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40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
终于放假了……!!!我爱小家主和小沈巍!迅速上线!
dei,没错沈小喜,是我们大庆的兄弟名!

.
Chapter.40

小沈巍很安静,虽然个子不高,体重也不轻。不过赵云澜也是常年操练过的身板,轻轻松松抱个小孩不在话下。

“你这头发……怎么办?”沈巍搂着赵云澜脖子,过长的头发堆在颈窝,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他一转头,发丝就四处乱飞,蹭得赵云澜打了个喷嚏。

沈巍赶紧把头发拨拉两下,抬起眼睛看着赵云澜。“是扎起来,还是剪了?”赵小公子把小孩的头发塞到两人中间,问道。

“都好。”沈巍这家伙,现在已经成为了唯赵云澜马首是瞻的小粉丝,相当透彻地表达了赵云澜指哪他打哪儿的思路。

“那不然……就剪掉吧?”赵云澜腾出一只手捋了捋沈巍又黑又长的头发“你这也实在太不方便了。”

“好。”沈巍点点头,小胳膊小腿在赵云澜怀里扑腾了两下:“赵……昆……昆仑,你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你想自己走吗?”赵云澜问他。

“嗯。”沈巍喜欢赵云澜的怀抱,虽然那怀抱里有他平日里讨厌的腥气和火药味,但是在赵云澜身上却是好闻的,似乎那些气味跟他温暖的怀抱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在这里变成了一种让沈巍安心的味道,像是暖融融的阳光,和刚悄悄散在空气里的糖果的甜味。

“我自己下来走吧。”可是尽管再喜欢,他还记挂着赵云澜小腿上那道不浅的刀口。于是沈巍扑棱着腿,态度非常强硬的从赵云澜时候怀里挣了出来。

赵小公子也拗不过他,只好把沈巍放下,从抱着他改成了拉着他向前走。

他把沈巍带进了一家小理发店,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最普通的那一种。理发店的招牌歪歪斜斜的挂在上面,像是故意带歪在头上的贝雷帽。他看了看店内外——是个很小的店铺,店外四通八达,很好半路溜走。

“唉,委屈委屈,先凑活一剪吧。”赵云澜这边低声跟沈巍说完,就抬起头声音响亮地来了一嗓子。“老板,麻烦剪个头发。”

他话音落了有一会儿,老板才从里面一掀帘子走了出来,那是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消瘦的脸上嵌着一双过大的眼睛,眼窝深陷,脸色暗黄。他的嘴唇有些厚,挂着凝固在嘴角的一抹费力的笑。

赵云澜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往里面探了一下,里面也是个非常小的单间,不像是能藏住人的样子。于是赵云澜笑了笑,往对方面前走了一步“剪个头发哈。”

男人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又向下顺便在大腿处深黑的牛仔布料上抹了一把,擦去骨节粗大的手指上上还挂着的水珠。

“是您……”他的眼珠转了转,贪婪地在两个人身上走了一遭,那双浑浊地眼珠在赵云澜脸上停了两秒,又像逃命似的溜到了沈巍的脸上。“还是这位小朋友。”

赵云澜长腿一迈,上前一步把沈巍往身后带了带,顺手给他扣上了个小口罩。

“是我们家小朋友要剪,能剪吗?”

“可以可以。”理发店老板像黏在玻璃上的苍蝇那样搓了搓了手,他套着件长袖,过于瘦削的胳膊使他宽大的袖管荡了几荡。“那……小朋友跟我去里面洗个头?”

“洗头就不用了,我们赶时间,直接剪吧。”赵云澜的眼睛扫过男人胳膊——他猜那底下应该盖着一些丑陋的针眼,还有因为长期吸毒而泛起青灰的皮肤。

“还是洗一下吧,洗一下好剪。”男人正说着,枯瘦的手就要朝沈巍的肩膀伸过去。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沈巍呢,冰凉的枪口就如同毒蛇的芯子一般舔在了他的手背上。

 

“不洗了,直接剪。”赵云澜的枪管从对方的手背移上去,慢慢悠悠像散步一般贴上对方的后脑勺,他头往旁边一侧,微微点了一下。枪口也就随着他的动作在理发店老板的头上轻轻碰了一下“听不懂吗?”

男人的手下意识的就要摸向自己的腰侧,赵云澜的枪托在他后脑上一砸,声音阴恻恻地,像是某种从洞穴里传来的野兽的低吼“我建议你不要摸腰上那个东西,你觉得是你手快还是我枪快?”

赵云澜一说话,理发店老板的身子就一哆嗦,从沈巍的角度看,他抖得几乎像是狂风中的狗尾巴草一样。他那双大的过分的眼睛里蔓延上一种令人作呕地红,不管是深陷的眼窝里即将抖出来的泪水,还是额头上因为恐惧发颤的汗珠,都让沈巍觉得恶心。他把把眼睛转向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帮赵云澜看着店外的情况。

“把你店里的零钱都给我拿出来。”赵云澜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兜,迅速开始了角色转换,从即将被打劫的人变成了打劫别人的人,不愧是龙城黑帮大佬赵心慈的儿子,非常不讲道理。

“好、好……您有话好说。”那人整个脑壳都在哆嗦,赵云澜感觉他脑袋要是玻璃的这会儿估计已经自行磕碎在枪管上了。他把身上的零钱搜刮一空,拿出了几张一百,又摸出了些许零碎的几十块。

赵云澜眼睛像个印钞机一样往那儿一点,就估摸出了个大致的数字“不够,我这小家伙正长身体着呢,这点怎么够吃饭啊。”他声音轻轻松松地,像是在抱怨。手里的枪却前推了推,顶得男人往前扑了一步。

“那里、哪里的抽屉里还有几张……”他咽了咽唾沫,含糊地声音里夹杂着牙齿客版地“哒哒”声。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说啥呢,他那个上道的小朋友——沈巍,就蹬蹬蹬地跑到了男人手指的抽屉,从里面那里一小沓百元大钞,数量不少,金额足够。

“虽然今天的行为值得表扬,但是以后这种行为还是越少越好。”赵云澜一边表扬,一边批评,俨然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而沈巍也只是严肃认真地点点头,然后把这一沓百元大钞都塞进了赵云澜的手里。“我知道了。”沈巍态度良好,道歉诚恳,发誓以后一定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行,听话。”赵云澜满意地揉揉小孩的脑袋“把眼睛闭上啊,一会再睁开。”

“好。”沈巍闭上眼睛,乖乖巧巧地伸手盖住了长长的睫毛。他其实没什么好怕的,这样的场景他见过不止一次,他知道赵云澜的枪是柯尔特蟒蛇,烤蓝枪身,左轮中的劳斯莱斯。他还知道手枪的后坐力很大,这柄枪会震地赵云澜的手腕向上抬一下,他需要一定的力气才能摁住跳起来的手枪。沈巍什么都知道,但他还是一语不发的闭上眼睛。

男人似乎知道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惊恐地扭了扭头,嘴巴长得很大,一句像是啼哭又是哀求地呜咽从嗓子里漏出来,可惜还没等他第一口气传上来,就被消音管吞没的枪声包围了,子弹精准无误的塞进他的后脑。他身体太轻了,几乎都没在地上掀起什么尘埃。

赵云澜蹲下身摸走了他怀里的枪,迈过他的尸体走向一排排理发椅子。镜子沉默地映出赵云澜面无表情的脸,他这会儿完全不像个二十岁的孩子了,他沾着一声血气,眼神里都是憎恶,镜子沉默地看着他抽走了自己面前的剪刀,然后扬起手,从耳后唰唰两下剪掉了沈巍的长发。

然后赵云澜扔开剪刀,抱起沈巍迈出了店门。从头到尾,小家伙都乖顺的闭着眼睛。直到趴伏在他怀里的时候,沈巍才悄悄睁开了眼睛。那个男人趴在地上,两条腿扭成一种奇怪的姿势,眼睛闭着,有血蜿蜒地流出来,像是爬出来透气的蚯蚓。

他很瘦,浑身散发着一种已经烂掉的味道——是沈巍在孤儿院经常会看到的那类人。

小孩的眼睛平静无波,他环着赵云澜的脖子,安静地就像是从未睁开过眼睛一样——毕竟这种场面他实在是见过太多次了,不足为奇。沈巍知道,他们迟早会死掉,他们会给胳膊里不断注射某些液体,或者各种粉末,然后愈加消瘦和疯狂,在只剩一下一把骨头的时候悄没声儿的死在垃圾桶旁。

 

又走出好一会儿,赵云澜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来“好了,睁开眼睛吧。”他一边说一边摸了摸沈巍被剪得乱七八糟像是狗啃一样地发尾,有些心虚地决定要让沈巍避开一切反光的东西。

“好。”小孩子应道,转过脸来看着这个糟糕的Tony老师,幸亏小孩长得好看,留这么个头发非但不显得惨绝人寰,还颇有种时尚先锋的感觉。“我自己走。”他瞪了瞪腿,像是滑溜溜抱不住的小动物,一个不注意就从赵云澜怀里钻了出去。

赵云澜腿仍旧有些疼,况且这会儿估计客运站到处是眼线,他还带这个小家伙,不敢贸然硬闯,只能先在这地方躲躲,从长计议,毕竟最危险的地方,永远也最安全。他带着搜刮来的钱和新摸到手的一柄枪,跟沈巍打包了不算午饭的午饭,重新找了个小旅馆暂时先歇了下来。

刚一进门,赵云澜就两只手扶着沈巍肩膀,蹲下身来与他平视“沈巍,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男人的黑眼睛很漂亮,像是深夜里一望无际的夜空,又像是盛满了黑色啤酒的湖。沈巍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赵云澜。

“这是最最重要的一点,以后看见今天那种人,离远一点。”赵云澜眉头微微蹙着,嘴角绷得紧紧的,没有往日的温和快活,现在的他看起来倒更像个严厉的兄长。“既然我要把你带去龙城了,那过往的一切就全都过去了。你现在只用记住一点——毒品,是我们赵家人绝对、绝对不能动的东西,明白吗?”

沈巍没有问什么叫毒品,也没有问关于那个男人的其他问题,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然后他顿了顿,问道:“你就是因为毒品被那些人追杀的吗?”

-TBC-

祝大家假期快乐!!!祝大家国庆快乐!!!我这次仍旧是最早的JIA JIA JIA !!!

评论(82)

热度(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