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二十一天恋爱 下 完结(巍澜 娱乐圈AU)

*实习助理兼总裁沈巍X超强皮干影帝赵云澜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没搞过娱乐圈啥都不知道 真的一块只谈恋爱的大甜饼 !


今天这篇文也完结啦!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甜饼!谢谢大家对沈总和赵影帝的喜欢!非常感谢!!!谢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爱你们么么啾!


二十一天恋爱 下

十九

第九天的早晨,沈巍跟赵云澜一块来到剧组的时候,汪徵看他两眼神都不对了。赵云澜整个团队都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看着赵云澜的眼神带着一种微妙的八卦和如饥似渴来——这之中要除去郭长城,这小孩啥时候都处在状况外,至今仍认为实习助理沈巍和赵云澜之间只是纯洁的同事情,毕竟在郭长城的心里,赵云澜有一条美德就是特别会照顾手下。

赵云澜早就习惯了这种如狼似虎的眼神,他往沈巍的面前一挡,优哉游哉的把人给带走了。只留下一众大眼瞪小眼的留在原地,

他带着男朋友走得飞快,一旁的汪徵抽了一口气快活生生给逼晕了。“你说,祝红能接受吗……?”她捅了捅身旁的郭长城,几乎都能想到祝红回来之后知道这消息是怎样的天摇地动。

“接受什么?什么接受?”正在啃玉米的郭长城从他的玉米棒里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汪徵“接受沈巍转正吗?我觉得可以啊,为什么不行?”

“……行吧。”汪徵抽了一口气,两眼一翻坐在躺椅上,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死亡日期。

这边汪徵愁眉苦脸,那边赵云澜开眉展眼,非常像一个不管自己公关团队死活的霸道影帝。

“对了,赵云澜。”沈巍把赵云澜伸向凉拌黄瓜的筷子打掉“你胃刚好,不能吃这些。”

“怎么了。”赵云澜假装完全没听见某人后面的话,筷子一转头又要去夹那边的野味腐竹。

“我今天下午想请个假,有点事儿要做。”沈巍面无表情的把他的筷子拍开,说道。

“可以啊,大概什么时候回来,车还是助手都要吗?”赵云澜也懒得去问沈巍要干什么,点点头就答应了,他的注意目前还放在面前的配菜上。趁沈巍沉思的时候筷子飞速的向一边的雪菜戳去,沈巍实在是忍无可忍,端起混着三样小菜的碟子把他们放到一边,又坐回来盯着赵云澜。

“说了多少遍,你胃还没好全,自己要多注意。”他声音有点无奈,但责怪也是没有多少的。赵云澜鼻子眉毛一起皱着,三两口喝完了自己的粥。

沈巍看他终于放弃了对小菜的渴望,才继续说:“预计明天早上就能回来了,不用车和助理。”

“我叫人送你吧?”赵云澜把粥碗放下,他今天绑着沈巍没让他提前来煮早饭,这就开始嫌弃剧组早餐的味道了。

“不用了,不是什么难去的地方,我自己可以。”沈巍给赵云澜倒了杯热水,一边给他倒药一边说。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云澜也不是什么必须要把人锁在身边的人,沈巍这么说,也就由着他去了。

 

二十

他忙着拍戏,沈巍也不想打扰了他,下午就跟郭长城说了声赵云澜准假了就准备离开。正当他要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特别响亮的“沈巍……!”

一身西装的男人一回头,就看见赵云澜抬起手向他走来,他还穿着戏服,脸上沾着些灰,眉宇间是戏里那个疲惫又闪闪发光的赵先生,也是他年轻又生机蓬勃的赵云澜。他抓着帽子向沈巍小跑过来,沈巍恍惚间看到了当年那个十七岁的小赵云澜朝他跑过来,他没留胡子,眼睛清亮,满脸都是少年的意气风发。

“沈巍!”少年郎清清脆脆念着他的名字,扬起手朝他跑过来。一步一步,都是踩着时光的脊背,他慢慢的有了胡子,柔和了轮廓,眉眼一点点沉下来,成熟又稳重,他每走一步都会有一点点的改变,眼角有了细纹,眉宇间多了尘世的波折。

等他在他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已经长成了三十岁的影帝。

“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下就走?”三十岁的赵云澜问他。

“我怕打扰到你拍戏,反正很快就回来了。”沈巍答道。

“嗨,打扰什么啊,我出戏入戏出名了的快。”赵云澜手一摆,眼睛顺便在四处看一下。趁沈巍还没注意到他的时候,赵云澜上前一步凑到了沈巍的耳边。

“连个离别吻都没有一个?”赵云澜眼睛机灵的一转,发现附近确实没有其他人的时候火速往前一凑,从沈巍嘴唇上偷了一个吻。

“好了,早点回来吧。”折腾完,他双手摆在背后,洋洋洒洒地趁这沈巍还没过神儿来的时候,大摇大摆地走了。

晚上沈巍没打电话来,倒是祝红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过来,赵云澜刚一接起来,祝红难以言喻的兴奋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赵云澜!定了!”

“什么定了……?”赵云澜心里隐隐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你的角色!刚张导给我打电话来,说男主演是你的了!”祝红激动地嗓子都哑了,赵云澜都能想来她脸上的兴奋和惊喜。

“不变了?”赵云澜问道。

“不会变了!剧本电子版马上都要给我了,绝对不会变了!”她看起来惊喜的想马上要蹿到赵云澜身边一样,毕竟这个本子至少代表了一项电影大奖。

“那就行。”赵云澜倒比她想的要稳重些“祝红你先别急着激动,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儿啊?”祝红还沉浸在家惊喜里,说话的的声音都轻飘飘得,嗓音直往上扬。

“你知道咱们上头公司的老板姓什么吗?”赵云澜好声好气的问道,让祝红心里也紧了一下,毕竟赵云澜的好声好气通常都是狂风暴雨的前兆。

“你来的时候没了解过吗?姓吴啊,吴晓君。”

“没问这个,问的是这个公司上头的那家大公司,跨国公司的老总。”赵云澜翻了白眼“那吴晓君我能不知道,你清醒一点。”

“哦,你问这个干嘛?”祝红顿了顿“应该是姓沈……吧……?”

她话音一落,突然一种警觉涌上心头:“怎么了?你干嘛这么问?”

“哦,没什么。”赵云澜声音云淡风轻的,就像在说今天下午他想吃火锅一样“就通知你一声,如果他姓沈且性别为男,而且在三十岁左右,并且长得还挺帅,那有可能我跟他正在恋爱中。”

他话音刚落,也来不及听那头祝红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他正好也不想听祝红那无边无际的教育,嘴里说着“门外有人找。”就把电话一挂溜之大吉了。

 

二十一

赵云澜还以为门外是沈巍呢,衣服一抻,还抽空把头发捯饬了一下。满眼风流的一开门,就被门外那位女演员给惊得愣住了。

他脸上那种喜悦和“怎么他妈是你?!”的惊讶揉在一起,在脸上带了没有0.1秒就迅速被赵云澜赶了下去。他嘴巴抿了抿,露出个绅士又优雅的笑来:“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他靠在门框上,眼睛垂下来看着低着头的女人。

“我能……进去跟您说吗?”她声音轻轻的,末了又补上一句“赵先生。”

赵云澜听到这称呼现在就头大,和他演戏出不来的也有,假戏真做把自己搭进去的也有,只是想这么找上们来的还真是第一个。他站在门口,不说让进也不说不让进,就那么直挺挺的杵在那,假装没有听懂的样子。“这个……还是在这说吧。”

“赵先生,我……”女主演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赵云澜叹了口气,揉揉眉心从门边站直了身体。

“我有男朋友了,他这人挺……敏感的。所以……”赵云澜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声轻轻的“云澜。”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呢,沈巍已经从走廊尽头走过了过来,他声音很轻,又带着点不容抗拒的强硬。伸手把赵云澜刚挺直的腰搂进怀里,然后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带着普洱香气的吻。

两人一下都呆住了,不过赵云澜毕竟是影帝,反应相当快人一步。非常自如的就把沈巍的腰一揽,往前推了一下“嗯……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下基层视察我工作来着。”他说得轻巧,却让沈巍身体不自然的僵了一下。“是圈外的人……所以一直没公布,也希望你谅解。”

对面的女演员有一瞬间的恍惚,她怔怔的看着赵云澜和沈巍,他们并肩而立,是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在那一瞬间她像是被凉水浇在了心头,于是女人突然就从一个过分旖旎又美丽的梦里突然醒转过来。她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只是一场戏,戏里的赵先生和王女士,终究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她仿佛看到她心里那个完美又深情的赵先生冲他挥了挥手,在她耳边温柔地说:“再见了,王女士。”他声音低沉,军装上有洗不干净的血气。平素坚实的身影在时候就像个浮在空中的泡沫,“啪”的一声就碎开了。

她眨眨眼睛,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下来一滴,像是纪念早就该离开的赵先生。

“我……我……抱歉……!祝你们幸福!”她朝赵云澜鞠了一躬,急匆匆地转身走了。

赵云澜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体验派麻烦,真的太伤筋动骨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当演员,不愿意你接太多感情戏的原因。”沈巍默默说道。

“哟,终于愿意承认了?”赵云澜眉毛一挑,斜着眼睛看向扣着他腰的沈巍“沈大总裁。”

“我……”沈巍愣了愣,像是想替自己辩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能沉默着闭上了嘴巴,顺便扣紧了赵云澜的腰。

“行了,等哪天闲下来再慢慢跟我说吧,今天也够累了。”他安抚性的拍了拍沈巍后背“先休息吧。”

沈巍的眼神几乎在一瞬间亮了起来,赵云澜甚至怀疑他一个人能负责起整个走廊的照明。

“晚安。”沈巍说着,虔诚又贪婪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实习第九天,沈巍超额完成了原定二十一天的任务。

从今天开始,再没有什么能分开他和他的影帝先生,他们将永远在一起,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他们都将毫无保留的爱着对方。

 

实习第二十一天,赵云澜剧组杀青。沈巍作为实习助理以祝红大庆为首的一众赵云澜团体,惊讶又敬畏的眼神中从“实习助理兼顶头跨国公司总裁”变成了“赵云澜男友兼顶头跨国公司总裁。”

头衔跨度太大,把郭长城差点振晕过去。

实习结束的第一天晚上,沈巍正式搬进了赵云澜的狗窝里,磨拳擦张时刻准备着的赵云澜第二天没因为腰酸背痛没有起得来床,错过了工作室一众给他举办的庆功宴。从这天开始,赵云澜是个受被沈总裁折腾的下不了床成为了他工作室的必背知识点。

实习结束的第十天,赵云澜去跟沈巍度了个短暂的假期,他们哪都没去,缩在赵云澜唯一一间两居室里,赵云澜抱着大庆养的猫,沈巍抱着赵云澜,在家里安安静静度过了一个下午。

实习结束的第二十三天,两人开始了各自的工作,与以往不同的是,这间小小的二居室再也塞不下大庆了,他迎来了一个新的主人。

从此之后每天都干净整洁,伴着清粥的香气睁开眼睛,晚上卧室留一盏不灭的夜灯。

实习结束的第三十天,赵云澜正式进组,开始了他向影帝奖杯的又一次冲击。

实习结束的第五百天,三十二岁的赵云澜凭借着张导的电影《镇魂》又一次踏上了国际电影的红毯,这一次,他是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

 

这也是第一次,沈巍能够坐在赵云澜的身边,陪他一起等待最后名单的公布。他没握赵云澜的手,因为他很清楚,他自己甚至比赵云澜还要更紧张一点。八九月份的天气,他手一直在轻轻发着抖,手心也冰凉而潮湿,就赵云澜这家伙还在逗他,说他脸绷得怎么这么紧,让他别紧张啦。

“可以了,这国内都双料了,不亏稳赚。”赵云澜笑嘻嘻的,还有心情伸手去戳沈巍僵硬的脸。

等到最后的那一句“赵云澜先生!”穿透嘈杂的音乐传到沈巍耳朵里的时候,他甚至还怀疑自己在做梦,他被巨大的惊喜冲击的有些懵,只记得赵云澜应该是笑了,他俯下身揉了揉沈巍的脸,在他脸上落下一个意味不明的亲吻,然后走上了颁奖台。

他穿着一身纯黑的西装和不染一丝尘土的白衬衣,领口打着漂亮的领结,沈巍在下面看着他,他是万众瞩目、是数人敬仰、是千万光彩集于一身,是他独一无二的赵云澜。

巨大的惊喜和光亮下,沈巍甚至都快听不清赵云澜的致辞了,所有的声音都在往他耳朵里涌,嘈杂且纷扰。他不自觉得挺直了一点腰背,身体微微前倾,满心满眼都是赵云澜一个人。

“……最后我还要再感谢一个人。”然后他终于听见了赵云澜的声音,他的嗓音顺着麦克风传遍了全场,像一缕清泉挡开了沈巍耳边所有的嘈杂,会场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也许是他听错了,又或者是他在做梦,沈巍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他眨了眨眼,无数次的在心里确认这倒是是不是一个过于美丽的梦。

“他是我的同性爱人,沈巍。”

像是巨大的海浪滔天而来,又像是飓风拔地而起,沈巍被打的措手不及。他朝台上看去,才发现赵云澜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他们隔着会场不同人种的低语声四目相望,两人隔得距离不近,隔着漫长的和黑暗,他们像遥遥相望的两颗恒星。沈巍看着赵云澜,他应该是看不清赵云澜的,可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赵云澜此刻的表情——他眼睛要眯起来一点,一边嘴角翘上去,像是个向所有人炫耀他的宝贝的小男孩。他肯定还冲自己的方向眨了下眼睛,带着一点可爱的得意。

“……我之后也打算暂缓关于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了。”赵云澜顿了顿,他依旧是那副轻松自如的样子,做出这个决定就像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随意。

沈巍看着他,听见他的声音穿透了会场所有细碎的声响,带着十五年的时光落在他耳边。在这个九月的夜晚,这声音像是夏天的惊雷一字一句炸响在了沈巍的心口。

“我所有的角色都献给了或大或小的荧幕,这次,就让我留一个赵云澜给沈巍吧。” 


-END-


*这篇文也完结啦,一路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我爆炸乱哭!这篇文全文一共25000+,算个中短篇,全文将会和《龙城大学BBS》一起收录在我的小合集《伏梢未尽》里,谢谢大家!!!么么啾!

关于小合集我还有一点事儿要说,想买的各位妹子麻烦看到我!因为各种原因,在讨论过后我决定把《龙城大学BBS》里带肉的番外砍掉一半,只留下没有肉的那一部分,我们那辆翻了三次的车不会收录在小合集里!←大家看到哦!作为补偿,我将会再写一篇正常文体的未公开番外收录进去,就是一块大学生活甜饼!←大家再看到哦!

我其实真的有好多关于本子的事儿想告诉你们!但是还没有最终确定!我真的只能忍!我忍得好痛苦好纠结!关于价钱问题,因为印调没有完成,其他的也正在筹备,所以我也无法确定出一个价格,但是我一定会尽量压低的,保证!

如果有想要的妹子:《龙大BBS》+《二十一天》印调戳我哦 


最后非常抱歉!关于大佬的更新会暂时放缓一下,因为目前还有短篇和番外没有写完,等这些事儿弄完了会继续更新大佬,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年轻小家主和小沈巍的阶段啦!

还有就是,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谢谢!!谢谢大家的心心蓝手和评论!十分感谢!

评论(122)

热度(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