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大佬攻略 Chapter.36 (巍澜 黑道AU)

*影帝(形容词)杀手沈巍X黑道大佬赵云澜 年下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的脑子真的不太够用 就是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


赵小公子携小沈巍给大家问好啦!


Chapter.36

“老赵!”大庆一看赵云澜这一身血气,急得什么也顾不上就扑过来了。“没事儿吧?!”

他往前一蹿,看见半跪在地上的赵云澜吓得心脏都罢工了,赵小公子半身都是血,手摁在沈巍的伤口处,血腥气呛得大庆几乎睁不开眼。

赵云澜在他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就绷紧了身体,他像是圈起领地的狮子一样抬起胳膊把沈巍半拦在自己怀里,沙哑的嗓音仿佛是粗糙的磨砂纸,带着一股子尘土的腥气“别动他,叫救护车来。”

他两眼发红,身体也在微微地打着抖,沈巍的手攥着赵云澜摁在自己伤口处的手腕,赵云澜手腕很细,没有多少肉,沈巍一只手能圈得紧紧地。

沈巍有些累了,流出去的血液仿佛也带走了他浑身的力气,昏沉沉懒洋洋,疼痛已经被模糊地很轻了,只剩下乏力和困倦。他很少有这种时候,比这更重的伤势也不是没有过,危及性命的时候也有,可是却从没有这种全身心放松的时候。以往哪一次不是全神贯注,哪怕视线都模糊了也要强打起精神,往大腿上扎刀,划开胳膊的皮肤,怎样疼怎样来,很少很少会有这种安心又舒服的时候。

“别怕,小巍,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赵云澜的声音绕在他耳边,像是夏天被晒得温软又柔软的池水,沈巍攥着赵云澜的手腕,他抬起头来,入目就是赵云澜紧皱的眉头,他脸颊一侧还残存着血印,嘴唇也在发抖。

“我……”沈巍提了一口气,又被呛得消了声。

“别说话,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赵云澜看起来想捂他的嘴,但是满手血又不知如何下手,竟然微妙地露出了一些手足无措来。

沈巍眨眨眼,像是雏鹰一样看着赵云澜,他额角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摁着伤口的手也在微微发着抖。沈巍突然又有点责怪自己,不应该让他这样担心。其实那一刀本不至于让他伤得如此严重,但他心里怀着其他些微妙的心思,他想用这个伤口让赵云澜忘记那可能已经被翻遍了的满满一本照片。从赵云澜进来喊得那一句“沈巍”开始,他就知道赵云澜可能已经摸到了他的杀手身份,几番考量之下,他任由那柄折叠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他应该是如愿以偿了,赵云澜现在浑身发抖,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他,哪怕他现在告诉他他就是“鬼王”,他干过那么多不入流的事儿,他曾经杀了那么些赵家的下属,赵云澜都不会追究、也不会生气了。可沈巍看着赵云澜拧着眉头,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的欣喜倒远远不如愧疚多,他已经那样辛苦了,沈巍想,自己真的不应该让他再这样难受。

“对不起……”沈巍嗫嚅着嘴唇,悄悄地说,他声音细细弱弱的,像是被风吹得翻卷起来的柳枝。

“没什么对不起的。”赵云澜咽了咽嗓子,压下心头那股焦躁和担忧,他想揪着沈巍的领子骂他,又想很狠踹给这家伙一脚,可一切到了嘴边又变成了一句:“我在这儿,你别怕。”这声音也是半点怒气都不带的,反而还是又小心又低沉的,是最大程度的安抚。

 

救护车来得很快,大庆能当参谋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几辆警车像是花瓣里藏着花蕊一样包着辆救护车,赵家名下医院,随时接受调动,早就在外面严阵以待。

沈巍被小心且迅速地抬上了救护车,他这会儿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手却依然像铁钳一样夹着赵云澜的手腕,赵云澜手稍微动一下,他就要绷紧身体把他往自己身边拉。

“我不走,没事。”救护车长椅跟担架离得远,赵云澜就一直用半蹲半跪的姿势陪在沈巍身边,他的腿已经蹲的没有半点知觉了,却还是一动不动。沈巍这会让意识有点模糊,嘴里一直在轻轻地念着什么,赵云澜凑上去,听了十几秒才听清他在说什么。那一瞬间,他的后脑像是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整个后脑都要裂开的疼痛让赵云澜往前扑了一下,幸好他扶着床沿稳住了身形。

“赵先生,您没事儿吧?”一旁虚位以待的小护士吓得赶紧扶住赵云澜,被他摆摆手挡开了“没事儿,不用担心我。”

他的头很疼,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脑袋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搅成了一团,赵云澜似乎已经没法思考了,他满脑子只剩下沈巍的嗫嚅声,这声音有小又模糊,可在赵云澜脑海里,却像是万钧雷霆劈面而下,一个字一个字回荡在他耳边。

“昆仑……别睡……”刚成年的小孩声音哀哀的,像是千方百计后无助地恳求,像是某种被抛弃的小动物低低地吠叫,他是真的想不出办法来了,才憋出这么句最无力的请求。

 

救护车一路开得风驰电掣,几辆警车并在身侧,一路鸣笛超车,连红绿灯都不必放在眼前的。就算是开得这么快,等他们到达目的沈巍被推出去的时候,赵云澜一下车还是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

幸好从旁边伸出来一截细白的手臂,稳稳扶住了赵云澜。

赵云澜的目光顺着那手臂往上,黑皮衣和利落的短发,还有一双瞪大的杏眼——是祝红。他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对上祝红的,立马就把一直跟着他的蛇蝎美人吓了一跳,“赵云澜你怎么回儿事?!”

也无怪乎祝红担心,赵云澜这会儿脸色惨白,额角曝起一条条的青筋,嘴唇泛着不正常的灰,整张脸唯一的红色全都聚在了眼睛里,乍一看像是某种红着眼睛的人形怪物。

“你得跟我去看看!”祝红抱起他的胳膊就要把他往医院带,被赵云澜一把抓了回来,对沈巍的关心已经让他没工夫去注意自己身体的情况了,他张了张嘴唇,才发自己这会儿的声音活像生吞了三斤沙子。

“我没事儿,先去看看沈巍。”他说完顿了顿,像是在原地恢复了一下力气,就大踏步迈进了医院。祝红被他这幅样子气得不行,又拿他没办法,只能一跺脚跟着赵云澜走了上去。

赵云澜疼得两眼都发蒙了,全凭着一口气吊着才赶到了手术室前。沈巍已经被推进去了,手术中三个大字明晃晃的映着人眼睛疼,楚恕之林静一人一边像门神一样守在旁边,大庆隔得远,就在走廊门口等着他。

他一件到赵云澜就过来扶着他,一边带着赵云澜坐下,一边安慰他“医生说胃膜血管破裂,已经推进了去手术了,刚刚说失血过多,医生叫拿血库的血先用了,你先坐着休息一下。”

赵云澜应了一声就在长椅上坐了下来,赵家是这医院背后的支柱,赵小公子一来,就立马有专人赶过来,端茶递水,要把他扶到休息室去等着。

“不麻烦了。”赵云澜这会看着那红色的手术中就像一口血堵在胸口,那里还有心思去做别的事儿,当即挥挥手让他们全各忙各的去了“我这边就守着他就行,你们忙去吧。”他像是耗费了全部精力说这话,说完之后就岔开腿垂着头,双手手肘搭在膝盖上陷入了沉默。

他不说话,其他人也自然不会开口,他们的眼神沉默地落在赵云澜微微发抖的脊背上,又挪回了偌大的“手术中”三个大字上。

沈巍啊沈巍,你可千万别出事儿啊……大庆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地祈祷。

 

沈巍在手术室里呆了多久,赵云澜就在外面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坐了多久。等沈巍终于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已经快四个小时过去了,赵云澜衣服上的血都凝固在了衣服,整件衣服硬邦邦的仿佛能在地上独自站立。

“手术很成功,家主不必担心了。”医生看着站在赵云澜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赵云澜这会儿已经被疼痛和担心折磨的精神都快恍惚了,他模模糊糊的听见医生保平安的声音,才慢吞吞抬起了头“他怎么样了?”

赵云澜话说出口才发自己喉咙仿佛已经闭成了一跳细线,说出来的一字一句都是从心口挤出来的,逼出满口的腥甜。“他没事儿了,现在是等待麻药过去,应该明早就会醒来。倒是家主您,我建议您观察一下身体……”

他后面还说了句什么赵云澜已经听不清了,他身体猛地往后一仰,靠在了医院冰凉的椅背上。过了一分钟,赵云澜才猛地呼出了一大口气,像是把胸前那团浊气终于吐了出来。然后他站起身,挂起笑,又是那个八面玲珑的赵小家主。

“辛苦了医生,这么晚了还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您也赶紧休息吧。”他拍了拍医生的肩膀,转身喊了声祝红,就大踏步消失在了走廊里。

 

祝红蹬着细高跟跟了他一路,要不是平衡性好早就摔得鼻青脸肿了。赵云澜把祝红带进了病房里,屁股往床上一坐,勉勉强强稳住了身体。

“现在催眠我,帮我把记忆找回来。”他声音嘶哑,额头上的冷汗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那句昆仑像是扣在孙猴子头上的紧箍咒,他脑子的记忆像是急着冲破笼子的野兽,咆哮着用疼痛折磨着自己。

“你疯了,现在强制催眠你受不了的!”祝红被他这幅孤注一掷地模样吓了一跳,伸手扶住赵云澜的肩膀,半弯身子看着他。

“没事儿我可以,你快点!”赵云澜态度比她还坚决,猩红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祝红——祝红就知道,她今天是无论如何也劝不住赵云澜了。

催眠开始的很快,似乎是他被疼痛折磨的已经无暇他顾,又或者他脑子的记忆早就准备好了冲出来,在一阵剧烈的疼痛后赵云澜感觉自己被人抛进了深海。

他猛地从半空中坠了下去,后背拍在水面的钝痛感让他控制不住的张开了嘴巴,声音还没来得及出来,海水便全部灌了进去,赵云澜扑腾了两下,就失去了意识……

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阴沉的雨天,天已经黑了,这地方路灯都没有一个,跟月球表面一样满地都是小水坑,赵云澜正在心里吐槽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呢,就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个人影。

这人的腿应该伤了,跑得一瘸一拐的,后面似乎还有追兵,小巷里回荡着脚步声和男人细碎的喘气声。他跑了一大节似乎又像想起来什么,倒着回到了刚刚跟他擦肩而过的巷口。这里是个死胡同,除了摆满了一拍的垃圾桶和一个站在垃圾桶旁边的合黑影外空无一物,黑色的巷口像怪兽张大的嘴巴,阴风伴着冷雨统统被它吞了进去。

那人影左看右看,朝巷口捧着一个饭盒直勾勾看着他的小孩比了个“嘘——”就扒着一人高的垃圾桶跳了进去。

小孩似乎被他吓了一跳,抱着他捡来的盒饭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像看猴子一样睁大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外面看似平平无奇,其实里面藏了个大活人的垃圾桶。

他很瘦很小,细瘦的个子仿佛只有一把骨头,眼睛倒是很大,黑沉沉的,没什么光亮。他头发长的很长,没有修剪过,光看背影还以为是个小女孩子。小孩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袖和长裤,衣服不合身,松松垮垮的,被雨打湿后全部黏在身上。

他看了看垃圾桶,又抬头看了眼巷口,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赵云澜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哪里——那个跳进垃圾桶的人是八年前的自己,这个抱着盒饭的是十岁的沈巍,而这条巷子,是他被薛家追杀时躲过的巷口。

他被人篡改了八年的记忆,在这一刻全数奉还。


-TBC-

*今天台风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在风圈的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哇!防护措施千万做好!务必小心!

小家主和小鬼王终于正式出场了!!!我热泪盈眶!我敲锣打鼓!jiajiajia!!!接下来就要正式进入八年前的副本啦,嘿嘿嘿。

本周周内大佬暂时不更新,因为要肝本子……_(:з」∠)_等到周末继续写我们小鬼王和小家主!大家等我!么么么么么么么啾啾啾!

最后继续是老样子的广告时间!这里:《龙大BBS》+《二十一天》印调戳我哦 


评论(99)

热度(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