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一个吸血鬼小段子

一个吸血鬼小段子,真的就是小段子,没头没尾一个摸鱼,雷雷雷OOC OOC OOC!!!

初代吸血鬼赵云澜和被他转换的二代吸血鬼沈巍(是个更像小鬼王的沈巍)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远处传来几声狼人的嚎叫和乌鸦的啼鸣,他厌恶地拧了拧眉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先生。”首先迎上来的是个漂亮的女仆,脸色苍白,嘴唇青灰,眼睛带着些莫名得狂热。她把赵云澜的披风轻手轻脚的拿下来,在把他脱下的西装收拾妥帖,乖顺又听话的站在一旁。

“下去吧。”赵云澜挥挥手,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在二楼等候已久地圆滚滚的黑猫就沿着楼梯扶手一路冲了下来,在半空中突然化成了个年轻的小男孩,朝赵云澜张开双臂扑了过来,又停在了离赵云澜不到两米的地方。

“老赵——!”他声音清亮,给这个沉闷的房子带来了点不一样的味道。他凑过去嗅了嗅赵云澜的肩膀,他身上还带着些酒气和脂粉味,想必是刚觅食回来。

“嗯,他怎么样了?”赵云澜伸手揉了揉大庆的后颈,对方舒服的眯起眼,左右活动了下脖子。他声音这会儿又变得懒洋洋的,像是被主人撸毛撸舒服的家猫“还在那睡着呢,可能刚刚转换,时差还倒不过来。”

“还倒时差。”赵云澜笑了笑,舌尖舔过还未藏起来的獠牙“我去看看他,你在这儿候着。最近猎人多,你出去的时候多注意点。”他拍拍大庆的猫脑袋,信步走到了了二楼尽头的一个小门前。

门是黑胡桃木的,上面雕着繁复又细密的花纹,门把手是古铜色的,上面缠绕着细密的藤蔓状的纹路。赵云澜握上去,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他就像一个黑影一样飘了进去。他本身身形就不壮,甚至还有点精瘦,门只开了一条缝他就钻了进去,顺手带上了房门。屋子里拉着厚厚的窗帘,这中间是一张四脚大床,挂着层层叠叠黑沉沉地幔帐,像是深夜的星空,把里面的人藏得严严实实。

赵云澜走过去,慢慢悠悠地点起了床头柜上的烛台,烛火从烛台上跳起来,围着烛芯殷勤地发这光。橙红色的光落在黑色的幔帐上,把整间屋子都映得暖洋洋的。他把幔帐撩起来一点,就着微弱的火光看向大床上还睡着的人。

那实在是个很好看的孩子,眼睛闭着,睫毛又长又密,皮肤是吸血鬼特有的苍白,高鼻梁,薄嘴唇,谁看到都要感慨一句,真是一副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就连火光落在他脸上也是轻轻柔柔的,像是一个眷恋的吻。

“还睡呢,小家伙?”赵云澜声音带着笑意,和一股午夜的凉风。当即就让床上躺着的年轻小孩睁开了眼。他似乎没什么睡意,眼睛亮晶晶地,一看见坐在床边的人整个人就实打实从床上弹了起来。

“昆仑!你回来了!”他嘴角的笑扬起来,熟睡时还冷冰冰的脸当即柔和了起来,衬着他苍白的脸色,像是雪地里开出来的花。

“今天感觉怎么样?”赵云澜把烛台放下来,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人。这是作为初代吸血鬼的赵云澜第一个转换的吸血鬼,又长了张这么好看的脸,而且相当顺利的传承了赵云澜的血液里的霸道,拥有了不逊于二代吸血鬼的能力。是个非常优秀的……小蝙蝠,赵云澜对他,自然是要更加上心仔细一点的。他伸手捏着沈巍脸颊两侧——小家伙皮肤冰冷,不过赵云澜倒也感觉不来就是了。“牙齿怎么样了,露出来我看看。”

“感觉……还不错。”小蝙蝠张开嘴巴,露出藏在里面锋利的犬齿,他刚刚接受转化不久,却已经拥有了锋利的獠牙。赵云澜打量了一下那如同匕首一般锋利的牙齿,满意地点点头。“看起来是还不错。”

按时间来说,沈巍还是个吸血鬼小崽子,他血红的双眼现在仍旧无法控制颜色,尖尖的獠牙也总是一不小心就从嘴唇里探出来,最近猎人猖獗,赵云澜实在不放心他这么个明晃晃个的靶子在路上晃。

赵云澜一松开捏着沈巍脸颊的手,小蝙蝠就控制不住地往他身边蹭,他至今仍然需要转换者的血液,这些强大的血液能帮助他们恢复精力,修缮他们还未完全接受新身份的身体,巩固他们刚刚拥有的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

“饿了?”赵云澜看着眼巴巴看着他的沈巍,非常主动的解开系到喉结处的扣子,把洁白的领子压下去,露出他一截苍白的,如同玉石一般的脖颈。

刚转换的小吸血鬼实在难以忍受这样的诱惑,他咽了咽口水,猩红的眼睛黏在赵云澜的颈侧,完全是一副捕猎者的姿态。

“行了,别想那么多,赶紧喝点。”赵云澜看他还是一脸的挣扎为难,就主动把脖颈又往前凑了一下,初代吸血鬼的吸引对于小蝙蝠而言是致命的,他在脑子里搏斗了很久,还是控制不住血脉里叫嚣的本能,扑过去压倒了靠在床边的赵云澜,锋利的獠牙就埋进了昆仑君那一截白玉一样的颈子里。

他在进食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地原形毕露,獠牙里麻痹神经的毒素顺着唾液蜿蜒流向了赵云澜全身,他靠在床板上,四肢软绵绵的耷在床上。这是他第三次吸血,却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猎物,如何麻痹对手,进步飞快,赵云澜相当满意。他想,这小家伙的异能应该是学习——这是再好不过的异能了。

小蝙蝠对鲜血的需求很大,就在赵云澜能够清晰感觉到力气被从身体里抽走,眼前发昏的时候,沈巍用一种惊人的意志力把自己的獠牙硬生生从赵云澜的颈侧拔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像是小动物一样为赵云澜舔干净了他颈侧的两个细小的血洞。

沈巍自制力很强,这点赵云澜向来知道,他从来都不需要赵云澜提醒他,可以了,不能在喝了。每次都是恰到时机的停下来。优秀的小蝙蝠,赵云澜在心里美滋滋地想。

“你还好吗?”沈巍凑过去,恢复神智后血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心。

“这点小事儿,不算什么。”赵云澜自愈能力是一等一的强,就这短短的几秒钟,那种脱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对着沈巍笑了笑:“等过两天,我带你出去看看,你该试着尝尝普通人类的血了。”

沈巍的眼神在听到“普通人类的血”后有一秒阴沉,他垂下眼帘,遮住眼睛里莫名的情愫。他讨厌其他人的血,那些血肮脏又腐朽,带着一股子腥气,只有赵云澜、只有赵云澜的血才是最甜美可口的,像是盛放的玫瑰,又像是清澈甘甜的泉水,他不想要其他人的血。

“听到没?”赵云澜摇了摇低着头的小蝙蝠。

“嗯好。”沈巍这才从那些繁杂的思绪中托出身来,他仰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来。他的牙齿上还带着猩红色的血,眼睛明亮又崇敬,哪里有方才半点阴沉的样子。

——

233快打,over。

溜了溜了,我不该出现在这里我应该去肝番外,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手!!!我哭好大声!它自己打的跟我没有关系!!

评论(76)

热度(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