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会起名字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想不到吧?! Chapter.1(仙周 大学生设定)

*大学生主播仙X大学生主播周

*OOC有BUG也有


Chapter.1

“所谓的道德只设定义务……”

教授慢吞吞的声音还在教室里游荡,李先生却不怎么听得进去了。他把手机屏幕摁亮又熄灭,手机通知栏上寂寥地排着几行消息,一行是蓝色暴雪预警,一行是微博推送。李先生没理它们,毕竟这种预警一向与他无关,而微博推送也一直都很无聊,他不在意这些事。

李先生摘下眼镜在桌子上趴了一会,还没等他睡着呢,手机就又亮了起来,绿灯一闪一闪的,像是某个人略显聒噪的嗓音。

他把手机点开,果然看见一条发给罪恶的仙人的QQ消息,来自周公谨:“今天晚上吃鸡吗兄弟?!”

李先生看着这条消息排在那两条通知上,耀武扬威的,像是那家伙咋咋呼呼的样子,他没忍住露出个笑,紧接着又有一条消息挤了进来,来自同一个人:“在不在啊仙某某!”

这个仙某某就是罪恶的仙人也就是李先生,他搞直播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名字。周公谨是罪恶的仙人的网友,他们两人总是一起打游戏,从一开始的剑侠情缘三到现在的绝地求生,还有各种零七八碎的小游戏。两个家伙认识有一年多了,刨去高三下半学期那段周公谨消音匿迹的日子,他们满打满算一起玩了有七个月了。

周公谨从大一一开学就开了直播,在罪恶的仙人邀请下加入了他的直播平台,虽然才开始两三个月,但凭借着以前的积累和罪恶的仙人不遗余力的宣传,也有了些粉丝。两个人经常互相串门,你来我这儿逛一圈我去你那儿跑一跑,是很熟的朋友。

“没问题小周,记得等我!”

李先生回完这句,把他们的聊天记录往上翻了翻,笑眯眯地。他的眼镜还在桌子上搁着,导致屏幕看不真切,他只能把手机凑地离自己脸更近一点。近的他都能看见屏幕模糊的映出自己的脸,眼睛弯弯的,嘴角也翘起来一点,很开心的样子。

他这个状态一直维持到下课,以至于舍友看到他这张写满了“我正在开心”的脸都愣了一下,锤了下他肩膀:“什么事啊,把你乐成这样。”

“哦,没啥子。”李先生是重庆人,说话有时候会带点川普的味道,听起来特别好玩,舍友有时候也喜欢逗他多说两句,不过他大部分时候不会说太多。

 

他们两迈开步子往宿舍走,冬天的风像带着小刀,真冷的时候呼吸都是一种痛,大部分人都是双手插兜,低着头急匆匆往目的地赶,一路都不怎么抬头。

他们今天也准备采取这个策略,结果才走了一半,李先生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小靴子,他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往前看,发现走在他前面一步远的舍友被女孩子拦了下来。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个子不高,看他舍友的时候还要仰着头,脸颊泛红——不是风吹的那种。

李先生听见那个女孩子有些磕磕绊绊的声音“打扰一下,今天、今天是艾滋病日,我们在、在做一个活动……”

他舍友停了下来,看着那个女孩子,眼神像是温柔地鼓励,李先生也善解人意地悄悄退后一步,给这个明显“预谋已久”的小小意外一个空间。

“我、我想问一下……你、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个拥抱。”那个本该被女孩子举起来的牌子现在被她抱在怀里,她说完这句话就低着头,像是耗尽了全部的勇气。

李先生的舍友笑了笑,俯下身给了那个女孩子一个很温暖又温柔的拥抱,女孩子这才仰起头,脸上是满满得欢喜。他这才发现自己认识那个女孩子,是舍友经常在宿舍念叨的人。

那女孩好像从这个拥抱里获得了被抽走的勇气,紧张和无措也很快的从空气里散发出去,她扬起的脸笑嘻嘻地,像是雨过天晴的彩虹一样漂亮。她也有了开玩笑和做活动的心思,眼睛朝站在一旁的李先生看过去,快活地说:“那边也有个帅气的小哥哥,这位同学你要不要也去给他一个拥抱!我们在为世界艾滋日做宣传!”

李先生闻声朝那边看过去,果然看见有个小伙子也站在那,一身黑,瘦高个,理了个精神的寸头。他有点窘迫地举着个牌子,这次李先生总算看清了牌子的内容,上面写着:我是艾滋病患者,请给我一个拥抱,可以吗?

这家伙很明显是来帮忙的,因为李先生离得老远都能听见他咕咕哝哝地:“干嘛呢这是,跟个弟弟似的……”他在原地踱了几步,耳尖有点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冬天的风,还是因为这个让他有些无措的活动。

“0这位同学。”李先生朝他走近一点,打断了这人无意义的碎碎念“要不要一个抱抱呀”

那位男同学举着牌子,有点疑惑地朝李先生转过身,他看过来的时候刚好有一片雪花从空中飘出,好巧不巧得缀在他的睫毛上。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片雪花,这第一场大雪,就这么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

那真的是很漂亮的一片雪花,挺大的,是动画片里标准的雪花模样,落在那睫毛上,李先生注意到下面藏着的眼睛,也是很好看的一双眼睛。

“我是李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李先生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看着这位站得直直的同学,姿势标准的跟站岗似的,李先生在心里想。

“啊,我姓周”那个人一只手挠挠头,一只手举着板子,很老实地回答李先生的问题。

“周学弟哦,”李先生点燃烟点点头,他今年大二,自然清楚这种苦力大部分都找大一的来帮忙,这位同学明显也是这样的。“来学长帮助一下你。”

李先生嘴里含着根烟,走上去给了对面的学弟一个拥抱,只是抱了一下就分开了,是很短的一个拥抱。李先生把烟拿了下来,隔着缭绕的白气和雪花给了周学弟一个微笑:“不客气,关注弱势群体人人有责嘛。”

他看见对面人嘴巴张开又闭上,含糊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像是被他给噎住了,又可能是被他突如其来地拥抱给吓到了,周学弟顿了顿,点了下头,隔了一会还是固执得说了句:“谢谢你。”

李先生没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周学弟却还得站在牌子里,苦兮兮得等着下一个拥抱的人,或者这次活动的结束。

今天是周五,他还想早点去休息呢。周学弟搓搓手,趁着没人的时候把手机从口袋里摸了出来摁亮,上面是一条发给罪恶的仙人的消息,二十分钟前也在李先生的手机里出现过“今晚吃鸡吗兄弟?!”

他盯着手机等了几分钟,聊天页面突然跳出了一个白色的气泡,是罪恶的仙人回复周公谨的:“没问题小周,你今天必须跟我一起玩这个游戏。”

周学弟很开心的笑了笑,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开始任劳任怨地“求抱抱”。

 

李先生晚上上线的时候按照约定跑去找周公谨玩,他去的有点晚,只能听见周公谨半是开玩笑半是抱怨地说:“唉你不要说,真跟个弟弟似的。哇我当时真的……爆炸尴尬,那个场景,真滴谁看谁害怕……”

一听这声音李先生就知道,他又在说现实生活里的那些事。周公谨跟罪恶的仙人不一样,他经常在网上说一些现实生活中的,跟自己相关的事情,有的是真的,有的就是纯粹开玩笑的,看起来就假的过分。但是不管是真的假的还是有趣的无聊的,都被他讲的很好笑,没有人会去过多在意,粉丝也大多跟着嘻嘻哈哈。

粉丝喜欢听周学弟讲话,吹牛,开玩笑,其实李先生也喜欢听。

周公谨那种不设防的态度曾经让李先生一度怀疑,这人直播和日常生活都用一个QQ号。同样是直播,李先生就与他相反,一般情况下相当注意隐私,他比周公谨早出来一年,可现在粉丝也只知道李先生姓李,其他的无从得知。

“是个神秘人。”周公谨曾经用力点评过罪恶的仙人此种行为“哇,他的名字不能说的,那念一下就冲出几十头长颈鹿把你吓成一匹乱猪,就像那个他妈的伏地魔一样。”

“小周你闭嘴!”李先生总是笑着骂他。

等李先生回想完,那边明显又找到了了新的娱乐方式,周公谨的粉丝合起来要求他唱歌,弹幕刷得飞快,都在热烈地讨论要让周公谨唱哪首歌,气氛热闹的不行,那些飞快刷过的歌名有些周公谨连名字都没听过,直觉告诉他那可能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

“唱歌?唱什么歌嘛,我们先吹会儿牛皮再唱。”周公谨还在那里说,罪恶的仙人却先一步喊上了“小周——!!!”他声音很大,还有点破音“里怎么不肥我QQ!!!”

“来了来了!”周公谨忙不迭地喊回去,回的比他更快、更大、更破音。

“周公鸡!!!”李先生换了个称呼继续喊,声音有点凄厉,还有点恶作剧的感觉“游戏——!!!”

“别喊!马上进游戏!”那边周公谨像是被他的声音刺了一下,有些招架不住地喊回去“别喊别喊!!!”

李先生听见那边有些慌张的鼠标声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这心满意足地才闭上嘴,弯着眼睛轻轻笑出声,他的笑很隐蔽,听起来倒像是一声“哼”,不大,很低很轻,像是一片雪花落在睫毛上的声音。

-TBC-



评论(8)

热度(24)