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二十一天恋爱 中·5(巍澜 娱乐圈AU)

*实习助理兼总裁沈巍X超强皮干影帝赵云澜

*激烈感谢我滴基友瓜瓜陪我热烈讨论还有他的各种建议瓜瓜我真滴爱你!

*OOC有 BUG肯定 作者没搞过娱乐圈啥都不知道 真的一块只谈恋爱的大甜饼 !


睡醒了!我们一套打完!

今天,我们沈助理和他的赵影帝,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辽!!


二十一天恋爱 中·5

十六

胃药是赵云澜常吃的胃药,药效发作得等快半个小时,赵云澜难受的在床上滚了滚。沈巍看他难受成这样,说又不忍心说,只能给他把被子掖好,在床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看着赵云澜蜷成一团的背影,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他有时候真的是服了赵云澜,他在外人面前是光彩照人,潇洒自如,甚至还能把别人照顾的万般妥帖。可在沈巍这,有时候又像个小孩子,不服管教,也从来不在乎自己身体,只顾着折腾,沈巍愁的头发都能掉一把。

又过了二十几分钟,药效好像终于慢慢开始发作了,赵云澜一直缩成一团的身体终于有了舒展开的架势,沈巍看着他在床上终于放松下来的身体,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摁了摁眉心。

十分钟之后,赵云澜似乎终于睡着了,他“嗯……”了一声翻了个身,睡得迷迷糊糊的脸正对着一边坐着翻手机回邮件的沈巍。似乎注意到赵云澜睡得不太安慰,沈巍把手机收起来,盯着半张脸陷在枕头里的赵云澜。

赵云澜应该睡得很熟了,脸贴着软乎乎的枕头,梳上去的头发乖顺的垂下来,听话得好好盖住了额头上的冷汗,睫毛也遮住了平素总是机灵的漂亮眼睛,嘴唇微微张开一点,他的唇色很漂亮,这会染上了些苍白,像时还未熟透的小草莓,是非常非常让人想去亲吻的颜色。

沈巍看着赵云澜,感觉整间房车都连空气都变成了粉红色。他咽了咽口水,把眼睛从赵云澜的嘴唇上挪开,视线往另一边飘去。可过了一会儿,又不自觉得挪了回来。

赵云澜还在那睡着,睫毛一颤一颤的。沈巍没忍住,凑上去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他的嘴唇。这是再清浅不过的一个吻了,连夏季正午的一阵微风都比不过,在赵云澜的唇上一触即分,短得就像蝴蝶煽动翅膀的那一秒。

沈巍只吻了一下就心满意足的松开了,就当他准备撤开的时候,一只温热的手捏住了沈巍的下巴,阻止了他向后躲开的动作。

沈巍一抬头,就看见赵云澜那双清明的眼睛,那双黑峻峻的眼睛里哪里有半分睡意?他看着沈巍,唇角带着甜腻的弧度“这么喜欢我啊,沈大助理?”他声音含笑,是与平常所有样子都不同的。沈巍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说,赵云澜手上一使劲,沈巍的嘴唇就又一次贴上了赵云澜发干的嘴唇。

他还在愣神呢,赵云澜的舌头已经探了进来,轻巧地划过他的唇线,探了进去。赵云澜的嘴唇里还带着药的苦味,可在沈巍这里,甜的他脑子都要发晕了。他感觉自己可能掉进了《查理的巧克力工厂》里面那条巧克力做的河里,浑身上下都因为这一个吻染上了巧克力微苦又带着甜味的香气。

赵云澜吻得不深,是个绅士又绵长的吻,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他们的呼吸依旧平缓,赵云澜神色自如,脸上笑意丝毫未退。倒是沈巍,那张好看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先是脖颈,然后是耳朵,最后是脸颊。

赵云澜看着已经变成红灯笼的沈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明明是你亲得我,占便宜的也是你,你这么紧张是做什么?”

沈巍这会儿脑子好像已经独立出来不受他本人控制了,他伸手扶了扶眼镜,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对不起。”

他这歉道的,诚恳又有点无措,把赵云澜逗得不要不要的。赵云澜往前一凑,狐狸尾巴都快漏出来了“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沈巍?”

他眼睛里像是带着星光,一闪一闪地直视着沈巍,从沈巍这角度看,就像只打算这算盘的小狐狸,他垂下眼睛遮住自己太过赤裸的视线,磕磕绊绊地说:“那你、你想让我怎么补偿。”

“这个好说。”赵云澜在床边坐直身体,凑上来的嘴唇几乎要贴上沈巍的脸颊“不然……”这两个字在赵云澜嘴里绕了一圈,是带着千百种的喜欢和珍重,是在打了无数的腹稿又做了无数种假设,在心里把一切思量好了,把之后千万米的长路都铺好了,才状似不经意的脱口而出的,也是在心底藏了又藏,想了又想,非要到了事情像是包住不火的纸,从生活的中每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动作里都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才能公之于众的。

“跟我在一起吧?”

沈巍听见赵云澜这么说,有那么一瞬间,他像是听见了一万朵花开的声音。

 

十七

在赵云澜进房车之前,他今天的戏份就已经结束了,也幸好在进车之前所有戏份已经结束,不会有人贸贸然冲进来找他,不然他将看见银马影帝和自家实习助理接吻的刺激场景,并且遭到祝红女士的残酷封杀。

赵云澜刚抱得美人归,正打算再黏胡一会培养下感情,刚起身就被自家助理兼新上任的男朋友给压了回去。沈巍手劲奇大,赵云澜被他摁在床上像个露着肚皮的狐狸,怎么都翻不了身。

“别急着起来,我再给你煮点粥,你好好休息一下再吃点药。”

“吃什么药啊,我这会儿神清气爽,简直能——哎呦”赵云澜话还没说完,胃就像抗议一眼拧了一下,赵云澜眉毛一皱整个人又像合上壳的蚌一样缩了起来。

“赵云澜,你能不能消停点。”沈巍看着他这幅样子,说也说不得骂又骂不得的,只能不轻不重的念叨他两句,站起身出去给赵云澜煮粥了。

“沈巍你在这儿啊,赵哥怎么样了?”沈巍一下车就碰见了等在外面的汪徵,她是赵云澜专属化妆师,一直跟着赵云澜的,从一开始没人认识赵云澜的时候就叫他“赵哥”一直到现在,人人都叫赵云澜“赵老师”了,他们也依旧“老赵”“赵哥”的叫赵云澜,他们或许不熟悉沈巍,但沈巍却对他们再了解不过。

“他没事儿了,我去给他弄点吃的,麻烦您多看着点他。”他朝汪徵点点头,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意,话里也好像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宣示主权的味道在里面。

汪徵点点头,看着沈巍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像缀了个石头一样往下掉“完了,祝红姐,我对不起你,赵云澜还是把别人给泡了……”汪徵垮着脸在心里冲祝红道了一百八十遍歉,再抬头看见端着粥碗走过来的沈巍,又一秒钟换上了温文尔雅的笑脸。

沈巍冲她点点头,小心护着还冒热气的粥碗进了房车。

“赵……”沈巍一边念着赵云澜的名字一边朝床边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连念着对方名字都变得满心欢喜,这三个字停在唇齿间,就像含着糖一样,说出来都带着丝丝的甜意。

他只念了一个字就自动消了后面的音,原因无他——床上本来等他回来的赵云澜趁这会儿没人闹,终于是真的睡着了。应该是折腾的不轻,他睡得相当豪放,半个胳膊掉在床沿上,杯子也只撩着一角盖在肚子上。

沈巍把粥碗放下,小心的把他睡姿摆好,又把有些湿冷的手放进被子里。

他在床边坐下,看着闹累了睡着的狐狸先生,轻轻地念了他一句:“胡闹。”狐狸先生的耳朵可能还动了动,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这句话,他咂咂嘴,侧过身,蜷在被子里呼呼大睡。

 

十八

赵云澜这一觉睡得舒服,一直从下午睡到了晚上。房车里看不清天色,沈巍也自然不会去叫他,由着他在这里休息。

他从昏睡中睁开眼睛的时候车里一点光都没有,胃里疼痛好了很多,整个人暖融融的,赵云澜觉得自己像是被阳光晒的正好的一团被子。他伸了个懒腰,从被子里钻出来拧亮了床头的小夜灯,就着昏黄的灯光,赵云澜看见了靠坐在椅上上睡着了的沈巍。他睡着的时候也是拿一副端方的样子,腰板依旧笔直,双手扶在膝盖上,头微微点下去一点,嘴角抿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跟谁下棋,那么一副闭眼沉思的样子。

暗色的灯光模糊了沈巍的轮廓,夜灯里的他,像是一幅古旧的油画,优雅又沉默。

赵云澜从床上坐起来,一动不动的看着沉睡的沈巍,他应该也是有点累了了,眼底下有一抹淡淡地青灰色,睡觉的时候眉心也微微皱着,并不是很安慰。

赵云澜想过沈巍的许多种身份,他17岁参演电影,22进入娱乐圈,风风雨雨那么多年,要还是相信这么一个一身西装的先生能单纯的是个实习助理,不是他脑子有坑就是他脑子罢工。

但是其实也都无所谓了,不管他是什么来头,赵云澜就这么喜欢上了,年过三十第一次在谈恋爱前脑海里想了许久的计划一计划二,也是第一次嘴上不说在心里绕了个九曲连环十八弯。沈巍演技再好,在他门前也是班门弄斧,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沈巍是冲着他来的,落在他背上心思昭然若揭的眼神,含着笑的眼底深藏的占有欲,和规规矩矩的动作下克制不住紧绷的身体,赵云澜从来都知道。

但是他就是喜欢上了,一切真相其实也都没有那么重要。赵云澜看着沈巍皱起一点点的眉心,凑上去落了一个吻。像是秋天掉下来的落叶一样自然又轻巧的一个吻,轻轻柔柔,干干净净。“心思真重。”

他一个没留神说了出声,略显沙哑的嗓子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尤为清晰。赵云澜抬起头来愣了一秒,又摇摇头哼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笑椅子上坐着的这个,还是在笑他的男朋友。

 

实习第八天,在这个崭新的礼拜,沈巍,沈助理,终于成功的把自己的顶头上司变成了男朋友,并且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获得了来自爱人的一个吻。


-TBC-

*不知道说啥,那就老样子,昨晚跟玲珑四犯太太学到了火热进行中!决定今天就用上!我好爱玲珑四犯太太,她太好了我哭到昏迷,真的玲珑四犯太太!我哭了

《龙大BBS》+《二十一天恋爱》火热进行中!戳我看:《龙大BBS》+《二十一天》印调戳我哦


评论(41)

热度(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