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38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今天更新有点晚……因为我看神仙太太剪得龙大BBS视频看到忘我!我道歉!神仙视频使我昏迷!


Chapter.38

“行了,吃饱喝足,信息搞定,睡觉吧!明天我顺便给你——”赵云澜把被子往上一拉已经准备入眠了,一翻身看见沈巍还顶着那头潮乎乎的头发坐在床边。小家伙头发长也不好干,都这么一会儿了,还有水珠跟着往下掉。

赵云澜眼珠一转,就抓着吹风机招呼沈巍过来:“小家伙过来,我来给你吹吹头发。”

他拿着吹风机像端着一柄机关枪,吓得沈巍不自觉缩了缩脖子。赵云澜有时候觉得这家伙真就像某只被他带回家的流浪猫,这会儿正全神贯注地打量着新环境,紧张兮兮、神经敏感,时刻准备着一有个风吹草动就逃之夭夭。

“过来,给你吹吹头发,不然头发湿着睡觉会不舒服的。”赵云澜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笑嘻嘻地把热风吹在手心调了下温度,朝沈巍摇摇手。

“会不舒服吗?”沈巍在心里想,他从小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那里从来是最恶劣的环境,最艰苦的日子,那里能惯出这种娇气又矜贵的小毛病。但他想归想,还是小步走过去,任由赵云澜把自己摁在床沿边,圈进怀抱里。

赵云澜拿手试了试吹风机的温度,毫不犹豫地端着它就朝沈巍头上招呼了过去。赵小公子这人,目前空有一颗纵横欢畅的心,却没有足够与野心匹配的能力,在他成年之前,赵心慈对他的管教是相当严厉的。六项禁止八个不准,条条框框管得很死,给女孩儿吹头发这种浪漫又多情的行为,暂时在赵小家主这二十年情史空白的生命里还没有发生过。

所以他动作比较粗糙,手上的劲也拿捏不稳,沈巍又是个不声不响的主,赵云澜这手劲就忽轻忽重的,摇的小家伙的头被他摆弄得一偏一偏。

“唉,没想到第一次给人吹头发,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倒是给了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家伙。”赵云澜在心里默默感慨,为自己叹了口气。

沈巍的头发长,赵云澜又吹得慢,到后来基本上是边吹边玩了。他拿着沈巍乌黑的头发在手上绕一绕,又学着理发店里的TONY老师捏捏头皮给小家伙来个按摩。老实说,一点儿也不舒服。但沈巍也不会出声,他只是乖乖坐在赵云澜怀里,任由这个身后有些跳脱的大男孩拿自己圆一个理发师梦。

这一吹吹了就有半个小时,等赵云澜终于把吹风机放下,大发慈悲的说了句“好了!”的时候,沈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跳下床沿,拖着疲惫的脑袋从赵云澜怀抱里离开。浴袍太大,沈巍脑袋又晃,下床的时候没留意踩到了拖在地上的边角,眼看着就要往前倒,关键时候他双手随便摁着个什么东西一抓,好容易才稳住身形,没被带倒。

沈巍刚站稳,就听见头顶传来一声闷哼,小孩儿一抬头,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摁在了赵云澜腿上,他虽然看起来瘦弱,可那一把骨头上覆盖的全是实打实的小肌肉,手上劲又大,一手抓过去,饶是赵云澜也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小沈巍吓了一跳,下意识掀起来赵云澜的浴袍就要看他的腿,赵云澜没拦住,那条带着刀伤的小腿就暴露在来了沈巍面前。

他小腿侧面上有一道不短的刀伤,血刚止住没多久,伤口还往外翻着,看起来就让人呼吸一滞。也幸好虽然看起来可怕,不过伤口不深,赵云澜也及时采取了些措施,不然估计早就直接送进医院了。

“没事儿,问题不大。我找瓶白酒来消消毒就好。”赵云澜伸手在沈巍脑袋上揉了几把——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什么,沈巍这次总算显得自然了很多。他乌溜溜的大眼睛停在赵云澜的伤口处,那张洗得白净的小脸皱起来,看起来担心的不行。

“行了,你个小孩子,别总是这么心事重重的。”赵云澜一向心大,他胳膊一伸从沈巍腋下穿过去,手臂一使劲就把这个满脸忧虑的小家伙抱起来放在了床上,小孩儿像是被拉长了的黑猫,皱着张脸给赵云澜放在了床上。这不抱还好,一亲密接触赵云澜真给吓了一跳,小孩看起来轻,抱起来分量却是实打实的足,手掌下的皮肤里藏着排列紧密的肌肉,完全不是一般小孩能拥有的。

赵小公子一向活络的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龙城地下,是有一个中立组织的,他们不参与家族争斗、不参与各类交易、赚钱的途径大部分来源于一条——暗杀。在龙城各大家族近二十年的起起伏伏里,许多或死或伤的家主、参谋、打手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有传言说他们会筛选好苗子从小培养,也有传言说他们是买通了各家打手做个中间商,但传言终归是传言,也没有人会再去深入议论,毕竟说不准那一天,拿着钱去买人命的就变成了自己。

沈巍与其他小孩完全不同的沉稳机灵、身上破烂的衣服和手里的盒饭、浑身紧绷的肌肉,和细微处展现出来的优秀的临场反应,都暗示了他可能有某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八成能让赵云澜解开龙城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

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只是把沈巍摁在床上,给他掖好被子。

“行了,赶紧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得出门置办点行头。”他留了盏床头的小夜灯,让这间屋子看起来不是那么冰冷可怖,就就着暖黄色的灯光跟小家伙一起躺了下来。这床很大,沈巍面朝赵云澜睡着,他个子小,缩在床边只有小小一团,睁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被带回家的小动物。      

赵小公子笑了笑,伸手从小孩后背环过去,温热的大手在沈巍的背上轻轻拍了拍,“睡吧,晚安。”他声音低沉又有些悠远,像是山间呼号而过的风,却又很温和,像是夏天包绕在身边的海。

沈巍在这声音里闭上了眼睛,赵云澜的手和被子一起盖在他身上,那温度顺着皮肤,沿着血管,一路流淌到了心口。

 

赵云澜累得不轻,他刚死里逃生出来一小会儿,小腿上伤还隐隐作痛,因为钻过垃圾桶会不会发炎还不清楚。因此只挣扎了一会儿就沉进了梦乡,他这边睡得舒服了,沈巍却怎么都睡不着。

小孩子想起来曾经在孤儿院见过有人也有过像这个大哥哥一样的伤口,跟他差不多,也在腿上,只不过比他伤口更大、更深一点。最后那小孩怎么样了呢?他是没有天赋的孩子,力气不够,脑子也不灵光,不会有药物被用在他身上。

他开始发烧、伤口化脓、说胡话,然后在一个晚上,他被悄没声儿的抬出了孤儿院。他也许遇见了其他什么好心人帮他打了电话,也许又有什么人收留了他,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没有人再见过他。

从来什么都不怕的沈巍突然开始担心了,他在小夜灯的光下看着赵云澜,他眉头微微蹙着,睡得很不安宁,暖黄色的灯光洒在他苍白的脸上。他也会像那些人一样发烧吗?会跟他们一样开始说胡话吗?小孩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他很容易想到些痛苦又绝望的事情,他这十年的生命里从没见过什么好事儿,唯一要说有那么一件好事儿也就是这个雨天赵小公子朝自己伸出的手。

他从来都在血腥、谩骂和严苛的要求里长大,没看过什么花草,也不曾见识过阳光,自然也就学不会什么乐观、积极这种对他而言过分抽象的词语,凡是都要往坏处想,这是沈巍人生中的第一堂课。

小孩子看着赵云澜,想了又想,念了又念,还是趁这个大哥哥翻身躺平的时候,溜下了床。

他把自己藏起来的衣服小心的铺开,又悄没声儿的把手伸进大口袋里,避开那小细管和滚来滚去的玻璃瓶,掏出了里面的纸盒,这些盒子大小不一,上面的字也各不相同。曲马多、阿司匹林、双氯芬酸钠,止疼药和消炎药一应俱全,在那站了一排像是等着沈巍的检阅的士兵。他把挨个把盒子里的说明书拿出来,对着昏暗的光一个字不拉的细细看下去。

沈巍从那个孤儿院里逃出来是花了大心思的,他私底下想了很久,又偷偷摸摸准备了很久,十岁的小孩儿能有多少心思,全都是每个晚上、每次训练时在心里一遍遍演练、一遍遍模拟过的,这些口袋里的药物也是沈巍千方百计从里面顺出来的,是再珍贵不过的东西,想着关键时候说不定能救命。

沈巍拿起两盒药在昏暗的灯光下照了照,正打算拆开盒子的时候,一直躺在床上的赵云澜睁开了眼。

“肚子饿了?”大男孩还带着困意的沙哑嗓音像是一双手,猛得从背后推了一把沈巍,他拿着药的手一抖,那两盒未开封的药片就落了在地上,声音不重,却在这个寂静到只有呼吸的房间里如同一声惊雷。

赵云澜走过去,朝坐在地上的小孩伸出手:“给我看看?”


-TBC-

*求求大家去看看那个视频叭!我真的昏迷!

 突然发现lof可以搞合集啦,我明天也整理一下合集!

最后找就是广告时间!这里:《龙大BBS》+《二十一天》印调戳我哦


评论(76)

热度(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