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44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来,大家跟我大声朗读:傻 白 甜 恋 爱 故 事 !不要怕!


Chapter.44

从第二天开始,赵云澜明显地感觉到来抓他的人增加了。

两边人马风格迥异,可是却奇妙的混杂在了一起。赵云澜清晰地意识到,有另一拨人也加入了这场猫和老鼠的追逐战中。而且其中一边,应该是另一边的狗腿,听他命令形式,不敢轻举妄动。

赵云澜把帽檐往下一拉,拉着带着兜帽的沈巍快步走出了超市。包围圈在不断缩紧,人手也在逐渐增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能给他们留出条逃生的缝隙——就像是有人在故意耍着他们玩一样。

到底是谁呢?赵云澜在心里思忖。这人目标应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要是冲着自己来的,那肯定恨不得当场就把他一波带走。薛家赵家两家应该仍在拉锯,他们肯定迫切的需要关于赵云澜的消息——最好是他客死他乡的绝好消息,薛家绝不会容许赵云澜在这里四处乱跑,骗着追他的人一路狂奔。

如果不是他的话,那那个人的目标只能是——赵云澜一低头,沈巍的眼睛就碰了上来。他仿佛天生自带赵云澜雷达,每次赵云澜看向他的时候都能得到小孩的回应。沈巍看着赵云澜,眼睛弯起来,露出一个笑。他怕把兜帽顶下去,连笑都是小心翼翼的。赵云澜揉揉他的头,也朝对方咧了咧嘴,在心里叹口气转过了脸。

“这可怜孩子。”赵云澜在心里腹诽,如果对方的目标不是他的话,那就只能是他手里的这小孩。这么小个孩子派上了如此大的阵仗,如果不是对方闲得无聊,那就是他太“重要”。一起相处这几天,赵云澜已经大致猜出来了沈巍的身份,瘦小却满是肌肉的身体、苍白的皮肤,完全超过一般小孩的成熟冷静,不是家族培养的杀手,就是组织训练的雇佣兵。然而不管是哪一种,被抓回去的结果都是致命的——没有人愿意给不忠诚的逃兵优待。

赵云澜低头看着沈巍,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小家伙刚把糖纸撕开,他把棒棒糖取出来,舔了两下再严肃认真的放进嘴里。动作严谨的不像再吃糖,倒像在做什么功课。

“怎么了,昆仑?”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沈巍抬起头来,含着棒棒糖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像只猛塞东西的小仓鼠。

“没事儿。”赵云澜握紧了攥着他的手,他的声音有一瞬间的沙哑,有很快归于平静“就在想,你要是跟我住一起的话,我得给你准备房间,家具喜欢什么样的啊?”

“……跟你一样的。”

“那可不行,我那不适合小孩子。”赵云澜笑呵呵地,拉着沈巍向前走去。在他没注意的地方,沈巍藏在衣袖下的手攥成了拳头,指关节因为用力都微微发着白。他乌黑的眼珠接着头发的遮挡看向斜后方,在那个报刊亭的侧面,影影约约露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来。

沈巍兜帽下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如果有人拨开他的头发,一定会被他脸上的表情吓一跳——那是一种很复杂的表情,夹杂着仇恨、厌恶、和无尽的愤怒,他们交织在一起,让这眉清目秀的小孩无端地透出一股阴恻恻的杀气来。

他来了,沈巍无比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

 

这几天赵云澜开始失眠,他依旧抱着沈巍入睡,却会在沈巍熟睡之后一个人下床;他也开始抽烟,他会一个人去阳台,把旅馆的推拉门锁好,然后对着夜空点燃一支烟。橙红色的火光是整间房间里唯一亮起来的光;他一整夜一整夜的不睡觉,偶尔有入眠的时候也是搂着沈巍,头靠在床头上轻微的打个盹,连沈巍偶尔蹬动的小腿都会让他警觉的睁开眼睛。

他的眼角开始堆起青灰色,脸色也不再是之前的红润,头发耷拉下来几绺。眼神显得警觉又敏锐,像盘旋在龙城上空的鹰隼。沈巍见过他沉思的样子,他靠在椅背上,椅子两条腿悬空,整个人的平衡都微妙的撑在那条笔直的小腿上。他的手掌半掩着下半张脸,食指指腹蹭着微微发干的嘴唇。他眼睛放空,直直地看向窗外。——那双眼睛像出鞘的尖刀、又像上好膛的手枪。

赵云澜就是用这样的姿势,守着睡梦里的沈巍。偶尔沈巍醒了,一双眼睛看向他的时候,那双锋利的眼睛会立刻变得柔软起来。

——就像这个晚上一样。

赵云澜看着睁开眼爬起来的沈巍微微笑了一下,用被烟草刮擦过的,沙哑干涩的嗓子说:“快睡吧,将来要是去上学了你可不能这样,半夜翻身起来,白天上课打瞌睡,那样老师要教训你的。”

“我白天不会打瞌睡。”沈巍忍不住替自己辩白。

“上课很无聊的,是个人就会打瞌睡”赵云澜把放在自己面前已经冷掉的绿茶一饮而尽,坐在床沿给沈巍关上了灯。

他似乎又瘦了一点,手盖在胸腹处好像能摸见里面的肋骨,排列整齐,还有一层已经消散无几的肌肉。

“你也会打瞌睡?”沈巍问他。

“是,我也会打瞌睡。因为上课很无聊。——但是也很有意思,跟同龄人玩是很有趣的。”

“我不喜欢跟他们玩。”沈巍轻声说着,攥紧了拉着赵云澜衣服的手“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赵云澜没应声,他的手盖在沈巍的脊背处,上下滑动一下,然后轻轻地拍着他。

“你不能永远跟我待在一起。”赵云澜低声说,他的手对于沈巍来说算得上宽厚了,那双拉着沈巍跑过很多路的手盖在沈巍的脊背上, 像是安抚一样哄着怀里的孩子。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沈巍从赵云澜的语气中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他翻身坐起来,攥着赵云澜衬衣的手微微发抖——直觉告诉他,赵云澜似乎做了个什么决定,一个绕开了他的、经过了许久思索的决定。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颤抖从他的手上转移到了胳膊,又控制了他的嗓子,沈巍的声音也开始发抖,他跪坐在床上,细瘦的胳膊扯着赵云澜的衣服,把他们拧成皱巴巴的一团。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他感觉眼前有些模糊,他的嗓子也不甚清晰,自己可能是用了很大的力吼出这一句,可却被发抖的喉咙挤出几声轻微的恳求。

他眼睛可能有些红了,苍白的脸也涨起了别的颜色,他又急又气,拉着赵云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意识到赵云澜避开他坐了某种决定——一个他绝对不会喜欢的决定。

——而且目前没有更改的意思。

沈巍手足无措地看着沉默的赵云澜,大概有几十秒后,小家伙凑上前去,小心的在对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亲了一下,在第三个焦躁地亲吻即将落在赵云澜脸颊上的时候。赵云澜叹了口气,揉了揉沈巍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声音像是温柔的叹息:“光明路四号是个好地方,龙城也是个好地方,你可以去上学,去工作,或者什么都不干,去玩。你可以去做你任何喜欢的事情,你还年轻,未来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值得你去尝试,将来你会知道的,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儿。”

他声音很轻又很重,像是被风能随意抹开,又像是一把重锤砸在沈巍的心上,把他砸的摇摇欲坠。

赵云澜依旧在说:“龙城光明路四号,你记好这个地方,那里有个叫大庆的人,你到时候要去找他,告诉他你是我的弟弟,他会照顾你的。那里还有两个姐姐,也是很漂亮很好说话的——哦,可能有一个漂亮的大姐姐看起来有点凶,你不用害怕。不过你也没啥好怕的,你这么乖的小孩,哪里都会很招人喜欢的。”

“想干什么就告诉他,不用拘束,把他当弟弟就行,大庆这家伙,是个好家伙。”

沈巍拉着赵云澜,像只被甩在森林里的小动物,慌张无措地看着他。“你不跟我一起了吗?”他问道。

“那肯定跟你一起啊。”赵云澜流畅地接上,紧绷的脸上扬起一个凝固的、干涩的笑容。他笑起来,藏住那双黑色的眼睛。“肯定的。”

“你还要带我去飙车,晚上。”沈巍说。

“必须的。”赵云澜应道。

“还有……成、成人礼。”

“有的有的。”

“还有上学。”

“这是一定的啊!”

……

沈巍看着赵云澜,他全程微微仰着头,眼睛看向天花板的方向。

沈巍看着他,听着他无比笃定的声音,然后看见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在那一刻沈巍绝望的意识到,他无法改变赵云澜定下的任何决定了。

于是长达一分钟的沉默后,沈巍弓起身子,他瘦小的身体像煮熟的虾一样蜷起来,男孩子顿了顿,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赵云澜的手盖上去,这个二十岁的大男孩动了动嘴唇,似乎打算说些什么。但是他先听见了沈巍的声音,那声音又细又小,却生生拉着赵云澜的心,是把他一颗心都要扯开了、撕碎了,坠在地上的。那声音飘在两人间静默的空气里,像是某种被压进嗓子的,绝望的嚎啕。

“昆仑……我害怕……”

赵云澜顿了顿,他发现他这一刻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能怎么办呢?他没有其他办法,这已经是千万种选择中最好的结果了。

“别害怕,小巍。我会陪着你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坚定又果断,在这房间里砸出飞溅的火花,完全不像一句只为了让人安心的空谈。


-TBC-


评论(97)

热度(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