时被晒得近乎透明。赵小家主眯起眼睛,一行行的看下去。

出生地不祥,八年前疑似出逃,全龙城的地下通缉令上都是那张小孩子阴狠又乖戾的脸庞,只是一个月时间不到不到就重新归入了组织,之后开始接手暗杀任务。他完成许多任务的时候不过是个孩子,甚至于一枪爆了钱家家主的头也最多不过十五岁的年龄,是没人敢得罪的。

很奇怪的,赵云澜看着“鬼王”这两个字,有一瞬间像在这两个字里看见了铺天盖地的鲜血和哀嚎,无数死在他手上的人露出半截身子,苍白的手臂探出来,像是被涂满白漆的干枯的树枝一般摇摆着,朝他吼叫着,啼哭着。这是千百万滴鲜血和百十条人名堆出来的名字,念一句都是冲天的血气。但是他眨眨眼再看,又看见的只是那个八年前的小孩子,他被自己托在怀里,拿着一根棒棒糖不知所措,因为糖果的甜味扬起一丝惊喜的笑来;又或者是那个夜晚的高墙上的小家伙,干裂的嘴唇贴在他被风刮得冰凉的脸上,落了一个干干净净的亲吻。

赵云澜一路看下去,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写得清楚明白,他也像是站在沈巍身后一样看了个全乎。

等到赵云澜终于看到最后一行抬起头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他眨了眨略有些干涩发红的眼睛,看着窗外的秋景。

今天的银杏叶已经黄了,一路伸上去,迎着秋天深蓝色的天空,像是贴在上面的金箔一般。

赵云澜盯着这些漂亮家伙看了几分钟,他嘴唇微张,像是无意识的喃喃了几声,细细听过去,那几声反反复复念得都是同一个名字

——“沈巍啊沈巍。”

声音落地的那一刻,赵云澜好像才回过了神,他像是嘲笑自己突然地多愁善感一样哼了一声,把叼在嘴里的烟卷扔开,赵小家主伸手勾过被自己扔在一边的打火机,点燃了手上那几张白纸。

——这一次他的手又平又稳,火苗轻快得跳了出来,咬住了白纸的一角。

赵云澜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几张纸迅速烧起来,火焰舔遍了白纸的每一寸,把他们烧得一干二净。然后他看着落在烟灰缸里的灰烬,挠挠后脑勺像鸟窝一样乱七八糟的头发,冲进了盥洗室。

等赵云澜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又是那个清清爽爽、干净利落的赵家家主了。头发得服服帖帖,下巴堆起来的胡子也小心修整了一番,沐浴露的香气暂时遮住了医院的消毒水味,新换的衬衣上没有一团一团的血块和腥气,倒是衣物清洗剂的气息把那些浅蓝色衬衣显得更加柔软可亲了一些。

“行吧。”赵云澜像是叹了口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大片大片的阳光从窗外铺展开来,争先恐后地从外面挤进来,像是笑闹的孩子一般霸道的挤走医院里病恹恹的气息,若是你回头看一眼,就能看见万里晴空、微风和煦,这实在是秋日里,最好看的一天了。

 

赵云澜推开沈巍房门的那一秒,躺在床上沈巍正好睁开了眼睛。

床上的小家伙侧过头,醒来的第一眼就是赵小公子朝他走过来的样子。外面应该还刮起了一股风,把半掩的窗帘吹起来,露出一点点还残存着夏日余温的风来。

赵云澜大步走过去,猛地把帘子拉开。在帘子外堆了许久的阳光蜂拥而入,一口气全泼在了他两身上,远远看上去,像是落了满身金黄的银杏叶。

然后他转过身,给沈巍倒了杯水。赵云澜做这些事的时候沈巍一直在看着他,那双弯起来的眼睛不错眼珠地盯着赵小公子,像是他那一双眼睛里,只能容下这么一个人一样。

“你忙完了?”等赵云澜坐下来,把水杯递到他嘴唇边上的时候,沈巍问道。

“多大点事儿,也就一会会的功夫。”赵云澜看着沈巍喝了几口温水,把他的杯子接过来,神色自若地问道“倒是你,感觉怎么样了?”

“感觉还好,没什么要紧的。”

“还没什么要紧的呢?!”这轻飘飘地一句话把赵云澜气得抬起手就想给他头上来一下,结果一低头扫到沈巍一身的病号服,只得咬了咬牙又硬是把手压了回去。“再送来晚一点你怕是就归西了,到时候我估计就只能去找阎罗王给你改生死簿了。”

赵云澜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小家伙现在是打又狠不下心的,只能骂上两句解解气。其实哪有那么严重呢?多重的刀口,多深的伤,沈巍都是在心里一点点算计好了才敢上往上撞得。他有时什么也不怕,有时又实在惜命的很,自己是千辛万苦才走到赵云澜身边的,在一起的身上时候总是恨不得把一天掰成两天、三天慢慢地、细细地磨着过的,那里能这样白白送了命?

沈巍心里想归心里想,眼睛还要看着赵云澜,顿了顿才从苍白的嘴唇里挤出来一句:“你没事儿就好,”他看着赵云澜,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映出的全是小心翼翼的温柔“总归都是值得的,我愿意。”

沈巍这句话,虽说有着故意卖惨,想让赵云澜彻底翻过卧室里那件照片册,还有他隐瞒身手这事儿的嫌疑,但却也是一颗真心捧出来,把自己那些情意都拿在明面上,摊开了给赵云澜看着的,是再较真不过、再赤诚不过的。

他这样说着,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八年前是这样,八年后也依旧是这样,只要赵云澜没事儿,他总归都是愿意的。

赵云澜看着沈巍,刚醒来的沈巍没带眼镜,他能很清楚的看见里面倒影的一整个自己——那个自己看着沈巍,眼睛微微染上了些红色。

这段无言的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赵云澜打破了沉默。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长叹一口。

于是沈巍听见他的声音,尾音轻轻地扬上去,遮住话里酸涩又苦楚的味道:“以后可别这样了,你要是出什么事儿,我得心疼死。”赵云澜停了停,朝沈巍张开了怀抱:“来,哥哥抱抱。”

赵云澜的声音扑在沈巍耳边,像是一抹颜料,迅速把他耳廓刷的通红。他的胸口温热,胸腔里藏着心脏鼓动的声音。

“好。”沈巍说道,他抱得很紧,像是要把这八年的缺,一次全部补上来一样。


-TBC-

评论(125)

热度(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