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41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又来啦!


Chapter.41

赵云澜摸摸下巴上已经堆起来的胡茬,咂咂嘴说道:“是,所以你也不可以沾这些东西。”

“好。”沈巍点点头,一脸严肃地应道。

赵云澜私底下不是个爱说话的人,这一点从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初露端倪。大男孩随手拨了个剩下的棒棒糖塞进嘴里,一个大个子不知道怎么就窝进了旅馆的小沙发里,含着糖两眼放空的看着窗外。

但不大爱说话也不代表他热爱沉默,至少赵云澜现在在面对沈巍这个他决定要搬到自己户口本上的小家伙的时候,总是很愿意多说一点的。更别提沈巍现在虽然安安静静地坐着,可眼睛总是不自觉得往赵云澜身上转,满脸的欣喜愉快。

这种来自一个孩子散发出来的全然的信赖和喜欢,总是让人无法招架,赵云澜也不例外。

于是他重新撕开了个牛奶味的棒棒糖,把糖块塞进了沈巍微张的嘴巴里。“你不喜欢吃糖?感觉这一把你都没怎么吃。”

“喜欢。”——可是感觉赵云澜好像更喜欢吃一点,沈巍拿着棒棒糖,看着赵云澜含着糖的时候鼓起来的腮帮子,觉得还是把糖都留给他吃比较好。

与此同时,在几千米外的那家小小的理发店,来了一伙不速之客。领头的壮汉一脚踹开了店门,他抬起的腿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来,就因为地上的尸体爆了句粗口。

他后面跟着的小弟也迅速的冲了上来,一件理发店老板摊在血泊里的场景都拧起了眉毛骂着娘。子弹从后脑穿了进去,男人裤子上深色的手印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溅出来的血迹,把裤子染成其他的颜色。

“妈的,看来赵云澜这狗东西比我们先到了这里。”他往上吐了口唾沫,把具因为吸毒而显得随时会散架的尸体掰正,直面对方青灰的、死气沉沉地脸。

“那我们至少可以肯定,他还没出去。”壮汉身后的瘦高个走上前一步,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眼“尸体很新鲜,赵云澜动作不可能那么快。”

“客运站的人又不是死人。”为首的男人好像觉得这是废话,翻了个不亲不重地白眼,然后把那人的尸体甩向一边“艹,好歹等抓住人再死啊,这叫什么事儿。”

“老板那边催得很急,咱们必须尽快了。”

“尽快个屁啊。”男人拍拍屁股站起来,语气里都是不满“赵云澜他妈滑地跟条泥鳅一样,这他妈他们自己怎么不来抓抓看?当初是在手上被放跑的?现在来催老子。”

“老板那边有选择权吗?”瘦高个在心里也翻了个白眼“薛家说他来这里了让咱帮他追,你能怎么办”

“啧……这薛老九。”壮汉不满的拧了拧眉头,终于舍得从尸体前离开了“最近贩毒发家了啊,说话的语气都野了不少。”他把店里的零钱盒都翻了出来,并深深为里面装着的为数不多的几十块钱感动的流泪“哟嗬,看样子这是被赵云澜已经扫荡过一轮了。”

“少说话。”瘦高个摸了摸男人空荡荡地腰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估计那把枪已经被赵云澜给顺走了。“薛家这两年做毒品生意也就赵云澜敢往枪口上撞,你最好闭紧你的嘴巴。”

壮汉摊开双手耸耸肩,做了个鬼脸。薛家近两年凭着毒品的生意越发势大,拿着钱四处雇凶买命,连带着龙城附近的小县城也不得安宁。

这份紧张感在薛家大张旗鼓花钱买了龙城赵家赵小公子的命之后,更是达到了巅峰,整个龙城现在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两家人都像泡在了火药里,稍有不慎所有人就要炸个人仰马翻。

“他应该还没走远,就在这周边找找吧。”瘦高个把这间窄小的理发店翻了个遍,发现赵云澜确实没再留下什么又有的东西后拍了拍壮汉的肩膀“走吧。”

壮汉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吩咐上头老板过来收一下尸,就带着一行人走了出去,这间小店又迅速恢复了那种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那个瘾君子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与那边的焦头烂额不同,赵云澜和沈巍度过了一个堪称舒服的下午,小孩子甚至还靠在赵云澜怀里睡了个午觉。他醒来的时候赵云澜还半躺在沙发上,嘴里含着根未点燃的烟。听见窸窸窣窣地动静,他眼睛往下一划,把烟从嘴里拿出来,嘴角撩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

“醒了?”

沈巍揉揉眼睛,撑着赵云澜薄薄的肌肉坐起来“我睡着了……?”

他从来没有睡午觉这种习惯,通常每天只能睡一次,至于这一次到底是在白天、晚上、下午还是凌晨,能睡多长时间,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是啊,睡了挺长一段时间的。”赵云澜坐直身体,活动了下睡得有些发酸的肩膀,可是还没等他活动几下呢,沈巍就相当上道的凑过去给他捏肩膀。

“用力点哈。”赵云澜翘着二郎腿,脸不红心不跳的享受小家伙的服务。结果没想到小孩子手劲是不同于寻常人的大,他捏上去的那一瞬间,赵云澜就嗷了一嗓子把自己肩膀从他手上救了回来。

“你劲这么大?!”他抱着自己肩膀不可思议地看着沈巍,沈巍也被他吓了一跳,低头看着自己张开的手心。又抬头给赵云澜诚恳地道歉:“对不起……”

看着倒像是赵云澜再欺负他一样,搞得赵小公子也哭笑不得:“没事儿没事儿,劲大好,劲大好。”赵云澜嘴里这么说着,却是再也不肯把肩膀给塞到沈巍手底下了,毕竟这劲,实在是他不能承受的力度。

两人吃吃喝喝闹腾了一会,等到晚上了,沈巍倒是睡不着了。他白天预支了晚上的睡眠,这会儿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跟赵云澜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他是睡不着,赵云澜是心慌的没法睡。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坐起来就拿床单搓绳子,赵云澜进来之前是专门比过的,房间在二楼,低低矮矮的,非常妥当。他在这儿搓,沈巍也跟着他搓,两人进度很快,等把“麻绳”绑在阳台上的时候,隔壁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你们怎么进来了?!”

赵云澜心里骂了句来得真快,把沈巍往背上一背,叮嘱了一句:“抓紧我!”就拉着床单滑了下去。他动作灵巧,速度又快,哪行人还在隔壁折腾呢,他就带着沈巍准备逃之夭夭了。

 可奈何赵云澜速度再快,挡不住楼底下还站着两个伏击的,赵云澜一落地就一枪解决了一个,子弹蹿出枪膛,直直地把对方摁倒在了地上。可是他一个晃神,背上这个没拉住,就被落在最后的小个子男人抓走了沈巍。赵云澜只觉得后背被用力地扯了一下,一回头,挂在后面的小树袋熊就被扯走了。

“你他妈找死!”赵云澜往前迈了一步就要伸手把沈巍抢回来,可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沈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细长的管子,被抓住的胳膊反握住那人的手臂,腰间一用力就荡了起来。

他扬起手,手心里的握着的细长塑料管尖端闪过一抹寒光,小个子男人这才看清——那是一根针管。他空闲的那只手紧接着就要护脸,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沈巍的手高高扬起,泛着冷光的针尖咬住了他的眼睛。

男人因为疼痛嘶吼出声,他手一松,沈巍就把针管拔了出来,拽着赵云澜撒腿就跑。针尖上还挂着几点血迹,被他们的动作一晃,滴落在地上,很快埋进了尘土里。

 

赵云澜跑到半截觉得沈巍实在是跑的不快,这小家伙力气大是大,跑起来受制于身高腿长,还真没赵云澜跑的快,这会儿尽管尽力跟着前头的男人了,也是被他扯着跑,在黑暗里里赵云澜还能听见沈巍粗重地喘息。

“背上来,抱紧我脖子。”赵小公子索性停下步子,紧紧张张吩咐了一句蹲下身把沈巍往背上一背,就攥着枪继续往前跑去。

小县城有个好处就在于,这里到处都又乱七八糟错综复杂的小巷子,哪里都层层叠叠的,一不小心你就会跟丢别人,稍微用心一点也能甩开追兵。

赵云澜在前面跑着,伏在他后面的是沈巍就在那给他指挥方向“右拐,左边——从那个小巷子进去,昆仑!”

赵云澜拐了几拐,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砖墙一阵头痛“小祖宗唉,前方不通啊。”

“那个墙很好翻得,你从那里翻过去,然后就是另外一边,就跑出去了。”沈巍怕赵云澜不信他,急得手都要挥起来了,一想到自己这会儿是在赵云澜的背上,又硬生生把手摁在了赵云澜肩膀上。

赵云澜带着沈巍一路跑到墙下,先托着小孩让他踩着自己肩膀翻上了墙。“你别急,我一会儿过去接你。”

“好。”沈巍眉头皱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像个猴子一样灵活地翻了过去,就是落地的时候一条腿没撑住,踉跄了一下。

“昆仑!”沈巍吓了一跳,压低声音急着就要往下跳,被赵云澜赶紧拦住了。“不敢不敢,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要摔出个好歹我还不心疼死。”

于是沈巍就看着赵云澜找了个好位置,站稳了身体,二十岁的大男孩在冷冰冰的月光下朝沈巍张开了自己还不甚宽广的双臂。

“来,这再往下跳。”他应该还在喘气,胸膛急促地起伏着,双手也因为长时间的用力微微发着抖。他身材过于单薄,张开的手臂也显得过分细瘦,是很有可能把沈巍摔在地上的。

但沈巍只是扶着墙壁,像只刚学会飞行的雏鹰一样,小心翼翼地扑向赵云澜向他张开的怀抱。沈巍的腰间猛地传来一股拉力,赵云澜往前踉跄了几步,很快就稳住了身体。

他手臂向上一托,稳稳地把小沈巍接在了怀里。


-TBC-


明天的我能拥有一个脑壳或者正脸吗……_(:з」∠)_


评论(120)

热度(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