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德拉科·马尔福最讨厌的魔法生物 Chapter.6(德哈 人鱼设定)

*德拉科X人鱼哈利

*只是一个傻白甜的恋爱故事

*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Chapter.6

“喂——喂喂——”是德拉科的声音把哈利从漫无边际的回忆里叫了回来,他眨眨眼睛,一张带着薄汗的脸逼近了他。哈利往后撤了一步,跟德拉科拉开一点距离,他眼前那张脸真的是很好看的。平日里略显病态的苍白因为运动带了点红晕,金色的头发耷拉在额前,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像是浅海的颜色,他的表情略带些不耐烦,配上身上的衬衣短裤,是很标准的小少爷样子。

“怎么了?”哈利问他。

“我跟你说话,你发什么呆呢?”德拉科抱着胳膊,眉毛一挑,又露出了那种从他父亲那里学来的表情——让人非常想把他暴打一顿的表情。

哈利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里的不舒服,语气也很差“没什么。”

似乎感受到了哈利的不快,德拉科也没有接话,他们两就这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里,马尔福家庄园总是很安静,连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这会儿他们停下交谈,周遭的一切仿佛也都跟着停了下来,整个庭院里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无聊得很。

德拉科不接话,哈利也就不理他,两个人一个抱着胳膊一个盯着草地,都不肯认输。只有飞天扫帚偶尔在地上翻滚一下,表达自己被冷落的不满。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可能是德拉科心中对扫帚的渴望终于战胜了那没什么用的骄傲心,他慢吞吞地往哈利那里挪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一声“喂。”

哈利没理他,依旧盯着草地。德拉科忍着把他暴打一顿的冲动——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住的,大概是因为一次那单方面被“欺压”的回忆吧,又提高声音“喂”了一句。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叫‘喂’的人。”哈利没好气地说。

“哈利哈利!行了吧!”德拉科脸涨的通红,他很少用这样高的音量讲话,一嗓子喊下来整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的。

“怎么了马尔福?”哈利这才转过脸。

“就——”德拉科顿了顿,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单词“真的很好玩?”

“什么好玩?”哈利一下没反应过来,直到看见德拉科立马又要涨红的脸赶紧努力地回想他们之前的话题是什么,力图在德拉科下一次犯少爷病之前回答出问题。

哈利想的背上冷汗都冒出来了,才反应过来德拉科的那句“好玩”指的是什么。他点点头,非常用力地担保:“好玩的,飞高一点的话。”

“……可是父亲……”

折腾了半天,原来是隔这等着哈利呢。他一向是这样,通常不会自己去干一些被卢修斯命令禁止的事情,而是打着其他人的名号:潘西带我去的,高尔说那边可以,扎比尼硬要我去,无穷无尽的理由,总而言之一句话——跟我无关,我没有故意违反你的禁令,都是他们,不怪我。

哈利就显得相当上道了,德拉科话音未落呢,他就急匆匆地跟上:“我,可以带着你。”他指指德拉科又指指自己,最后朝天空指了指。他英语学得很快,但总是不太熟练,所以有时候喜欢偷懒,用手指代替准确的表述单词。“就不算是,违反你父亲说过的规定,我们也可以一起玩。”说句话有点长,哈利说得不快,他皱着眉毛一字一句的说,完了还露出一个很满意地笑,仿佛很为自己和德拉科满意似的。

小人鱼这幅样子让德拉科那颗打着小算盘的心猛地停了一下,他看着那样认真的哈利,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想,要是这次卢修斯问起来,大不了就承认吧。

“不过你真的,好胆小。”

德拉科还没来及朝哈利友好的笑一笑,从这个有点温和气氛里抽身出来,就听见哈利直白地戳上了自己的少爷心。

“靠!我绝对不会承认的!”德拉科立刻把承诺抛之脑后,愤怒地瞪了无知无觉地哈利一眼。

而哈利依然半点感觉都没有,他从容的跨上早就准备好的扫帚,往前蹭了蹭,转过身招呼德拉科:“上来?”

 

德拉科撇了撇嘴,脸上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蹭上飞天扫帚,但哈利发誓,在他来马尔福庄园这么些天,他还从来没有见德拉科这么开心的笑过。

还没等哈利握紧扫帚,德拉科双腿一蹬就让扫帚迅速离开了地面。哈利似乎天生就适合飞,就连德拉科的突然袭击他都应对的很好,身体只是微微摇晃了一下就扶稳了飞天扫帚,他轻轻的抬了一下手臂,扫帚就像能听懂他的话一样以一种相当陡峭的角度向天空冲去。

哈利发誓他听见身后的德拉科长舒了一口气,像是把那些无法喊出来的吼声从这口气里发泄出来一样。

“哈利,再陡一点,我们再飞高一点。”德拉科的声音很快被风吹得七零八落,好不容易能钻进哈利耳朵里的也只剩下了毫无意义的几个词语,九岁的小孩子硬是把飞天扫帚玩出了逼近业余魁地奇的速度。

“什么!!!”哈利扯开嗓门大声喊,他的声音很快被风裹着超前奔去,比扫帚更快的越过了最高的那棵树。

“飞高一点!!!”德拉科只好加大音量冲哈利喊回去“再高一点!!!”

哈利正好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他更用力地抬起飞天扫帚的头部,人鱼比普通巫师有力的手臂很快驯服了这把光轮1700,它更高地抬起头,以扫帚尾端几乎是垂直于地面的姿势,飞快地向天空冲去。

“我们飞过那棵树!”德拉科听见哈利因为长久失水变得有些沙哑的嗓音,人鱼的天籁之音现在听来已经有些刺耳了,可他不在意,他正满心欢喜的准备越过庄园最高的那棵树,哈利沙哑的嗓音现在听起来更像是冲锋的号角。

德拉科张开双手,跟哈利一起越过了马尔福庄园最高的那棵树。哈利再往上飞了一段就猛的把把手掰平,因为惯性和用力过猛,他差点头一栽就飞出了扫帚,还好被德拉科拉了一把。

两个小孩子似乎压根没有注意到刚才他们经历了多么惊险的一幕,满心满眼都是兴奋。哈利调整得很快,他把扫帚停稳,让它浮在空中,和德拉科一起俯瞰马尔福庄园。

“哇……”德拉科从后背发出一声小小地惊叹“我从没从空中看过马尔福庄园……它真的,太美了。”年轻的马尔福第一次在空中俯瞰这个相当壮观的庄园,这个庞然大物第一次在他的小主人面前显露出了全貌。也是第一次,德拉科对这个家族有了一种更奇妙的了解,似乎就在他从上往下看的那一眼,这个庄园就跟他建立起了某种血缘关系,终其一生,他都不会再跟这个庄园分开,这个庄园属于马尔福,马尔福也属于这个庄园。

“我们绕着她转一圈吧!”德拉科兴奋地建议。

“好啊!”哈利完全地同意。

等扫帚朝前飞去的时候德拉科又回头看了眼那棵高大的鹅掌楸,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明确主动地跨过了卢修斯明令禁止的那条线,在他身边,有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小人鱼。很多年后德拉科仍会回想起这一天,这天他们的争吵,闹脾气,第一次拿到扫帚的惊喜都已经记不太清了,可是他唯独就记着那回头的一眼,哈利就在他身边,他们兴致勃勃的开始了他们的一次冒险,把那棵鹅掌楸甩在身后。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冒险,在这之后还会有很多次,比这次要刺激的多,也要凶险的多,但那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儿了。

“哈利,我有个新玩法。”德拉科戳了戳哈利,带点挑衅地问他“敢不敢试一下?”

“说!”哈利显然比他要兴奋地多。

“我们把腿夹着扫帚,然后握紧扫把……”德拉科想着他原来看过的魁地奇比赛,慢吞吞地说。哈利倒是迅速的摆好姿势,一边嗯嗯一边转过头费力的去看德拉科。“然后我们用力地朝右边倒,然后用力拧回来,这个扫帚会带着我们倒转过来又转回去。”德拉科边说边拧了拧身子做示范“怎么样,敢吗?”

“没问题!”

“那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

“好的。”哈利点点头,屏息静气地等着德拉科的号令。

“一——二——三!”

德拉科话音刚落,他就跟着他用力地朝右边倒去,好容易才翻回了原来的位置,他两晃了晃,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就迫不及待地发言:“真好玩!”

“是啊!”德拉科用力点头

“我们再来一次!”

“好!”

他两就这样在空中折腾了好久,等到终于落地的时候,两个人都累得精疲力竭。他们坐在那个鹅掌楸下,对视一眼就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

 

“好玩吧。”德拉科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也就在这种时候,他像个普通的男孩子,而不是那个大庄园里的小少爷。

“嗯嗯。”哈利用力点头,非常捧场。

“我告诉你,要不是这把超级好的扫帚,我们才不能像刚才那样,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光轮1700”没有男孩子会对飞天扫帚不感兴趣,德拉科兴奋地拉过哈利就开始自己地讲解,俨然一个对飞天扫帚颇有研究的设计师,他讲的很快,又有很多生词,哈利听不太懂,但他不在意,自己听不懂的地方随意脑补,倒也一个讲的开心一个听得开心。

“一般专业的魁地奇球队都会用光轮,它们…………”滔滔不绝好一会,德拉科终于受不住了,他的头靠着粗壮的树干,嘟嘟囔囔地闭上了眼睛。而一旁一直努力脑补的哈利,几乎在他闭嘴的那一刻就沉入梦乡。

纳西莎马尔福回到庄园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庄园里唯一的两个孩子躺在大树下,背靠着凉凉的树干,头顶着头的睡在一起。他们脸上还带着汗,脸颊上过度运动的红晕也未褪去,看着就像个普通的孩子,从没有马尔福家的孩子会闹成这样,但却由衷地透露出了快乐和满足。午后的阳光从叶间滴了下来,悄没声的没入两人已经皱巴巴的小衬衫里,在里面染出一点温暖的味道。因为长时间离开水,哈利的嘴唇已经有些发白了,他浑身干燥的不像样,但他还是靠在德拉科身边睡的香甜,没有一点因为不舒服要醒来的样子。

纳西莎看着这两个孩子,突然觉得除了他们以外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她挥手叫来了家养小精灵,让他们悄悄地给这两个熟睡小家伙拍了张照片,她想,也许有一天她能有机会把这些照片给莉莉·波特看一眼,她也不会想错过这一幕的。

-TBC-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