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德拉科·马尔福最讨厌的魔法生物 Chapter.5(德哈 人鱼设定)

*德拉科X人鱼哈利

*只是一个傻白甜的恋爱故事

*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Chapter.5

令人奇怪的是,虽然一开始对哈利的到来表达了诸多不满,可当哈利真正完成誓言住进马尔福庄园后,德拉科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倒是对哈利要更亲切一点。她在养成哈利这件事上付诸了极大的热情和耐心,由马尔福家完善的家教而在德拉科身上出现的小小遗憾被哈利尽数弥补。

她甚至有时候会亲自教哈利说英语,小人鱼学得很快,也相当标准,用人鱼离开水后略带沙哑的嗓音说起英语,总有种奇妙的绅士感——虽然他本人相当闹腾。纳西莎似乎喜欢上了鱼缸旁边的位置,她有时候也会拿巫师袍来给哈利换上,把他打扮成一个普通的小巫师,这行为有时候总是让哈利有些无措,可纳西莎倒是兴致勃勃。

他们相处的还算融洽,可两个小孩子的关系却直到德拉科的父亲为他带来了一把飞天扫帚后才算有了转折。

“拿着,但是不能超过庭院里的树。”马尔福先生的手杖点了点窗外,目光却丝毫没离开面前的报纸。

“最高的那棵吗?”德拉科兴奋地问。

“最低的。”马尔福先生无情地打压小马尔福先生。

“好吧……”德拉科耷拉下脑袋,拖着那把小扫帚无精打采地离开了,他在庭院里一个人折腾了一会便觉得兴致缺缺,低空飞行在他心里甚至没有跟哈利吵嘴好玩。于是德拉科从扫帚上跳了下来,朝哈利的小鱼缸冲去。他像一枚金色的飞弹一样穿过走廊,完全无视了那些画像惊恐的表情。等他咔哒一声把门打开,门里的场景却让德拉科愣在了原地。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哈利,他坐在一块礁石上,缩在阴影里,手指无聊的拨弄着那颗圆滚滚的珍珠,外面的阳光很好,那块小小的水域里却没有一丁点阳光到访,德拉科都差点看不见他了。他从没见过那种表情,像是冗长却无用的想念,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被磨的麻木又深刻。只在寂静无人的时候被拿出做短暂的发泄,更多的时候它都被埋在心里,埋在那些不为外人知道的角落。

那表情在听见外面响动那一瞬间就消失了,像是被石块打碎的平静的湖面,很快就散在了水流中。德拉科看着沉默的哈利,那种成熟的表情实在不符合他稚嫩的脸,水里的压力仿佛要把这个小人鱼挤垮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哈利转过头的时候德拉科好像看见了他眼角有亮亮的水光,那是这片灰暗角落里唯一的亮光。

“你……好?”哈利顿了顿,他不太确定地看着面前的德拉科,似乎在斟酌着这个词是否适合目前这个场景。

“呃……我想问……”德拉科摸了摸鼻子,强忍着后退一步地冲动“你,你能——能出来吗?我是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玩这个?”德拉科的手臂扬起一点又落下,像是被自己努力遏制住了一样。

“这个,什么?”哈利往上浮了一层,接着“哗啦”一声从水里探出了头,他的头发湿漉漉地黏在额上,外面的阳光终于洒在了他的身上,德拉科能感觉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消失了,哈利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好奇,那些难过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样在阳光下一闪而逝,但德拉科知道它不是。

“扫帚,飞天扫帚。”德拉科慢慢地说:“我们用这个来飞。”

哈利知道这个东西,他正在努力把这个词语和脑海里的东西对上号“扫——帚——?”

“是,扫帚。”德拉科点点头,他朝哈利有点担心的看过去:“你能从这上面翻过来吗?”他们个子不高,这个鱼缸已经比德拉科要高出一大截了,看起来像个庞然大物。

“哦,我—嗯,我可以。”哈利拍了拍胳膊“比较有力气。”

“我可以给你——”德拉科话没说问呢,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哈利双手撑着缸壁,轻巧地从里面翻了出来。他的鱼尾在阳光下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跟那些四散的水珠一起落到地上。

幸亏有纳西莎阿姨准备的巫师袍,哈利一边熟门熟路的套上搭在一边椅背上的衣服,一边跟大张着嘴的小男孩解释:“我以前经常跟James出去玩,他总会教我一些东西。”哈利露出个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眼睛却是亮的,让德拉科想起纳西莎梳妆台上的宝石。

“James”这个词是哈利用人鱼语说出来的,含混但是好听,带着些大海的潮气。德拉科试着模仿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哈利。、

“嗯,我爸爸,”哈利笑了笑,补充道:“他是个很酷的人!”他说起父亲的时候整个脸庞仿佛都被点亮了,是很好看的。但很快,一阵寒风吹灭了这些火光,于是哈利的神色又暗淡了下去,他仿佛被什么蛰了一下,很快闭上嘴不再讲话了。寂寞和一些其他的气氛迅速卷土重来,德拉科小心地瞥了一眼哈利,关于这些事情他并不清楚,所以也谈不上安慰。更何况,马尔福家的小少爷真的很少,很少去尝试着安慰一个人。

但这份安静真的令人窒息,德拉科不由得又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拉住了哈利的手腕“魔法生物的手到了夏天都是这么舒服的吗?”贴着人鱼体温偏低的皮肤,德拉科不合时宜的在心里想。

而哈利几乎是惊讶的看着他了,德拉科顿了顿,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几抹红色,他结结巴巴地,神色也有些不自然:“嗯,我相信你……”德拉科绞尽脑汁,似乎也想不出其他安慰人的法子,但他还打算努力一下“我们去玩吧,那样开心点。”

这句话仿佛打散了之前两人之间快要凝固的空气,德拉科看见哈利转过身朝他笑了笑“嗯。”他说。

那实在是很好看的一个笑,它像是清晨探入湖水的第一缕阳光,也是夏日午后的第一片树影。它是漫长思念里一个短暂的休止号,是宏大乐章奏响的第一个音符。德拉科看着这个微笑,在心里想: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父母,舍得让这么小的人鱼远离自己的家。要是他,那一定是什么千难万险都要克服的。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叫万般无奈,也不知道什么叫忍痛割爱。

幸好他现在只需要知道怎么让两个人都开心起来,于是德拉科带着哈利来到庭院里,他开始给哈利示范如何在扫帚上飞,哈利学地很快。魔法生物强大的魔力在这种时候显现了出来,他几乎是一抬手,扫帚就歪歪扭扭地贴了上去,脚一蹬扫帚就听话地窜出去一大截,他很快靠近了卢修斯为德拉科划定的线,又没有一点犹豫地冲了出去。

“嘿,回来,你不能超过那条线”卢修斯在德拉科心中的地位是权威且不可撼动的,他这会儿在下面用力招手,急着把哈利叫回来。正在享受飞行的哈利听着风里传来的喊声,只能掉转头冲了下去。

他稳稳地停在了德拉科面前,从扫帚上爬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朝上飞呢”哈利疑惑地问“飞高的话,好玩的。”

“我父亲不让”德拉科没什么好气,一边说眼睛一边瞥向那个扫帚,眼里都是对高空的神往。

“可是James不会限制我”哈利把扫帚递给德拉科,他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那又不是我父亲,我干嘛不飞高一点?”

“不行。”德拉科拉着扫把,他已经有点动摇了,但对卢修斯的恐惧依然占据主流。

“我们” 哈利转了转眼睛,边想边说:“可以不告诉你父亲。有些事James也不让我告诉Lily。”

小人鱼又回想起了原来每次詹姆斯和西里斯带他出去玩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去一些被莉莉明令禁止的地方,但是他的父亲和教父总会想方设法的为他保密。“嘘——我们不要告诉莉莉就行了”詹姆斯总是竖起一个手指贴在嘴唇上,眼睛闪着狡黠的光。哈利喜欢他这种表情,因为这通常意味着他们要开始一场有趣的冒险。

但是哈利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个表情了,詹姆斯最后一次带他出去玩的时候表情很严肃,不是平常那种愉快轻松的样子,哈利想问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他们游了好一会,詹姆斯才停了下来“儿子,我们现在要开始去冒险了。”

哈利认真地点了点头,詹姆斯的表情很奇怪,他脸上带着一种扭曲的微笑——像是从脸上硬挤出来一块地方腾给笑容的一样,他笑的很费劲,哈利注意到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但是在这之前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

“Yes sir!”哈利敬了个礼——这是西里斯教他的,他说人类总这样用。

“乖儿子。”詹姆斯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盖住了他的头发,很用力地揉了揉“现在你要浮上去,西里斯会在上面接应你,不用担心。他会带你去你一直想去的陆地——”

“那你呢,莉莉呢,你们不一起来吗?”

“放轻松,我们也要跟你一起去的。”詹姆斯试图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但是看起来并不是很像,可能是夹杂了过多的担忧导致的。“但是我们不能打无准备的仗是不是,所以你要先跟西里斯一起去,在陆地上找到一个适合我们一起冒险的地方,然后我跟莉莉再来跟你们会合。”

“莉莉这次也会跟我们一起冒险吗?!她会跟我们一起去陆地?”

“是的哈利。”

“我——”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詹姆斯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阻止了他想说的话。“好了,时间紧迫,你要先去找西里斯了,听话。”

他低下头来在哈利额头上印了个吻,嘴唇久久地停在哈利的额头上,仿佛能从他这里汲取到无限的勇气和力量。然后他看着哈利,非常用力地把他往上推了一把,哈利被推力推的往上窜了一大截,他低头看下去的时候,刚好看见詹姆斯转身的背影。

他强壮的鱼尾破开海水,像是一柄利剑冲进无边的黑暗和未知中。

-TBC-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